真读三国,不看演义:袁绍与公孙瓒到底为何反目成仇?

根本原因:冀州之争——公孙瓒替袁绍做嫁衣

冀州并非一开始就是袁绍的地盘。公元189年,董卓把持朝政,任命韩馥为冀州牧,袁绍只不过是其手下的渤海太守;同时期,公孙瓒则也不过是幽州刘虞手下的北平太守。韩馥曾参与过诸侯讨伐董卓的战争,也曾与袁绍一同拥立刘虞为帝,可以看出,韩馥这个人对汉室还是很忠心的,不管是讨伐董卓还是拥立汉室宗亲刘虞,都是为了汉朝社稷,一心匡扶汉室的韩馥,怎么比斗得过野心勃勃的袁绍和公孙瓒么?

公元191年,韩馥的部将曲义反叛,韩馥不仅没能平定叛乱,反而被打败。袁绍由此看出了韩馥军事能力的差劲,暗中与曲义结盟,阴谋颠覆冀州,这时候袁绍手下谋士逢纪给袁绍献计:暗中约公孙瓒南下进攻冀州,韩馥一定会感到很害怕,这时候再派遣一位能言善辩的人去游说韩馥,韩馥一定会把冀州拱手相让。

公孙瓒得到袁绍密信以后,以讨伐董卓的名义进入冀州,却突然发难,进攻韩馥,以韩馥的军事能力,自然不是公孙瓒的对手,很快败北。这时候袁绍又派遣荀谌游说韩馥,韩馥听从荀谌建议,居然将冀州拱手相让给袁绍,陶谦让徐州,刘备百般推辞,袁绍可不是刘备,这本来就是他的阴谋,自然不会推迟了。就这样,公孙瓒打败了韩馥,但是冀州却被袁绍兵不血刃夺取,公孙瓒此时,可谓是替袁绍做嫁衣了。其实这才是袁绍和公孙瓒翻脸的根本原因,公孙瓒感觉自己被袁绍摆了一道,利益冲突而已,但是此时公孙瓒与袁绍名义上依然是盟友,他们彻底撕破脸皮,还是源于另一件事。

直接原因:公孙越生死——公孙瓒迁怒袁绍

至于袁绍与公孙瓒的冲突的直接原因,其实起源于袁绍和袁术的冲突。袁绍准备废除汉献帝刘协而立刘虞为弟,袁术却不赞同,二人因此决裂,当然袁术反对袁绍也不是为了汉献帝,他是想自立为帝。同年,袁术任命孙坚为豫州刺使,治所阳城,当时依旧是群雄讨伐董卓时期,孙坚正在率军与董卓征战,可是袁绍却不管孙坚是正在讨伐董卓还是在干嘛,只知道既然是董卓的人,就是他的敌人。而眼下孙坚主力在外,阳城防守空虚,此时正是夺取阳城的最好机会。于是袁绍任命周昂为豫州刺使,命令周昂进攻阳城。由于阳城空虚,周昂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取了阳城。孙坚原本已经打的董卓节节败退,甚至放弃洛阳退守长安。听闻周昂进攻,只好回师进攻周昂,袁术则派遣公孙越率兵支援孙坚,公孙越与周昂激战,中流矢而卒。

公孙越是公孙瓒的从弟,却被袁绍部将杀死,这样一来,公孙瓒自然把公孙越战死的责任归咎于袁绍。公孙瓒得知公孙越身死,勃然大怒,道:“余弟死,祸起于绍”。就这样,公孙瓒和袁绍由讨董联盟的盟友,变成仇敌。公孙瓒得知公孙越身死的消息以后,先发制人进攻冀州,白马义从是百战之师,与游牧民族多年征战都节节胜利,作战能力及其强悍,因此,战争初期,胜利的天平向着公孙瓒倾斜。公孙瓒虽然只带来3000白马义从,却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兵锋所指,无不望风而降,袁绍畏惧公孙瓒,主动求和。为了表示诚意,任命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范为渤海太守。可是,公孙范到任渤海太守以后,立即宣布渤海郡脱离袁绍,与公孙瓒一起进攻袁绍,同时公孙瓒不仅仅打的袁绍丢盔卸甲,还以2万兵马,大破三十万青州兵,威震天下,此时公孙瓒实力远在袁绍之上,袁绍与公孙瓒,因此彻底反目成仇。

参考文献:

《三国志》

关注微信公众“亭殿阁”,更多三国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