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如何爱子?看看雍正留给乾隆的最大遗产你就懂了

文|逆北

01雍正给乾隆留下的最大遗产

今天,关于如何评价雍正朝在整个清代历史中的地位,是一个争议颇多的话题。不少学者认为,如果没有雍正的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康熙晚年所积存的吏治腐败、中央财政捉襟见肘等问题,将会提前杀死这个帝国,如果那样,也就不会有后来乾隆朝的“十全武功”了。因此,清朝要感谢雍正,而作为雍正改革成果继承人的乾隆皇帝,更应倍加感恩于父亲为他“打下的江山”。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雍正朝改革举措颇多,成效也千差万别,在这些成果中,总有一个对乾隆影响最大、受惠最多的吧?那又该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雍正给乾隆留下的最大的遗产,不是白花花的银子,也不是他的治国班子,而是一个“宽仁”的好名声。这得从何说起呢?

02安抚皇亲

第一,我们知道,康熙晚年的储位之争,差点酿成大祸,康熙的儿子们为了皇储的位子争得面红耳赤,乱作一团,而已步入人生暮年的康熙,对此也是力不从心,无力阻止。当时身为雍亲王的四子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帝,因处于这场漩涡的中心,而对此深有体会。

(影视剧中雍正席地而坐虽为虚构,但编剧试图营造的危机四伏的环境,却是事实)

因此,在他继位后,为了防止自己重蹈父亲晚年覆辙,他不仅建立了秘密立储的制度,还对曾经与自己争夺皇位的其他兄弟痛加打压,例如康熙十四子允禵,即遭监禁,而康熙的另外两个儿子允禩与允禟,除了被剥夺自由外,更遭改名为“阿其那”和赛思黑”这样带侮辱性的称谓(满语中有猪和狗的意思)。而雍正对兄弟们的过分打压,也一度引起了不少满洲贵族与大臣的不满。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雍正心狠手辣不假,但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此问题,将会发现,雍正对兄弟们的打压,实际上也为乾隆日后能够顺利入继大统扫清了障碍。

需知,雍正在朝内尚有一定权威,都曾遭遇刁难,更何况是二十多岁的少年乾隆?如果乾隆继位时候,也遇到宗室和他们党羽的掣肘,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为了避免自己的继承人遭遇和自己类似的挑战,他必须采取这样一种“下下策”,而这也让雍正本人背上了严猛、心肠毒辣的名声。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乾隆继位后不久,不仅没有延续父亲的做法,反而宣布取消了对雍正兄弟们的监视和压制。青年乾隆恢复了他们曾经的荣誉,还下诏书安抚。此处如细究,我们会发现,雍正与乾隆对待皇室宗亲的做法,正构成了“一打一拉”的平衡。

在这样一种怀柔措置下,乾隆不仅因此得到了不少文武大臣的赞同,巩固了皇位,还让自己博得了“宽仁”的好名声。当然了,这种宽仁,实际上不单单是因为乾隆“会做人”,更有雍正“做恶人”的功劳在里面。

03赚取天下人心

第二,乾隆要想坐稳皇位,除了要得到朝廷内部满汉大员的支持,还须得到天下人心。可是,如何才能让天下人归顺他呢?乾隆选择了恢复了全国士人的特权地位。

清代的读书人,曾因科举取得功名,而获得了豁免劳役的特权。除此以外,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还在乡里刻意隐瞒实际收入,包揽词讼,逃避税赋等,俨然地方一霸,给清朝官府带来了不小的困扰。雍正上台后,也感到士人气焰之嚣张,如不及时压制,将会影响改革的推行,所以,他派亲信田文镜处理此事。田到达河南后,除贯彻“火耗归公”等政策外,又下令“士民一体当差”,强行向地方士人群体摊派劳役。

(影视剧中的田文镜)

这下河南的读书人可不干了,他们不仅投书抗议,还闹出了搅闹考场秩序的乱子。田文镜对此毫不在意,而是在雍正支持下予以压制,并取得成功。于是,雍正一朝,读书人可以说是斯文扫地。士人虽然默认了承担劳役的事实,但他们恨透了田文镜,也恨透了清朝皇帝。

不过,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机。乾隆继位后,立即中止了父亲的这一系列规定,并恢复了士人不当差的特权。士人失去的东西得到弥补,自然要对新君大加赞扬。千万别小瞧读书人的影响力,很快,对乾隆“宽仁”一类的赞美,就传遍了全国。乾隆因此举,既赢得了读书人的忠诚,又能够坐享宽仁的名声,我们的乾隆爷,真可以说是人生赢家了。

但是,也应看到,士人对乾隆“宽仁”的赞美,不光是对他本人的支持,其中也隐晦的表达了他们对其父亲“严猛”政策的不满。乾隆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但既然自己已经博得了美名,再去计较这些,反而显得帝王自己小肚鸡肠了。

最后总结,钱攒再多会花光,能干的大臣留再多,驾驭不了也是累赘。但是名誉则不同,它的影响会远远超出前两者。雍正给儿子留下的,正是好名声。当然了,乾隆能够得到“宽仁”的名声,他自己的措置得当也应肯定,不过假若没有父亲去唱这个“白脸”,他这个“红脸”,又该如何出场呢?也许,这就是帝王心术吧。

参考文献:

姚念慈《康熙盛世与帝王心术》 三联书店

冯尔康《雍正继位新探》 天津人民出版社

高王凌《乾隆十三年》 中国地图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