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一男生疑看黄色视频遭老师翻包后坠楼受伤 两年后起诉学校

文| 每日人物穆哲 编辑钟十五

2017年3月21日,就读于南昌市第三中学民德路校区的小光从5楼坠下,全身多处骨折。在此之前,他因午休时间在班内看黄色视频一事,与班主任陆欣发生争执。陆欣随后在其书包内翻出一枚疑似存有黄色视频的U盘。事后,该U盘一直下落不明。

9个月后,小光父亲梁振向法院提起诉讼,之后又与学校协商撤诉。

2018年10月,梁振再次提起诉讼,并解释此次要求走法律途径是小光主动提出的,他想学校“还自己一个公道”。

目前,小光已升入当地另一所高中就读。据梁振透露,小光和同学相处得不错,成绩排在年级前几名。

据了解,案件将于2019年5月24日开庭审理。

疑遭老师怀疑在班内看黄色视频,翻书包后学生跳下5楼

2017年3月21日7点50分,梁振接到了儿子班主任陆欣的电话,要他来学校一趟。梁振心里估摸着是儿子迟到的事,回复班主任说上午十点左右到学校。

8点55分,陆欣连续拨打了多个电话给梁振,催促他赶紧来学校。当梁振赶到儿子就读的南昌市第三中学民德路校区时,儿子小光正躺在教学一楼的地面上——他是从五楼坠下来的,全身多处骨折。

南昌三中民德路校区情况/图源自网络

梁振向每日人物提供了小光在东湖公安分局百花洲派出所做的笔录,其笔录显示,当天上午,陆欣在班内说起小光之前使用班里的多媒体设备看视频、听音乐的事情,说着说着,陆欣的情绪变得激动,并翻起了他的书包。包里只有课本和两本课外书,均不是黄色读物。

在陆欣想要继续翻找放在课桌隔板上的黑色挎包时,小光明确表示了反对。“因为不想让老师发现包里的卡牌。”事后,小光解释说。

小光在陈述书里描述当时的情况,他向老师理论:“这是我的权益,希望你尊重。”听了小光的话,陆欣回他说:“对,你有的权利,这件事这么严重,看我们谁先进去(监狱),是你先进去,还是我先进去。”

事发之前,班主任陆欣曾单独找小光谈过这件事。小光曾在午休时间,使用教室的多媒体设备观看U盘里储存的漫画和播放其中的音乐。

据梁振回忆,陆欣曾打电话给他,询问能否让小光中午不要待在学校,但由于学校离家太远,梁振没有同意。

在对话结束之后,陆欣开始翻小光的黑色挎包,并翻出来两个圆柱形的铁盒子,里面分别装着零钱和一个U盘。陆欣把盒子放在讲台上,并要求小光站在讲台上交代情况。这时,小光趁陆欣不注意,将盒子拿了回来放进了左上衣的口袋里。

该节课临近结束时,陆欣将小光带到了政教处主任徐凡面前,称小光在教室里看黄色视频,询问徐凡该如何处理。徐凡回答:“这很严重,学校不处理,要交给公安局处理。”并要求陆欣到教室将“东西”拿到政教处来看一下。这时,小光想要自己去拿,被陆欣拦住。于是,他甩开陆欣的手,随后就上了五楼,在窗台上坐了下来。

至于他是怎样从五楼坠下的,事后学校该处也无监控。小光称,自己当时意识模糊,记不得了。等他清醒过来时,人已经躺在地上了。

小光从五楼坠下后的情景/图源自网络

5月17日,每日人物试图联系小光的班主任陆欣,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但其笔录显示,小光坠楼时,她正要回办公室,听到有学生坠楼的消息,赶到事发现场,结果发现坠楼的正是自己的学生小光,便拨打了急救电话。对小光坠楼的原因,她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不过,在事发当天下午,在ICU病房外,班主任陆欣告诉梁振,小光在学校里不合群,还曾写过遗书,疑似受到日本动漫影响。梁振对儿子的描述和陆欣的说法大相径庭,“他爱学习,爱帮助别人,兴趣广泛,个性强,尤其爱读课外书。”

5月16日下午,每日人物联系校方领导吴先生,询问小光在教室观看黄色视频是否属实,他称班主任是在接到同学的报告后才处理这一事件的。

5月17日,每日人物向南昌市教育局了解情况,其工作人员称,学校已经将具体情况报告给了教育局,目前不便透露。

当事人学生称,U盘没有老师所说的黄色视频,事后下落不明

梁振称,当天在ICU病房外,政教处徐凡告诉他,小光用以存放黄色视频的U盘正在校方手中。

随即在2017年4月1日,梁振打电话给徐凡,要求他将U盘交给警方保管。徐凡称,目前U盘在谁的手上,他并不知情。梁振随即联系百花洲派出所到徐凡处取回U盘,民警向梁振转述徐凡的回答,“根本不存在什么U盘”。

但小光的父亲向每日人物透露,在小光坠楼前,U盘一直在他上衣的口袋中。

关系到儿子声誉的那枚U盘,下落不明。U盘里究竟储存着什么,是否涉嫌黄色内容,目前无从得知。

在小光转到普通病房后,梁振少见地跟儿子发了脾气,他希望儿子坦诚地讲出实情。最终,小光向父亲坦白,U盘里没有老师所说的黄色视频,只有几首轻音乐和几张“要依靠想象才能跟‘黄色’沾边的动漫图片”。

“不是露骨的那种,要依靠想象,才能跟性扯上点关系。”梁振转述儿子小光的说法。

协商赔偿告吹,时隔一年半后,当事人主动起诉学校

小光从五楼坠下,后被送入南昌市第一医院抢救,同年7月底出院。

南昌市第一医院开具的出院记录和费用证明显示,小光全身多处骨折,盆骨、股骨、肱骨等处具有损伤,产生住院费用23万余元。目前,小光的骨盆处还留有一块钢板。

小光的出院记录/图源自受访者

期间,在2017年4月,梁振的妻子小产。一时之间,妻子和儿子都住进了医院。

2017年12月,梁振以此事对儿子的身体和精神造成极大危害,同时给自己带来极大的精神伤害为由,向法院提起过诉讼,起诉南昌市第三中学、班主任陆欣和政教处徐凡。

2018年7月,校方要求梁振撤诉,以便走保险程序理赔。为尽快拿到赔偿款,梁振同意了校方的撤诉请求。

此后,赔偿协商等事宜一直没有进展。双方联系过几次,校方总是答应了商讨时间后没了下文。

这令梁振感到恼火,他怀疑校方以保险为借口拖延。于是在2018年10月再次向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金额由24万元增加到41万元,增加的部分主要包括精神损失费和第二次手术产生的费用。

梁振希望,能够拿回自己应得的赔偿,“我不想要多余的(补偿),把该给我的补偿给我就可以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