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他出场极少,却是重要的引线人!

冷子兴在红楼梦里前后出场两次,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第二次是第八回里,从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那里得知,原来冷子兴是她的女婿。知道他的来路后。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对两府的家史,他知道的如此清楚。

雨村意欲到那村肆中沽吟三杯,以助野趣,于是款步行来。将入肆门,只见座上吃酒之客,有一人起身大笑,接了出来,口内说:“奇遇,奇遇。”雨村忙看时,此人是都中在古董行中贸易的号冷子兴,(甲戌:此人不过借为引绳,不必细写。)旧日在都相识。雨村最赞这冷子兴是个有作为大本领的人,(戚序:不赞出,则文不灵活;而冷子兴之谈吐,似觉唐突矣。)

以编者判断,冷子兴,在作者笔下,似乎也只是个临时出来跑龙套的,主要是借他的演说,把荣宁二府的主要人物作个基本介绍,因为红楼梦涉及的人和事太多,如果前面不作一个简要介绍,恐怕后面每一个情节的描写,都会费上很多口舌,不一定能交待清楚。不得不佩服曹翁的高明之处,此乃也是他小说中的创作特色。小说里像这种类似的手段很多,比喻黛玉初进荣国府,曹雪芹故意让宝玉不在家,而在黛玉拜见二舅母的时候,由她二舅母介绍宝玉,这样既加深了黛玉对宝玉的了解,也勾起了黛玉对宝玉的好奇,使他们见面平添几分神秘感和好奇感。

王夫人说“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玩笑,都有尽让的。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

在这里,王夫人把自己的儿子介绍了一番,貌似跟黛玉打预防针,也应该说是设置障碍。

还有对秦可卿的介绍,也是由她的婆母尤氏介绍的。

冷子兴的出场就是为红楼人物逐个勾勒,整体亮相,让读者在第二回就对贾府有了一个初步的轮廓。下一人物出场时,就可以逐个对号入座。让读者在第二回就对贾府的轮廓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下一人物出场时,就可以逐个对号入座。为什么选择这个人物来介绍贾府的情况,一,他是太太陪房的女婿,能掌握到贾府上层领域比较核心的事件,通过他的分析和描述,向读者透露了许多信息。二,用冷眼、中立态度来看待贾府的兴衰荣辱。

演说荣国府之前,冷子兴就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后面又说贾府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外强内弱。说到贾府子孙时,冷子兴更是一针见血指出:“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可见冷子兴的确是冷眼看世界,作为一个不带任何色彩的旁观者,到底是隔岸观火,看的清明。

如此,从这点来看,曹翁的创作手法不可谓不高明,省去了许许多多纷繁复杂的描写。使小说描写更简略,如果没有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这一段,作者再在每个人物出场时把身份交待一遍,既落俗套,也缺少这种艺术效果。

所以说,冷子兴虽说是跑龙套的,打酱油的,但他在小说中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可小视。

红楼自探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