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焦虑还是假谦虚?从德国AI会议里读懂“欧洲 AI 情结”

雷锋网 AI 科技评论按:2019 年 5 月 16 号,柏林天气阴。倒着 6 小时时差的 AI 科技评论记者,在当地时间不到 10 点,已出现在 Franz?sische Stra?e 的德国电信营业厅入口处。不久后,这里即将上演一场欧洲 AI 盛事——RISE OF AI。

「人工智能领域,中国的投资整体已达到千亿美金的规模,而德国政府去年才投入了 50 万欧元,这就是差距。」会议开幕,为大家带来「2019 年人工智能产业概况」演讲的 Fabian Westerheide,是德国的人工智能战略专家、企业家、风险投资家,作为德国风险投资界的代表性人物,他曾投出过 Delivery Hero 这样的欧洲互联网一霸。

在会议官网的简介中,他声称自己「从小就是一名狂热的科幻爱好者」,后来把「自己推动科技与人类社会进步的热情」转化成自己的使命,而这个使命的表现形式之一包括了在 2014 年落地的首场 RISE OF AI 会议——当时会议只有 10 个人参与,如今这个数字是 800 人。

除了场地好看一点,食物丰富一点,RISE OF AI 对 AI 科技评论记者而言与其他 AI 会议的差别并不大。唯一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那些带有浓浓「欧洲特色」的主题演讲,比如 AI 的「政治正确」(以人为本、价值导向、有人情味的 AI)、在美国与中国夹缝中的反思、各种给欧洲 AI「画饼」,以及对发展欧洲/德国 AI 的思辨(不愧是哲学强国!)等。

为了让大家更直观感受会议精华,AI 科技评论将用 3 个关键词对本次参会经历进行提炼,希望最终呈现的内容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关键词 1:「中国」

「If you looking for a job, stay with them first. If you want to buy a company, look at them。」在开幕演讲中,Fabian Westerheide 如此总结了中国 AI 产业。中国是本次会议绕不开的关键词,上午 4 场主会场演讲中,主题带有「中国」字眼的占了其中两场。

Future Stage 议程。Future Stage 是大会主会场,另外还设有 AI Applied Stage、AI Evolution Stage、AI Unicorn Stage 以及 AI Topic Tables 4 个分会场。每个会场基本上都排满了从早上 10 点至下午 6 点的演讲议程。

AI 科技评论将重点谈一下上午场的《AI IN CHINA, EUROPE AND USA: A COMPARISON OF TECHNOLOGY AND RESEARCH》(中国、欧洲和美国的 AI 技术 & 研究对比),其演讲人是 HANS USZKOREIT 博士,他是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的科学主任,有过 2 年在中国的工作经历。

对于中国的 AI,他是如此看待的:

专注将机器学习应用在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机器人以及大数据分析领域上

大多数研究都是遵循当下最流行的深度学习方法

数据量大

他表示,中国 AI 在产业化方面的表现很出彩,可一旦回到基础研究环节,立马就会暴露根基薄弱的现实(与美国和欧洲相较而言),他用几张图对此进行论证:

下方幼苗代表基础研究,这方面中国的权重很小,而从图中看来,欧洲似乎表现得比美国还要好。

Scopus 上的 AI 论文年度发表情况(按地区)

顶会论文指数(美国胜出!)

AI 研究人员的跨国流动性。图里最抓我眼球的是论文的「血统」,似乎中国和欧洲的论文更「纯正」一些?Anyway,美国的三色系论文在视觉呈现上很好看,从侧面证明了其对 AI 科研人员的强大吸引力。

机器学习领域(尤其是深度学习神经网络)代表作者一览。绿油油一片的是欧洲作者,毫无悬念胜出。

HANS USZKOREIT 博士觉得,中国的 AI 更倾向「实用主义」,因为中国人很多时候有点「缺乏耐心」,希望可以「快速取得回报」。「they would not work on topics for tomorrow or the day after tomorrow.」HANS USZKOREIT 博士原话如此说道。

他进一步阐述,随着腾讯、百度级别的中国巨头的业务版图扩张,中国对基础研究的需求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因此,HANS USZKOREIT 博士认为这是欧洲的一个绝佳机会,可以与中国开展更多合作。

「欧洲竞争不过中国已经发展完备的领域。」HANS USZKOREIT 博士补说道。

「德国人一旦决定干一行,就会把这一行做到极致,像人工智能,他们不会像美国一样大肆宣传,而是默默将基础研发工作做扎实。」五邑大学特聘教授,创新创业学院副院长、中德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崔岩博士如此说道。他此次受邀在主会场上发表题为《DIGITAL FUTURE-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CHINA》的演讲,他曾在德国待过 10 年时间,自认熟悉德国在做研发方面的态度。

「就人工智能这一块的话,他们其实从 80 年代开始就在做这方面的积累,包括数据、算法、研发迭代、产品更新等。他们的做事模式是稳抓稳打,不会被太多外在因素左右,比如 Google 昨天做了什么,英特尔今天又做了什么,他们不会去管。他们做研发的周期会很长,比如三年、五年、十年,在完成定义好的项目以前,过程基本不会太大的变动。」崔岩博士补充道。

「HANS USZKOREIT 博士说中国人有点缺乏耐心?」AI 科技评论记者问道。

「我们也可以有耐心,但是活不下来,有耐心有什么用?德国过去的产业基础决定了他们有支撑,可以慢慢去发展一个产业。相当于有了金饭碗,再去做其他事情时,自然就可以适当放慢脚步。」

关键词 2:「共赢」

相较于其他国际知名 AI 顶会,RISE OF AI 基本属于「泯灭于众人」的境地。会场上你很难见到华人的身影。场上唯一的中国企业代表只有松鼠 AI,它的出现对 AI 科技评论记者而言是场惊喜。

他们的数据与学习科学家 DR. KP THAI 受邀在上午场的 AI Applied Stage 上做了名为《HOW AI CAN TRANSFORM THE EDUCATION INDUSTRY》的主题演讲。简单来说,即是松鼠 AI 认为传统教育最大的问题之一是缺乏优质的教师提供个性化的教学和辅导,所以他们开发了自己的 AI 自适应技术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

DR. KP THAI 在演讲中深入介绍了松鼠 AI 构建的 AI 自适应学习引擎,该引擎结合了 AI 技术的众多最新创新成果,包括多维概率知识状态模型(PKS)、多模态综合行为分析系统(MIBA)、自然语言处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以及独有的知识组件等,给孩子们提供了引人入胜的学习体验。

「这些技术其实特别好理解,一言以蔽之:个性化教学。」对于如何理解松鼠 AI 的 AI 自适应学习,DR. KP THAI 如此解释道。「松鼠 AI 通过数据细分判断分析学生在学习中的优劣特性,为教师提供可行性和即时性建议。然后系统会实时为教师提供持续的形成性评估,减轻教师的评估管理负担,最终形成正向循环,为每个学生提供对应的指导、实践、反馈和水平定位。」

「我们很好奇,这些欧洲的参会者私下给了你哪些反馈?」AI 科技评论问道。

「这些欧洲参会者们的态度非常谦虚,他们认为欧洲的 AI 不像美国和中国那样出彩,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很想参与到 AI 的发展进程中来,不过不是为了争输赢,而是希望通过 AI 去解决更多与健康、教育等领域相关的问题。当然,是以一种更加安全、注重个人隐私的方式。场上的一些 speaker 同样表示了对我们的认可,他们认为人工智能 + 教育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对我们目前的增长速度感到非常惊讶。他们会问松鼠 AI 什么时候考虑进军欧洲,然后会希望跟我们有一些合作。」DR. KP THAI 如此回答道。

「按理来说,RISE OF AI 是一个相对小众的会议,松鼠 AI 为何会选择来这里?」AI 科技评论继续追问道。

「松鼠 AI 的自适应技术不停地进化,比如我们希望系统可以更好地预测学生在学习上的熟练程度,或者更好地识别学生产生误解的案例等,如果想把这些都做好,其实是一项大工程。所以我们会与顶尖机构建立研究伙伴关系,比如我们近期就和卡内基梅隆大学就联合成立了研究实验室,主要用于课堂项目的研发。另外,我们过去也与世界各地的很多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简单来说,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参会可以收获更多的合作机会。跟我们合作有一个好处,我们可以提供大量的案例、数据,甚至包括研究方向。」

DR. KP THAI 停顿了一下,继续补充说道,「教育行业在 AI 领域依然是一块处女地,很多明明可以用 AI 解决的问题,很多人就是没想到。」

关键词 3:「Made in 德国的 AI」

当天 Future Stage 的几场演讲听得 AI 科技评论记者差点睡着,可能是因为中国的 AI 发展得实在太快了,早已过了所谓「画饼」阶段,所以当我看到以下演讲内容,会让我感觉「欧洲你丫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呀」:

就连主持人也在会议中调侃道:全欧洲知道 AI 是什么的人都在会场里了吧。

HANS USZKOREIT 博士笑着说,大家应该能猜到两头怪物分别代表的是哪两个国家,在这场 AI 战役中,欧洲在哪?岸边的绿色小人?

Fabian Westerheide 也在上午的开幕演讲中,大概总结了一下欧洲 AI 发展滞后的原因:

初创企业较少

风险投资体系不完善

政治议程落后

当 AI 科技评论记者看见 Future Stage 的议程中竟然包含类似《AI MADE IN GERMANY - RESPONSIBLE AI AND AMPLIFYING HUMAN INGENUITY》、《DEBATE: WHAT DO WE NEED FOR "AI MADE IN GERMANY"?》这样试图为德国 AI「正名」的演讲主题,感到非常惊奇。特别是后者的辩论环节(其实像个圆桌),直接把德国国会议员和人工智能委员会成员请到了讲台上「华山论剑」。

这部分的内容信息量很大,AI 科技评论记者大概梳理出了其中的几项重点(有些只是个人观点,请批判性看待):

警惕一些试图将德国 AI 打上「super ethical」(讲究伦理)的行为。

政治管理上的缺位,导致伦理框架成了「救命稻草」,阻碍 AI 的发展进程。伦理框架很重要,但不应一棍子把所有可能性都「打死」。

不应对具体某个国家的科技项目抱有「偏见」,所有的评价指标都应该基于科学标准。

其余的更多是业界人士对台上政治家的「逼宫」,希望他们可以在政策制定上为 AI 产业创造一个更优质的发展环境。而台上的政治家们随之在话术上各种大打太极,巧妙化解回应这些「逼宫」。

由于解读这部分演讲内容需要对当地乃至整个欧洲的科技、政治环境有更深层的理解,因而在此不多做解读,以免误导读者。

Fabian Westerheide 自己也亲自参与了「逼宫」,突然觉得这个圆桌的设置简直是深藏功与名。

小结

RISE OF AI 是一扇窗口,让我们窥见了欧洲 AI 发展的冰山一角。之所以说是一角,是因为其他会场还有许多非常有意思的演讲,但碍于时间、人力,最终没有选择选聆听,由此对于整体欧洲 AI 的理解把握上肯定尚有不足之处。

无论如何,我们依旧看到了欧洲在中国与美国夹缝中的思考进程,与他们民族的性格一样,慢悠悠的,却不失条理地在按照适合自己的节奏去推进整个 AI 产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