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权游》落幕,我们捂着胸口说再见了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随着第八季第六集的更新完毕,我们终于迎来《权力的游戏》(下文简称《权游》)系列的大结局。

相信很多剧迷跟我一样,到头来发现自己吃了一口玻璃渣。

第五集的屠城过后,我们知道龙母已经被排除在铁王座之外了,当很多人对王座归属的猜测还围绕在雪诺、珊莎、小恶魔身上时,《权游》编剧们把这个“荣耀”加冕给了布兰。于是……

布兰:你以为我撑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剧迷:……靠翻白眼赢得了王位???

豆瓣网友图

大家都恨自己不是刺客二丫,不能手刃两位编剧。

因为这个bug太蠢,布兰从来不在铁王座的范围内。前面的剧情用了整整七季去铺垫他成为三眼乌鸦的成长历程,与二丫的人物设定一样,王权从来不该是布兰的目标。所以,这个结局尽管延续了《权游》不按套路出牌的风格,但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权游》的烂尾

海外的“游粉”为了发泄对第八季的不满,已经有20多万人在change网站发起请愿,要求HBO重拍第八季,踢出编剧及运作人戴维·贝尼奥夫和丹尼尔·威斯。如果你谷歌搜索“最差编剧”,由于愤怒的“游粉”们的协调工作,它会给你一张戴维·贝尼奥夫和丹尼尔·威斯的照片。

《权游》8季评价走向图

失去了马丁老爷子的原著支撑后,《权游》迅速落回了常规叙事,人物的崩塌基本都超出了剧迷想象力的射程范围外。没有惊喜就算了,反而制造了很多惊吓。

bug比比皆是的第八季,对大家的伤害性太大了。

“Winter is coming”整整喊了七季,大家众志成城汇集北境决战异鬼,结果与异鬼之战只用了一集;我们知道夜王最终会死,但没曾想他是一刀就被二丫捅死。你可以解释说毕竟是“权力的游戏”,魔幻部分并非重点,但与夜王之战还不如雪诺与小剥皮的临冬城之战来得震撼。

龙妈,从七季以来秉持的“解放全人类”的伟光正形象直线跨到疯狂屠城。

白手起家的龙妈,四处漂流,靠着自己一路打拼成为最强者,杀了异鬼,解决了瑟曦,落到最后大家都不喜欢的境地。其实只是编剧不爱她——龙妈的角色只用了一集来骤然黑化。尽管第4集中已经有龙母汲汲于权力的细节,但还是太过草率、太不公平、铺垫得没有说服力。

什么叫没说服力呢?比如对瑟曦的塑造,前面足够细腻地描绘了瑟曦被大麻雀抓去以后所经历的——被关在地牢、被削发、被强制赤身裸体游街赎罪、百姓们不断朝她扔着秽物、她尊严扫地、直到最后一个孩子自杀......最后,我们完全能认同她直接炸毁了贝勒大教堂,因为完全符合逻辑。

除了逻辑不通,我对最后一季的失望在于,大部分的人物都不可爱了。

雪诺第八季剧本实际只有两句台词“you are my queen”和“she is my queen”。

用了七季构建的勇敢、智慧、真诚的雪诺形象,在第八季中的蠢、笨、弱已经超出了个人发展曲线的逻辑。他也完全丧失了剧情推动力。上一个像他这样真诚又愚笨的人是他的养父兼舅舅奈德史塔克,第一季就领盒饭了。

喊着龙妈queen,吻着她,又一刀捅死了她,太不光明正大了,雪诺最基本的性格特质在最后一刻也崩塌了。人物崩塌的祸根在于剧本的狗血设计:两个王位的合法竞争者相爱了。

第七季开始,《权游》系列最睿智、最有趣、最招人喜欢的两大人物——瓦里斯和提利昂,开始不断划水。

情报总管瓦里斯是整个系列格局最高的人物,他之所以格局高,在于他的起点低——出身跳蚤窝又被阉割,而奋斗目标却至高无上——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寻找到一个好的king。流水的君王,铁打的瓦里斯。最终他被龙妈烧死,仿佛是编剧不知道如何处理大结局,为了省事便开始删除角色。

小恶魔的智商掉线,也不完全是第八季的锅。

但在最终季中他一会儿是对龙妈绝对忠诚,供出瓦里斯;一会儿又怀疑龙妈称王的资格寄希望于瑟曦和詹姆来止战,而结尾又成了史塔克家族的“国王之手”,几易旗帜,既不聪明也不坦荡,毕竟龙妈屠城的促动因在于小恶魔的几次背叛。

提利昂本是一个背负原罪的角色,出生导致母亲难产而死,作为侏儒受尽嘲笑,却有着强心脏,生存欲强,价值观正,有勇有谋有温情,活得也潇洒。最后被编剧写成这样,实在难以接受。

至于没有垮掉的珊莎,延续着前几季中讨人厌的婊气,而二丫、詹姆、布蕾妮、瑟曦的结局也都很平淡。最后,整个史塔克一家成为盗取革命果实的“袁世凯”们。

结尾实在不光荣。

游戏的逻辑

在权力游戏中揭露人性灰色地带,一直是《权游》系列的核心要义。围绕着权力游戏,整个八季故事主要划分为三种角色:权力掌握者(拜拉席恩、乔弗里、瑟曦、龙母、拉姆斯、罗伯等),服务者(小指头、派席恩、提利昂、瓦里斯、各类剑士等),受害者(平民、最初史塔克家的孩子们)。围绕三类人物命运转折,我们能分辨出这场游戏背后的逻辑。

前七季中,龙母是正义的典范,最后一集她成为了灰烬女王,她没有赢得铁王座的原因是疯狂,疯狂的原因是丧失掉所有亲信(乔拉战死、提利昂接二连三让她失望、情报大臣瓦里斯直接背叛、弥桑黛惨死)后的感性冲动,她想通过屠城杀鸡儆猴,重新洗牌维斯特洛大陆,却也直接阻断了自己登上王座。

龙母虽然对权力的炽热性让人多少有些反感,但脏活累活全是她做的,民心却不是她的,也是真的憋屈,是一个悲剧性角色。

瑟曦是大家公认的负面角色,她虽没有垮,却在最后一季毫无战斗力,被废墟掩埋也是我们能够预想到的不得善终。如果不考量兄妹乱伦的爱情,自始至终瑟曦的角色只有一个目标或者说弱点——她的孩子。按照詹姆的话说,瑟曦最后的拒绝妥协和转而不得不妥协都是由于又怀上了一个孩子,有了一点希望。

《权游》系列的前期和中期特别注意女性角色的披露,赋予她们强大的权力和权威。后期又一点一点地剥夺、瓦解和平衡掉了。

而身上混合着冰与火、看起来是最合法继承者的雪诺,是道德善的绝对化身,是美国文化史的典型代表。他的北上结局,多多少少带着为了无可挑剔而甘愿自我放逐的意味。

这样看来,“权力游戏”的表层逻辑是女性感性、男性愚笨、宦官睿智。宦官还是指的瓦里斯,尽管角色没有得到善终,但他为人民服务的目标是至高的。

雪诺的北上又导致《权游》最终遗留下三个“统治者”:一个瘸子布兰,一个侏儒提利昂,一个女人珊莎。

细想“权力游戏”的深层逻辑,是“民主的胜利”。不知道这样的结局与马丁的虚构世界有多少关系,是一种颇有滑稽意味的现代民主。

《权游》的高光时刻

制造《权游》系列成功的,是故事密度和人物刻画。

大家猜不到谁是主角,找不到以往英雄叙事中的情感投射人物,刚建立起的主角认同往往下一秒随着人物挂掉而崩塌,刚塌方的人物情感往往渐渐转而产生同情和认同。

《权游》前五季是最出色的部分,第六、七季不同程度地包含一些闪光点,整个系列的“名场面”是《权游》的高光时刻。

传统而经典的英雄人物奈德·史塔克被砍头示众,龙妈在荒漠中浴火重生,少狼主罗柏·史塔克集体死于“血色婚礼”,瑟曦被削发泼污裸体游街,跋山涉水建立起军队保卫了人民的却得不到爱戴的龙母之殇,二丫经历多年严苛的训练之后向血色婚礼的凶手们复仇,都带着历史感或宿命感。

当然,最意想不到的感人之处是傻大个阿多。这个坑埋得极不起眼却杀伤力很大。布兰穿越到过去,才发现了阿多现状的秘密,只是为了守护他。“Hold the Door”念了一生,太催泪。

《权游》最初吸引我的是,宏大结构、多线叙事、繁杂人物所带来的一种整体的美学快感,尽管这个系列的草率结局让大部分剧迷失望,它都注定会名留电视剧史。

最重要的是,它已成为我们90后观众生命中的重要一块。

【文/洛神】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