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不住春天,就不要辜负了夏天

古人云:孟夏之日,天地始交,万物并秀。

夏天风物之多,哪一样不牵动人们的回忆?井水镇西瓜、院里捕蝉、傍晚大树底下挥着蒲扇乘凉话家常……但很多年以后,我们不再喝井水,旧时的庭院也改建成了洋楼,院门前大榕树下的木板凳也朽了。

唯一不变的,也许只有那初夏傍晚动荡的热风、夜晚静谧的弯月,以及那份每个人都不曾抹去的初夏回忆。

初夏的颜色是什么?

苏州有“立夏见三新”之谚。“三新”为樱桃、青梅、新麦,红、青、翠三种纯果色交相辉映,组成初夏最别致的感官体验。

樱桃的红丨农历四月,是吃樱桃的好时节,圆实的红肉,引得文人王国维也想学莺雏“飞来衔得樱桃去”。

梅子的青丨女词人李清照写道:“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回想起青涩时期,总会想到那些不曾开口的话语。

新麦的翠丨晋南地区,有着“尝新麦”的习俗:取青麦穗煮熟,去芒谷、磨成条,成为“捻转”。绿为生机之色,则意味着一岁五谷新味之始,万象更新。

这个初夏,我们可以做点什么?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唐朝诗人王维的诗,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在躁动的夏天,何不去寻一处静谧的诗画境界呢?

夏日幽赏,以其独特幽美意境而历来备受文人墨客追捧。何为幽赏?

苏堤看新绿丨堤上青柳成绦,碧波湖风,绿侵衣袂;

三生石谈月丨携三两知己,悠坐于三生石畔,或赏月谈心、或谈禅说偈;

山晚听轻雷断雨丨于深山古刹冒雨漫步,伴着轻雷洗耳,觉然间,晚钟声过,兀坐人闲。

在诗人的眼里,初夏细腻之极。南宋诗人杨万里在《小池》写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一池树阴,几支荷叶,一只蜻蜓停靠荷尖,万物之生趣,精致而又和谐。

这不禁让人想起某年的初夏,月光正好,荷塘的夜色伴有蛙叫、伴有池鱼戏水,还有一群高谈理想、谈远方,或是沉默不语、静静呆望着皎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