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僭主产生的外部条件:早期希腊城邦的扩张和纷争

早期希腊城邦的扩张和纷争所造成的压力,则为僭主政治的产生提供了外部条件,即使在出现僭主之后,其他城邦因为面临的压力巨大而出现僭主,屡见不鲜,这种连锁反应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体现的特别突出,例如科林斯、西库昂、麦加拉、皮萨。

一、希腊世界各个城邦面临的压力巨大

古朴时期的希腊世界并不存在外族入侵的威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希腊诸邦不存在外部压力。希腊城邦形成伊始,就处在城邦与城邦、地区与地区、联盟与联盟之间的各种纷争和利害冲突中,并且在多数情况下诉诸武力,发生战争。

那个时期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形势十分严峻,各个城邦面临的压力巨大。斯巴达的扩张就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另一个强大城邦阿尔哥斯的利益发生冲突。

公元前八世纪后半期,阿尔哥斯经过复兴,感觉强大到足以可以进攻其他城邦的地步。公元前8世纪末,阿尔哥斯进攻阿西奈,吞并了厄基那,将其民众将为边民,把阿尔哥斯的势力扩张到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东南部。

随后不久,阿尔哥斯灭了阿西奈,将其居民驱逐,成为毫无争议的阿哥利亚平原上的主人。在此之前,斯巴达侵入阿尔哥斯。公元前8世纪末,阿尔哥斯已经是同时期国家中的佼佼者,甚至有能力去支持埃雷特里亚不日哈尔基斯争夺利兰丁平原。公元前7世纪和公元前6世纪,斯巴达与阿尔哥斯之间进行了多次战争,并且卷入了其他伯罗奔尼撒城邦,包括著名的叙希埃大战。

二、斐登统治时期,曾经一度夺得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霸权

公元前669年,阿尔哥斯利用新发明的“阿尔哥斯盾”同斯巴达人叙希埃交战,大败斯巴达人。据说,这次战役是斐登指挥的。特别是在斐登统治时期,他先后控制了这个地区的一些小城邦,如埃吉那、埃披道鲁斯等,并联合西库昂等邦与斯巴达相抗衡,曾经一度夺得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霸权。阿尔哥斯企图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建立霸权。必然和该地区另一强大城邦发生冲突。

由于阿尔哥斯扩张的东路是从北穿过麦西尼亚地区进入科林斯地峡,所以他和科林斯发生了冲突。这样科林斯又和斯巴达联合起来对付阿尔哥斯,其他城邦也都处于与邻邦的争夺和冲突中。斐登在东侵的过程中,在阿卡迪亚也获得了巨大的影响。

在此之后他又介入了科林斯城邦内的派系斗争,即库普赛洛斯领导的科林斯革命,支持其好友库普赛洛斯登上僭主之位。可能斐登之死与他参与科林斯政事有关。斐登使阿尔哥斯成为伯罗奔尼撒半岛上举足轻重的强国,这个时代也是阿尔哥斯作为第一等国家活跃于希腊舞台上的最后一个纪元。

在斐登死后,形式急转直下。埃利斯人伙同斯巴达人共同行动,前者帮助后者摧毁了斐登时代阿尔哥斯的权势后者帮助前者将皮萨和特里菲利亚人降服于自己的统治之下。此后,阿尔哥斯就变成了二流角色,在国际事务中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中立。

三、美塞尼亚的叛乱

在公元前7世纪中叶,阿尔哥斯曾经参与斯巴达与阿卡迪亚以及埃利斯之间的混战,并且参与了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在第二次美塞尼亚战争中,阿尔哥斯曾经帮助美塞尼亚人同斯巴达人作战,但是最后被斯巴达人打败。

这次美塞尼亚的叛乱对于斯巴达来说是一次可怕的叛乱,斯巴达经过好几年时间,经历了好多困难才加以平息。这与公元前七世纪末期斯巴达同阿尔哥斯之间的战争的复杂性有关。

斯巴达与埃利斯为盟友,曾经败于阿尔哥斯僭主斐登的手下,热衷于雪耻复仇,同时他们在征服伯罗奔尼撒半岛西部有着共同的目标。阿卡迪亚人和“皮萨人”被埃利斯人征服决意反抗这种联合。

美塞尼亚人和阿尔哥斯人同属于多利亚人,美塞尼亚早期诸王与阿卡迪亚有联系。在阿尔哥斯处于危急关头,总希望与阿卡迪亚诸城邦联合,反对宿敌斯巴达。

四、斯巴达感到有足够的力量向阿尔哥斯宣战

公元前6世纪初,虽然阿尔哥斯衰弱,但是仍然是斯巴达最为畏惧的敌人。此时阿尔哥斯向南入侵辛那利亚,赶走了辛纳利亚人,把那作为海军基地向北入侵西库昂,但是没有得逞。

而在这一世纪斯巴达则直接或者间接地控制了埃利斯、西库昂、科林斯、麦加拉等城邦,儿乎孤立了阿尔哥斯,宣称它是伯罗奔尼撒半岛上不分种族的所有反对阿尔哥斯的保护者。到公元前555年,除阿尔哥斯外的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城邦都与斯巴达结盟了。斯巴达感到有足够的力量向阿尔哥斯宣战了。

它把阿尔哥斯人赶出了厄基那和东海岸,于公元前546年进入阿尔哥斯军队驻扎的杜里亚梦,双方损失惨重,但是斯巴达最终获胜。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面斯巴达在与阿尔哥斯的较量中,占有明显的优势。

科林斯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巴基斯家族统治时期,科林斯己经开始积极对外扩张了,并且还经常干预其他城邦的事务。公元前八世纪末,科林斯与萨摩斯、斯巴达等城邦曾经站在哈尔基斯一边参与利兰丁战争,与阿尔哥斯、埃雷特里亚等城邦作战。

五、科林斯的势力大为减弱,麦加拉和阿尔哥斯崛起

科林斯还在科尔库拉驱逐了一些最先在该地殖民的埃雷特里亚人。科林斯与邻邦麦加拉之间相互斗争,他们在海外殖民地方面有争夺,也争夺两国相邻的一些地方。

例如,公元前725年,科林斯占领了两邦之间的伯拉科拉,并把居民变为耕奴。公元720前年,麦加拉人发动战争,夺回了伯拉科拉。但后来科林斯又占领了此地以及麦加拉南部地方。在之后的半个世纪里,巴基斯家族的统治日益衰落,导致科林斯的势力大为减弱。

公元前664年,科林斯与其子邦科尔库拉也发生了海战。与此同时,麦加拉和阿尔哥斯崛起。科林斯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地位进一步被消弱,面临如此严峻的环境,科林斯出现僭主政治也是大势所趋。

麦加拉位于科林斯地峡上,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在早期历史上,不仅与科林斯有着争端,与其他城邦也争斗不断。为了争夺萨拉米岛,麦加拉同雅典发生了战争(约公元前600年左右),梭伦也参加了此次,浅争。他在诗理写道“让我们向萨拉米前进,为可爱的小岛而战,一扫我们难受的耻辱。”

公元前八世纪末至七世纪初,麦加拉殖民于黑海口岸的阿斯塔斯、拜占庭、卡尔塞顿,在西方又殖民于西西里的麦加拉、海布赖亚,这同科林斯、米利都的利益发生了冲突。

六、对竞技会的主办权的争夺

奥林匹亚大会通常是由埃利斯主持的。埃利斯城邦的中心地带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西北角叫做洼地的平原地带,它是最早被入侵的埃利斯人征服和占领的地区。奥林匹亚位于埃利斯以南较远的阿尔斐奥斯河流域,此地是后来被埃利斯征服的。

举行奥林匹亚祭的地方,通常称为皮萨。在公元前668年至公元前572年之间的一段时间的祭日是由皮萨单独主持的。在此期间可能是埃利斯城邦内部的争权斗争,皮萨脱离埃利斯建立了僭主政治,奥林匹亚祭奠被皮萨的僭主所控制。

公元前668年,斐登夺得了奥林匹亚竟技会的主办权。斐登进攻先前由赫拉克勒斯占领的城市,声称他自己有权庆祝由赫拉克勒斯所创立的所有赛会,奥林匹亚赛会也不例外。据说,奥林匹亚的赫拉神庙就是因为斐登的关系建立起来的。所以他挥兵东进,大举入侵埃利斯。

埃利斯人当然没有部队来抵挡其入侵,斐登入主奥林匹亚,命令皮萨人组织赛会(公元前668年,第28届赛会)。其实,斐登此行的另一目的是针对斯巴达的。因为在后来,当埃利斯人拿起武器保卫自己时,斯巴达人出力帮助了他们。公元前6世纪发生的第一次神圣战争就是为了争夺德尔菲圣地的控制权才发生的,许多城邦都参加了战争。

七、对各大神庙所在圣地的控制权的争夺

公元前591年,在古希腊爆发了第一次神圣战争。帖撒利在“近邻同盟”的支持下,联合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西库昂和雅典,以“维护神的光荣”的名义向克里撒宣战,开始了长达十年之久的第一神圣战争,被后人誉为“第二次特洛伊战争”。

克利萨控制着从海上到达圣地德尔菲的通道—从南方和西方进入圣地的天然门户。这次进攻时由帖萨利的欧律洛科斯和西库昂的克利斯提尼领导的,并在阿尔克迈翁领导下来自雅典的一支分遣舰队参加。

这是帖萨利向南扩大其影响力,控制圣地德尔斐的行动。这个行动起先因为帖萨利人的内部矛盾而失败。西库昂僭主克利斯提尼为了报仇雪恨而组建了一支舰队切断了克利萨与海上的联系,克利萨被围困,并且被占领和遭到破坏。

为了庆祝胜利,重新组织和扩大了德尔菲阿波罗的皮托竞技会。这是公元前590年的事情,在做了某些改变之后,公元前582年才开始召开竞技会。

西库昂的克利斯提尼获得了三分之一的掠夺物,以此在西库昂设立了一个祭日,也命名为皮托祭。德尔菲圣地被控制在新势力的之下,这主要表现在德尔菲与与诸僭主的关系上。公元前595年,德尔菲与科林斯僭主交好,公开怠慢克利斯提尼。

公元前590年,德尔菲开始敌视科林斯的僭主政治,而此时克利斯提尼在德尔菲皮托竞技会上取得胜利,并且在德尔菲建立了一个西库昂宝库。

八、希腊城邦间的这些纷争,自然对城邦的生存构成了威胁,形成了强大的外部压力

众所周知,对外扩张或解决纷争,在任何时候都是以军事实力作为坚实的后盾。发动战争和战争本身都要求统一的指挥和组织机构,要求全力的集中,战争的胜利又使得军事组织者和指挥者崭露头角,获得巨大的荣誉,这就为希腊早期的僭主政治兴起提供了有力的条件。

伯罗奔尼撒半岛作为那个时一期最为动荡的地区,诸城邦面临着巨大的外部压力,其中一些城邦产生了僧主政治也是必然的。

正如安德鲁斯在其著作中所说的,“有那么一段历史时期,现存的国家机器无力应付由外部压力或内部紧张局势所引起的危机,主要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一个非凡的僭主的强权统治能在希腊城邦里找到支持。”“就古代贵族政体崩溃而言,早期僭主也是他们所处时代动乱的产物。……当动乱发展到严重关头时,有关城邦最急需的是要有强权的政府来弥补损失、整顿邦国,而僭主具有不受约束的行政大权,正适应了这样的需要。”

参考文献:

吕培《古风时期伯罗奔尼撒半岛僭主政治研究》

顾准《希腊城邦制度》

施治生、刘欣如《古代王权与专制主义》

左文华《论古希腊早期僭主政治的历史地位》

余丽珍《试论早期希腊僭政产生的历史背景》

陈勇《论希腊早期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