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封面|债券股价暴跌前景堪忧 特斯拉神话还能延续多久?

划重点:

  • 1特斯拉公司债券和股价双双大幅下跌,表明投资者对其未来前景越来越感到怀疑。
  • 2未来几个季度,特斯拉的增长前景及其Model 3在美国的潜在需求都让投资者感到担忧。
  • 3分析师认为,特斯拉能否在下半年恢复盈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今年能卖出多少Model 3。
  • 4马斯克声称将于明年部署完全无人驾驶的机器人出租车车队,这让许多分析师觉得有点儿不切实际。

(本文约3000字,阅读全文大约需要5分钟)

【编者按】自进入2019年以来,特斯拉可以说是诸事不顺,自动驾驶系统的安全性、流动资金是否充足、下半年能否扭亏为盈等问题都引发了投资者和分析师密切关注。对特斯拉未来前景的担忧促使特斯拉债券价值大幅下滑,股价更是连续两日创下两年半以来新低。这些趋势表明,特斯拉已经令投资者感到胆战心惊。

以下为文章正文:

美国当地时间周一,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公司股价跌破200美元,随后重新反弹,最终收于每股205.36美元,为2016年12月以来的最低收盘价。该公司股价较上年同期下跌逾26%,今年迄今为止已累计下跌约38%。与此同时,特斯拉2025年到期的无担保债券价值也跌至2007年8月发行以来的最低水平。

分析师指出,特斯拉债券和股票价值大幅下跌,表明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未来前景越来越感到怀疑,对Model 3销售以及特斯拉资金是否充足感到担忧,这也凸显出人们对特斯拉财务状况的忧虑达到了全新的水平。多年来始终是特斯拉最大投资者的T·罗·普莱斯联营公司(T. Rowe Price Associates),在2019年前三个月出售了其持有的约81%股份,这使得该公司控制的特斯拉股票数量降至2013年以来最低水平。

到目前为止,特斯拉应该是可实现持续盈利的,现金流已经转正,当Model 3的产量达到每周5000辆,其财务状况应该会完全好转。而在情况好转之前,我们可能看到的就是继续维持现状,管理层尽可能削减资本支出以节省资金。那么,特斯拉为何会陷入如此严峻的困境中,以至于需要进行马斯克此前所谓的“硬核”努力?

Model 3需求疲软

韦德布什证券公司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指出,未来几个季度,人们对特斯拉的增长前景及其Model 3电动汽车在美国的潜在需求感到担忧。特斯拉正面临关键考验,该公司正试图成为第一家能够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的公司,尽管更多的老牌汽车公司正在增加其在电动汽车市场的影响力。

今年4月份,特斯拉报告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季度亏损之一,营收同比下降37%,至45.4亿美元。在此期间,特斯拉新车交付量较2018年第四季度下降了31%。艾夫斯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我们继续担心特斯拉是否有能力平衡这场需求疲软和盈利能力下降的‘完美风暴’,这将拖累其股价。”

尽管特斯拉已表示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恢复盈利,但分析师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在2018年满足多年来被压抑的汽车需求后,能卖出多少辆Model 3电动汽车。

特斯拉此前曾预测,该公司将销售36万至40万辆Model 3汽车,并希望借此突入全球主流汽车市场。但艾夫斯称,实现这个目标可能是“十分艰巨的任务”。但他同时指出,特斯拉的长期生产目标是可以实现的。特斯拉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流动资金缺口大

本月早些时候,特斯拉完成了最新的股票和债券发行工作,在对冲成本后筹集了约24亿美元资金,以增加其亟需的流动资金额度。此次融资进行时,恰值该公司正努力扩大Model 3的生产规模,并增加向欧洲和中国的客户交付汽车之际。

但有些观察人士认为,如果特斯拉不能在下个季度显著改善业绩,该公司可能需要在短期内筹集更多现金。虽然特斯拉在去年下半年创造了正自由现金流,但在今年前三个月,它消耗了近10亿美元。其手头现金比去年年底下降了40%,截至今年3月31日,特斯拉的现金只剩下22亿美元。

三峰资本管理公司(Three Peaks Capital Management)的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戴夫·巴蒂莱加(Dave Battilega)表示:“很明显,特斯阿里价值需要资金,但债券市场不确定他们将如何获得资金,因为该公司债券处于80年代以来的低点。”三峰资本管理公司并未持有特斯拉债券。

有些分析师表示,除非命运发生重大转变,否则特斯拉仍应能够在必要时发行更多股票或可转换债券进行筹资。然而,这样做需要该公司付出高昂代价,因为发行股票将稀释现有股东的股权,而出售可转换债券将增加公司的债务负担。此外,该公司的股价下跌越多,它就越需要出售更多的股票才能筹集到所需资金。

控制支出压力大增

特斯拉表示,今年的资本支出总额将达到20亿至25亿美元。目前,该公司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包括要在6月份偿还1.65亿美元贷款,并偿还在11月份到期约5.66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艾夫斯表示,由于对旗舰车型Model 3的需求减弱,特斯拉正面临控制开支的压力。他说,“我们仍然对特斯拉的增长前景感到十分担忧。”

据报道,马斯克上周给全体员工发了电子邮件,称他和3月份加入特斯拉的首席财务官扎卡里·基尔科恩(Zachary Kirkorn)将在第一季度出现高于预期的亏损后,亲自审查公司支出情况。

自动驾驶系统不够安全

在美国至少发生了三起涉及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的致命车祸之后,该公司还面临着有关其技术的更多安全问题。在NTSB发现其自动驾驶系统与3月份的Model 3致命事故有关后,《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呼吁特斯拉立即做出改变,限制司机在不安全的条件下使用该系统,并需要更有效的手段监控司机驾驶行为。

分析机构Evercore ISI公司全球汽车研究主管阿恩特·埃林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在最新报告中表示:“这项调查的最终结果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这位分析师表示,如果特斯拉被要求召回或关闭自动驾驶系统,直到系统经过改进和验证,那么其新车销量将会下降,市场情绪将恶化,债务也将增加。

马斯克未来愿景受质疑

对于特斯拉当前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其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试图安抚投资者,让他们继续对特斯拉的前景保持信心。

然而,最近人们对特斯拉现状的关注,突显出投资者对特斯拉的态度已经发生转变。多年来,许多人都认同马斯克的观点,即特斯拉是一支颠覆性力量,可能开创无人驾驶电动汽车的未来。然而就在马斯克吹嘘他为装配车间带来创新之时,特斯拉却在提高Model 3产量方面苦苦挣扎了两年时间,在将产品交付给世界各地的客户时也遭遇到物流方面的挑战。

马斯克最近声称,将于明年部署完全无人驾驶的机器人出租车车队,这让许多人感到不切实际,特别是考虑到其他公司正在投资大量资金来建设自己的自动驾驶部门。与此同时,特斯拉的问题是在日益不确定的经济环境背景下出现的。鉴于最近国际贸易紧张升级,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特斯拉的许多押注都存在问题。

艾夫斯敦促特斯拉搁置开发机器人出租车等“科幻项目”,转而专注于提振旗舰车型Model 3的销量。艾夫斯认为,特斯拉要想实现今年的Model 3生产目标,面临着“艰巨的挑战”。

马斯克常常以他的创业远见而闻名,无论是敢于为大众市场创造电动汽车,还是建造高速地下交通系统,亦或是帮助开拓商业太空旅行。相比之下,如果这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将自己的雄心束缚在美好的古老地球上,比如全心全意去赚钱,华尔街可能会欣喜若狂。

其他不利因素

所有数据都显示,特斯拉正在努力实现销售目标,但库存水平非常高,这加剧了其收入压力。在未来几个季度,我们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折扣,特别是在管理层越来越清楚地看到第二季度交付预期有被错过的危险之时。在美国,Model 3的租赁价格已经下调。而在挪威,远程版Model 3的预计交付时间剩下不到两周,特斯拉能否很快在欧洲提供租赁服务?

随着美元兑人民币、欧元走强,只会加剧特斯拉面临的其他不利因素。Model 3租赁意味着其本季度的收入将低于直接出售,尽管在这种情况下利润率更高。此外,标准里程版Model 3最终将销往欧洲,这意味着平均售价和利润率都会下降。目前在挪威销售的高价、高利润Performance版Model 3数量依然很少。如果不进行大规模信贷销售或大幅削减成本,该公司本季度很可能会出现另一次重大亏损。(金鹿)

「硅谷封面」系列是为科技圈大咖访谈、重磅研究报告和大公司深度调查等汇总的栏目,旨在为科技资讯爱好者提供最有思想深度的优质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