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赵丽宏:真诚地面对孩子

赵丽宏老师是当代著名作家、诗人、散文家。出版著作80余部,多部作品被译成英、法、俄、意、日等多种文字在国外出版发表。从2013年起,赵丽宏老师开始涉足儿童文学领域,并陆续创作了儿童文学长篇《童年河》《渔童》《黑木头》三部曲。昨天我们通过《童年河》了解了赵老师的创作初衷与故事来源,今天就来看看《渔童》中,赵老师又想传达什么样的情感与精神。

有人说,文学创作,是一种回忆。我认同这种说法。但这种回忆,不是岁月的照相簿,也不是往事的录音机。这种回忆,是时光的浓缩,是感情的升华,是思想的积淀。文学创作,是将这些记忆用文字融会成一体。

去年,我出版了儿童长篇小说《童年河》,写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童年记忆。虚构的故事和人物中,有很多真实的童年记忆,有很多亲人和朋友的影子。虽然写的是遥远的年代,但读者还是喜欢读这样的小说,也不觉得小说的情境陌生疏隔。为什么?因为小说虚构的故事和人物中,有我童年生活的影子。写作过程中,记忆中很多场景,很多人物,很多甜蜜的或者苦涩的往事,不断地浮现在眼前,让我感动、心颤,甚至流泪。真实和虚构,在小说中融合成一体。我的同辈人,读这样的小说,也许会心生共鸣,因为他们熟悉那个时代。现在的少年人,大概也不会拒绝这样的小说。因为,不管我们所处的社会和生活状态发生多大的变化,有些情感和憧憬是不会变的,譬如亲情,譬如友谊,譬如对幸福人生的向往。童心的天真单纯和透明澄澈,也是不会改变的。

刚出版的《渔童》,是我的第二部儿童长篇小说,这是我心里酝酿多年的一部小说。

一个男孩和一位教授,在危难中结成生死之交;不同的家庭,不同的人们,互相关心,保持着人间最真挚的情谊——在保护一尊珍贵的明代德化瓷雕渔童的惊险历程中,师生情、同学情、祖孙情、父子情、兄弟情、朋友情,历经人性的深层勘测,仍像一颗颗莹洁的珠子,明亮、闪耀。

小说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那是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却又是一个特别值得追忆、反思、描绘的时代。儿童小说,是以孩子的目光和视野,以孩子的认知能力和情感来观察世界、叙述故事。虚构的小说,不能仅止于展示人间的苦难,如果作者只是满足于向读者描绘一个看不到希望和前途的世界,那不是文学的宗旨和目的,也违背了历史的真实。儿童小说,应该向小读者展现人间的真善美,让孩子领悟生命的珍贵,看到人生的希望。必须要真诚地面对孩子。这是我写作的本心和初衷。

我对记忆中的往事和很多素材仔细梳理并思考,《渔童》的构思逐渐成形。一个孩子,一个教授,在危难中结成生死之交。一件珍贵的瓷器,历经艰险,被孩子保护下来。两个层次不同的家庭,在动荡的时代,互相关心,保持着人间最真挚的情谊。小说中的人物和故事的走向,会让读者感知:人性无法被消灭,知识不会被封锁,艺术的生命总能在人间蕴藏生长。

儿童小说用什么样的语言,用什么样的故事结构,是否需要和我以前的创作做一个切割,用截然不同的风格和方式来叙写,是否要俯下身子,装出孩子腔,以获取小读者的理解和欢心,我觉得没有这样担忧的必要。我相信现在的孩子的理解能力和悟性,真诚地面对他们,把他们当朋友,真实地向他们讲述,他们一定能理解,会感动,使我不至于白白耗费了心思和精力。诚如写了《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的E.B.怀特所言:“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了写,而不是往浅了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只要你的创作态度是真实的,是无所畏惧的,是澄澈的,他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一切东西。

(本文刊载于《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