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星云奖颁布,女性作家连续四年垄断重磅奖项

美国时间5月19日,美国科幻和奇幻作家协会(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Writers of America,SFWA)在美国加州的华纳万豪中心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大会,同时颁布了第54届星云奖各大奖项的得主。其中,美国作家玛丽·科瓦尔(Mary Robinette Kowal)凭借The Calculating Stars摘得了最受瞩目的长篇小说奖。

美国作家玛丽·科瓦尔(Mary Robinette Kowal)

每年颁布的星云奖首创于1965年,表彰上一年在美国出版或发表的科幻和奇幻小说。星云奖的奖杯是一个由透明合成树脂制成的螺旋星云,这个奖项也因此而得名。

在这次摘得星云奖之前,玛丽·科瓦尔已经是多项雨果奖的得主。星云奖经常被用来与雨果奖相提并论,二者合称为“双奖”,堪称科幻艺术界的奥斯卡。先后斩获“双奖”的玛丽·科瓦尔,正在步入科幻经典作家的殿堂。

在科幻文坛崭露头角之前,玛丽·科瓦尔是一位木偶戏职业演员,超过25年的演艺生涯为她在国际舞台上赢得了掌声。从事科幻文学创作后,玛丽·科瓦尔很快得到了读者的认可,她不仅是坎贝尔奖2008年的最佳新人作家,处女作Shades of Milk and Honey还获得了星云奖的提名。2011年,她的科幻短篇小说For Want of a Nail获得了雨果奖。2014年,她的短篇小说The Lady Astronaut of Mars再次荣获了雨果奖。

这次获奖作品The Calculating Stars是玛丽·科瓦尔“女宇航员”系列的第一部,讲述了发生在架空历史中的一场太空竞赛。在玛丽·科瓦尔的虚构历史中,1953年的地球面貌发生了惊人的改变,一颗小行星撞击地球引发了气候灾难。世界各国纷纷投入到一场太空竞赛中,赶在人类灭绝之前在太阳系中寻找新的家园。小说的女主人公是一名曾在二战时期服役的女飞行员,她和伙伴一起努力加入到太空计划之中,成为一名女宇航员。

玛丽·科瓦尔的获奖作品The Calculating Stars

玛丽·科瓦尔“女宇航员”系列的第二部The Fated Sky也已经在今年出版,故事发生在上一部小说的之后几年,这时女主人公已经成功登月,正在着手下一步计划:殖民火星。据悉“女宇航员”系列还有另外两部作品的计划,The Relentless Moon将在明年出版,The Derivative Base 则会在2022年问世。

除了长篇小说之外,Aliette de Bodard 凭借The Tea Master and the Detective获得了中长篇小说奖;Brooke Bolander凭借The Only Harmless Great Thing摘得中篇小说奖; 短篇小说奖的得主则是Phenderson Djèlí Clark创作的建国元勋乔治·华盛顿的虚构故事(The Secret Lives of the Nine Negro Teeth of George Washington)。

中长篇小说奖获奖作品The Tea Master and the Detective讲述了一个虚构的世界,在那里流亡的人类学者和强大的家庭组成了一个环形的栖息地。在这个流动的社会中,物理和虚拟现实重叠,环境会根据对话者的当前情绪改变自己的外观。

中篇小说奖获奖作品The Only Harmless Great Thing讲述的故事发生在20世纪初期,当时美国新泽西州的一群工厂女工人慢慢死于辐射中毒。大约在同一时间,一只印度象在康尼岛被蓄意用电致死。作者用架空历史的方式,把两件事建立了一个巧妙的联系。

除了分设长篇、中长篇、中篇和短篇小说奖以外,今年星云奖还设置了三个虚构类作品大奖,包括最佳游戏写作奖,表彰最佳戏剧呈现的“布拉德伯里奖”(Ray Bradbury Award),以及表彰最佳青少年科幻作品和奇幻作品的“安德烈·诺顿奖”(Andre Norton Award)。

独立电视电影《黑镜:潘达斯奈基》(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摘得了今年首次增设的最佳游戏写作奖。剧本描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年轻程序员试图将自己童年最喜爱的冒险小说《潘达斯奈基》改编成畅销电脑游戏,其中交互式的版本为这个故事设置了五种不同的结局。

《黑镜:潘达斯奈基》剧照

“安德烈·诺顿”最佳青少年科幻奖授予了Tomi Adeyemi 的Children of Blood and Bone。这是一个非洲版的“王子复仇记”,在这个故事里,古老魔法笼罩在西非大地之上。国王无情的命令让主人公失去了母亲。他在一位公主的帮助下寻找消逝的魔法,对残忍无道的王室进行复仇。去年的漫威电影《蝙蝠侠:平行世界》收获了“布拉德伯里奖”最佳剧本奖。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科幻文学领域涌现了大批优秀的女作家。算上今年获奖的玛丽·科瓦尔,星云奖分量最重的长篇小说奖已经连续4年被女作家垄断,而 美国黑人女作家N.K.杰米辛也蝉联了最近三年的雨果奖。今年4月公布的雨果奖入围名单中的21位作家只有4位是男性作家,女性作家在各个类别奖项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以预见的是,女作家依旧会包揽今年雨果奖的绝大多数奖项。这些女性作家在科幻题材上的杰出创作,破除了科幻题材更适合男性作家的刻板印象。

中国作家刘慈欣曾在2015年获得了星云奖的提名。提名作品是英文版《三体》三部曲的第一部,由美籍华人刘宇昆翻译,英文版的名称被译为《三体问题》(The Three Body Problem)。2015年8月,第73届世界科幻小说大会上,刘慈欣的《三体》获得了长篇小说类雨果奖,这是中国人首次获得科幻文坛界的最高荣誉。此外,刘慈欣也多次获得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主办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奖项。

作者:新京报记者 李永博

编辑:西西

校对: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