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重视研发,企业的股票回报就会越高?

  与那些很容易就骄傲自满,固步自封的企业相比,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作为投资对象可以带来更好的长期回报,这是显而易见的。可是,真的知道了创新型企业的回报到底会好出多少,恐怕你还是要大吃一惊。

  野村子公司Instinet旗下的一位策略师汇编的指数显示,去年当中,那些在研究开发方面不惜投入的美国上市公司,其股票的回报率超过了25%,相当于标普500指数整体的近两倍,同时也好于科技股重镇纳斯达克100指数的19%。

  这位指数编制者是Instinet量化投资策略部门负责人麦兹里奇(Joseph Mezrich),他的具体做法是从罗素1000指数当中选出合适的企业,再基于这些公司的研发投入与同行业类似企业的差距给予这些股票不同的权重。

  不单单是去年,麦兹里奇的“创新指数”长期表现一样可圈可点——近十年、二十年和四十年的回溯表现都要明显好于大盘。1990年以来,创新指数年平均回报率20%,而同期内,标普500指数是10%,纳指是15.6%。

  麦兹里奇接受CNN采访时指出,这些数据清晰地证明,与那些首先将资本用来回购股票的企业相比,那些总是持续聚焦于寻找新产品和新成长方法的企业,其股票显然更受投资者的青睐。事实上,回购只能带来一些短期效果。

  “创新是永远正确的。”麦兹里奇表示,“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得不持续面对的抉择就是,该回购股票还是投资研发。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在创新指数当中,科技企业占据了统治性地位——高通、瞻博、FireEye、西部数码和赛门铁克都名列前十大成份股。

  这些公司的创新力度,即便是那些重量级科技玩家如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Facebook和奈飞等也只能自愧不如。这几家都算不上指数的重仓股。

  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那些较小的企业为了和体量大得多,有更多资源投入并购和营销的对手竞争,也只有诉诸持续保持和强化自己的创新力。比如,高通必须面对芯片巨头英特尔,而瞻博的对手则是和自己绝非一个重量级的思科——英特尔和思科都是道指成份股。

  不过,创新也不是科技行业的专利。

  麦兹里奇举出食品行业作为例子,尤其是两家在这方面表现南辕北辙的企业。

  “今年以来,卡夫亨氏股价溃退,而Beyond Meat却高歌猛进。”他解释道,前者重视成本削减远超过新产品开发,而后者却是飞速成长的植物源性食品市场上的佼佼者。归根结底,“一家大力度投资创新,而另外一家没有”。

  Beyond Meat太过年轻,不久前才上市,因此还没有进入指数。不过,指数前二十大成份股当中现在至少已经有了一只来自食品行业的股票,家乐氏。

  2017年,家乐氏收购了广受欢迎的RXBar生产者、初创公司Chicago Bar。与传统的包装谷物食品相比,诸如蛋白棒和坚果膏等新产品的市场成长速度要快得多,而家乐氏这些年来也日益重视后者。

  麦兹里奇指出,这些年来,在卡夫亨氏和金宝汤等传统巨头股价表现挣扎时,家乐氏却居于较为稳固的地位,关键因素正在他们业务焦点的调整。

  麦兹里奇介绍说,他编制创新指数时,最让他吃惊的发现或许就是,居然有那么多老派石油公司也通过了考核。

  比如,在指数当中,原材料板块的占比甚至超过了科技硬件板块,而资本财板块也超过了软件板块。

  农业设备公司爱科集团是指数第四大成份股,而该股与其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迪尔公司的股票表现分野,或许前者的这个身份就是最好的诠释——今年迄今为止,迪尔的股价下滑了10%,而爱科却上涨了20%。

  爱科使用增强现实技术来帮助制造拖拉机,他们的联合收割机现在已经可以通过平板触屏操作。

  指数当中其他可能让人吃惊的成份股还包括石油添加剂公司NewMarket、起重机等建筑设备公司特雷克斯,以及引擎公司康明斯等。(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