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最美的一句词,虽然惊艳了千年,但你最好用不到

纳兰性德,字容若,清朝词人。他生于富贵之家,父亲是明珠,母亲是爱新觉罗氏。但是他因多情才子而流芳于世,你一定或多或少都听过他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唯美的词句一直被人所称道,引用无数。他一生经历的几段凄美爱情故事给了他不少灵感,写出很多著名的词。他一生短暂,(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只活了30年。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用于言说纳兰性德的一生再合适不过了,人如其名,生来贵气的他却愁绪满怀,为情所困。虽然才华横溢,却也难得和爱人相守,短暂的一生诸多坎坷。他虽然官途顺畅,但兴趣却在诗词,学识广博的他因留下不少唯美词句和几段凄美的爱情而为人所知。

01富贵出身,仕途顺畅

古代文人虽说多是高风亮节,“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是潇洒如李白也追求功名,渴望能入朝为官,享受高官厚禄,实现人生抱负。在这方面,纳兰性德的原生家庭给他的起点很高,生于官宦之家的他自幼接受不错的诗文教育,加上他本身就是有才之人,二十二岁的他就考中进士,成为御前侍卫。

这和一生为功名奔走的其他文人对比,纳兰性德可谓少年得志。可以说纳兰性德的起点是别人一生奋斗的终点了。这也得益于他的家世背景,他的父亲明珠是清朝康熙年间的宰相,位高权重。他的母亲光说姓氏爱新觉罗氏就可知道有皇室姻亲了。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又少年得志,御前侍奉,可以想象他之后的锦绣前程。只可惜,世事难料,天妒英才,他英年早逝。

02无意仕途,钟情诗词

从纳兰性德词留下的词当中,我们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位内心情感丰富的词人。鉴于他富贵公子哥的家世背景,清朝当时一般皇家贵族子弟都是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到处寻欢作乐。但是纳兰性德没有带有这些纨绔子弟之风。他爱好诗词,但是写的词读来让人有忧愁之感。这样一位家世得天独厚、仕途顺风顺水的词人能有什么愁呢?

这就要说到他的仕途了,纳兰性德早早考上进士,作为御前侍奉,这个职位不错,能和皇帝近距离接触。但是我们看过宫斗剧都知道,侍奉在皇帝左右得极度小心翼翼又八面玲珑。这份工作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求之不得,但是对性情中人纳兰性德来说就是一种煎熬。每次康熙出行,纳兰性德都得随行,这样的工作做久了,纳兰性德感到十分压抑,如履薄冰。

偏偏纳兰性德又是个多愁善感之人,爱好诗词歌赋。但是不得不从事御前侍卫这个与文学不沾边的工作让他很是郁闷。真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位高权重,纳兰性德却唾手可得;只是这和他的本性和兴趣都不符。于是他的才情都被工作所困,也许真的是物质满足后,人都有对精神世界的追求。

我们可以看纳兰性德一首词: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这首词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忧伤惆怅之情,直白道来,不加掩饰。“我是人间惆怅客”一句道出了内心的惆怅,即使有如诗如画的美景,“雪”“梅”“笛”“月”等都填不满他内心的孤独惆怅。

03凄美爱情,英年早逝

时代历史的客观原因,纳兰性德的职场虽然很顺,但是却不能称心如意,于是他只能在诗词文学中寻找心中的桃源。但是我们知道纳兰的词风哀婉,最美的词都是咏爱情,不得不说纳兰性德爱情经历给了他不少诗词创作的灵感。我们来看看纳兰性德的爱情往事。

相传纳兰性德的青梅竹马是他的表妹,生于皇家贵族有好的有不好的,不好的其中一项就是男子的职业不能自由选择,就像纳兰性德必须考取功名谋求仕途一样;女子的婚事也不能自己做主,就像《红楼梦》中的元春必须入宫一样,他的表妹也需要与皇家联姻为家族谋利,所以他们很快被拆散了。

关于这位女子的记载几乎没有。只有一句“此女入宫,顿成陌路,容若愁思郁结”但是可以知道的是与这位女子的恋爱经历是纳兰性德初次情感受伤,明明两情相悦却只能陌路。

好在命运也不是极其无情,很快另一位女子卢氏走进纳兰性德的生活,这位卢氏的家世也是官宦世家,他们的婚姻源于政治联姻,幸运的是,这位女子能懂得纳兰性德,成为他的红颜知己,他们的婚姻生活也过了一段幸福美好的时光。又很不幸的是,上天并没有让这美好延续多久,婚后4年卢氏产后患病辞世。痛失爱妻的纳兰性德这次真的悲伤至极!

因为家庭的原因,并没有给纳兰多少时间去伤春悲秋,他很快就续娶了第二位妻子,官氏,这位同样是出身官家。不久纳兰性德就纳妾了,由此可知他与第二位妻子的感情不似和原配卢氏深厚。小妾沈宛是江南人,同样身负才名,经纳兰性德的好朋友引荐两人认识,但是相爱的两人不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因为沈宛是汉族人,当时满汉不能通婚。这段感情以沈宛回乡告终。

由此可见,纳兰性德钟爱的女子不是早逝就是不能在一起,可以相守的两人却又不是真爱。这几段感情都不得善终,特别是和正妻卢氏的爱情让人感伤。后来康熙二十四年,本酒抱恙的纳兰性德和朋友一起相聚喝酒,酒后一病不起。去世时才三十岁!英年早逝,令人叹息,留存于世的词有300多首,内容多为爱情友谊、边塞江南等。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首《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词文大意:刚认识意中人的时候都是温馨甜蜜,如今却轻易变心,还说爱人之间就是容易移情的;杨玉环和唐明皇在长生殿也许下过生死相依的誓言,后来还不是生离死别。但是你比唐明皇更薄情,因为他总归许下过诺言。

这首一首拟古之作,以女子的口吻来控制男子的薄情。其中又回忆了两人初见时的美好,其中“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一句被后人引用无数,多用在爱情不复当初美好的时候发出感叹。对于这位多情才子的生平经历,真是让人可惜可叹!你是否也生出过“人生若如只如初见”这样的感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