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角色或将成为男演员转型最佳选择?

关注电视行业,分享精彩剧评!

作者|爽子

近日,据德塔文待播剧景气指数显示,由五百执导,王千源、鹿晗等人主演的轻科幻悬疑剧《在劫难逃》已连续7日夺冠,而在“宣传接受点”一栏,鹿晗的名字赫然在列。显然,据日前《在劫难逃》网络曝出的鹿晗将首次出演“白天救人的医生vs晚上杀人恶魔”双重属性角色的消息来看,市场对他此次在《在劫难逃》中的反派人物呈现是相当期待的。

无独有偶,随着一向以阳光少年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鹿晗出演反派角色消息的迅速传播,这也引起了网友们的集体狂欢,纷纷大开脑洞,迅速拟写了“适合出演腹黑的斯文败类男星剧本”:刘昊然是毒舌邻居家弟弟、白敬亭是高冷推理社社长、吴磊是腹黑人气男星、杨洋是隐藏杀人狂未婚夫。此剧本一出,引起了很大讨论。“弟弟们的戏路如果这样书写,该有多带感!”的声音层出不穷。

的确,对标国内新生代男演员们的戏路,反派角色好似一个禁区,不仅长久以来鲜少有人尝试,反观他们的戏路目前仍然大多停留在青葱少年、霸道总裁等演绎层面上。不过,身处新鲜血液高频度迭代的演艺圈,面对各自的演艺瓶颈和转型困局,反派角色真的是新生代男演员们的演艺雷区嘛?也未必如此。

反派看演技,

实力派新生代演员转型好选择

对于以演技为立命之本的演员来说,戏路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反而是愈加多元化的角色塑造能力却能够体现一个演员的演艺素养。于是,反派角色就不失为一个能够集中体现演员演技的重要戏路。

随着近几年诸多华妃、前夫哥、尔晴等反派人设的走红,观众对于反派角色的包容力显然正在逐步上升。所谓“反派看演技”,尤其是对那些苦于寻找突破自身演技瓶颈的实力派新生代演员来说,能够出演一个出彩的反派角色,不止是对演技的磨砺,更是一个转型的好机会。

不同于过去影视剧中对反派形象设计得过度阴郁或单纯性的邪恶,近些年,不断有反派角色被赋予了更具魅力的个性而备受瞩目,演员也随之收获了大批拥趸。比如《独孤天下》中徐正溪饰演的宇文护,《天乩之白蛇传说》刘学义饰演的斩荒等等。他们或原本为平凡、善良普通人,或因遭到迫害或意外而变得走投无路,从而萌生邪念走上不归路。影视作品中开始着力刻画反派复杂性格特征的手法,反而令其角色形象显得更加真实而富有感染力,这对演员在后期的表演呈现上提供了很大的施展空间。

同时,一部优质的影视作品,其立意和主旨很多都需要与人性和现实进行勾连。立足观众审美日趋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关于影视剧中对于人物角色的探讨,很多时候其实也是关于人性和社会伦理的讨论,比如《我的前半生》中聚焦的婚姻话题、《都挺好》中聚焦的原生家庭话题等等。而区别于正派角色一向浩然正气和积极乐观的属性,反派角色有时反而更加“接地气”,具有真实感,人物也更佳立体鲜活。而这种鲜活的人物形象无疑十分利于演员们积累人气,比如《人民的名义》中的高育良、祁伟同的饰演者许亚军、张志坚,《香蜜沉沉烬如霜》中饰演润玉的罗云熙等等,随着剧集的热播,他们的人气也不断攀升。显然,反派角色具备着很高的辨识度,易于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当然,一个好的反派,对剧作水平和演员的要求都是相当高的。反派的呈现一定程度上为一部剧提供了很高的观赏价值。无论是早期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安嘉和、《征服》里的刘华强,还是后期《甄嬛传》中的华妃、宜修皇后,抑或是近期热播的《都挺好》中的苏明成、苏大强。有了他们的凸显,剧中人物才得到了反衬和升华,而在这些脍炙人口的角色给观众茶余饭后锻造诸多话题的过程中,这些拥有着演技精湛的演员也被观众们所熟知。

无疑,将反派在剧中的表现刻画得入木三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此,能够成功将一个反派角色塑造得成功,从侧面来说,也是实力派演员的一个印证盖章。

反派是把双刃剑,如何正确利用?

长久以来,业内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对演艺圈的新生代男演员们来说,28-30 岁就是一个‘关卡’。”面对而立之年的关口,从年龄层面上说,这些新生代男演员已经很难再被称作为“鲜肉”。处于这个比较尴尬的年龄层面之中,转型成为了许多男演员迫在眉睫的任务,很明显,只有拿出代表作,才能被认可,从而向“实力派”迈进。但平心而论,转型说起来轻松,但也并不是说转就能转的。聚焦出演反派角色破局这条戏路,需要的除了演员本身的演技基础,做好转型后的心理准备,挑选角色和剧本的眼光更是保证他们顺利转型的关键所在。

有目共睹,演绎反派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角色演得出彩了很容易被人记住,也很容易突破自身累积代表作品。但坏处是,形象塑造得太深入人心后,承受的压力也很大,有的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自己的观众缘,甚至还会遭受无数不堪入耳的骂声。比如《回家的诱惑》中饰演洪世贤的凌潇肃的“渣男”形象、《延禧攻略》中饰演太监袁春旺的王茂蕾的“阴狠”形象等,他们或多或少都曾因为饰演的反派角色太过“招人恨”而遭受过不同程度的网络暴力。

当然,作为坐拥万千粉丝的新生代男演员,偶尔个反派角色并不会沦落如此境地,但若算上损失的路人缘和部分流量,对其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同时,市场和粉丝对于新生代男演员的期待和角色定位是否符合的问题也是新生代男演员在接演反派角色上值得思考的一点。由于基本上每个演员在出道前,公司都会为其量身订造特定的形象,并以这个成为吸引粉丝和观众眼球的卖点。出演反派角色后,市场对于演员们的形象和角色心理落差,观众和粉丝是否能为其买单,目前来说也尚不可断言。尤其是对那些本身演技薄弱的演员来说,为了博曝光度和讨论度出演反派角色,无疑是一种暴露短板的行为。

最后,值得一提的一点,新生代男演员们由于流量高、资源好,因此他们手上能够接触到的项目数量也很多,但这种数量多往往也意味着项目质量的参差不齐。目光如炬地挑选出从制作公司、主创班底、角色张力等多个维度去筛选优质的角色剧本,显然也是一门学问。角色挑选的失败虽然短期内对演员造成不了什么明显的影响,但长期来看,难免会对在演员的口碑和市场号召力有所折损,而这种情况在好莱坞尤其明显。如果一个处于上升期、极具潜力的男演员主演的一部大制作影片遭遇了票房滑铁卢。那么,很快就会沦为二线。选剧本眼光的不“在线”,或者表现不出色扛不起票房,都是转型路上的雷区。

反派角色转型背后,各自有各自的焦虑

作为90后超人气顶级流,鹿晗出演反派角色消息之所以能够引起强烈关注,其背后除了昭示着国内新生代男演员们转型的决心,同样地,也显露着这个群体的焦虑。聚焦国内新生代男演员们的市场表现,其实从近年来他们各自作品来看,总的来说并不算乐观。首先,对比当前新生代演员们的演技基础,均不算十分扎实,距离一线演员和演技派大咖来说,还有很大一段的追赶距离。且目前他们的核心优势其实依然是靠颜值和粉丝基础来支撑,但伴随着近些年来影视剧全面启用新人演员的大趋势,越来越多新人演员开始凭借作品走红,新生代男演员们可以说是腹背受敌,资源竞争更加的激烈,而这也是他们纷纷寻求转型的原因之一。

当然,聚焦目前正在转型期的男演员,也并不是没有成功的案例,李易峰和张艺兴算是其中比较成功的两位。作为初代四大顶级流量之一,李易峰2018年率先踏出了转型这一步,其凭借在《动物世界》中的对郑开司一角的演绎,得到了许多大家对他演技的夸赞。虽然凭心而论,在《动物世界》里他的表演并不算十分突出,但相对其过往偏流量的戏路来说已是一大进步。也因此,有很多业内人士对他接下来的表现提出了期待,希望他能够继续磨炼演技,早日彻底完成实力派演员的转型。

而张艺兴,虽以男团成员身份出道,在音乐舞蹈方面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活跃度,在2018年黄渤自导自演的电影《一出好戏》中,张艺兴饰演的马小兴却以腹黑角色让观众看到了他在演技方面的磨练和进步,而这也被业内认为是他从偶像到实力派转型的一个开始。

很明显,面对艰难处境,国产男演员们已经意识到了转型的重要性。

结 语:

新生代男演员们纷纷转型之路并非一蹴而就,优质的反派角色也更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以鹿晗为首的新生代男演员出演打破模式化印象尝试反派角色的举动,可以说是男演员们立足现状,对自己戏路的重新规划。而找准自己在圈中的发展方向、对准擅长领域也都是重要的参考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