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笔记《雷州盗记》:好像一出老版《让子弹飞》

1

清代张潮的笔记《虞初新志》卷五,摘有徐芳的《雷州盗记》,好像一出“现代版”的《让子弹飞》,不,其实应该是老版,故事比《让子弹飞》早发生好几百年呢。

雷州地处广东偏僻之处,崇祯初年,有个南京人,以部曹(京里的司官)身份出任雷州太守。太守上任途中,船过长江,遭遇盗贼,这伙人知道是太守,就将他杀了,并将太守的随从也一并杀掉,独独留下太守的妻和女。这伙人选出他们中间一个最聪明的人,装作太守,拿着公文去上任,其他人则装作随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到雷州已经一个多月了,这假太守甚为廉洁,并干了好多事,州内形势一片大好,老百姓都互相庆祝,认为来了一个好官。太守的部下及监司使也都认为假太守非常不错,并到处称赞。

没几天,假太守颁出一道禁令:禁止旅客。他所管辖的地方,不能接待一个南京人,不然,即便是太守最亲近的人,也要受到惩罚。于是,雷州的老百姓越加认为,这个太守真是清廉,将自己的人管得这么紧。

没过多少时间,太守的儿子来了,他到雷州地界,竟然找不到住的地方,没有人敢留宿他。太守儿子就很奇怪,问原因,说有这样一道禁令,心里越发疑惑。

第二天早晨,假太守出来了,儿子在路旁观察,不是他父亲,但他问到太守的籍贯、姓名,都和他父亲一样。儿子突然明白:唉,这是碰到强盗了呀!但他不敢发声。

太守儿子秘密去见监司使,监司使这样告诉他:先别声张,我明天请“太守”吃饭,你出来见他。监司使还派下属将太守府包围起来,并在吃饭地方埋伏武装的士兵。

第二天,“太守”进来拜见监司使,监司使请他喝酒,并让太守儿子出来对质,“太守”自然不能辨认。监司使现场发飙,揭穿了假太守的面孔,“太守”很难堪,想要起来作乱,但埋伏的士兵一下子冲进来,将“太守”活捉。那些包围太守府的士兵,也冲进府里捉拿其他盗贼,数十盗贼群起而斗,都逃跑了,只抓住了六七个。

按法律定案,戴上枷锁,送往南京杀头。到这时,雷州的百姓才知道,原来这个太守是个假太守,他们是一群强盗。

2

作者徐芳,引了“东陵生”的感叹:

真是怪事啊,强盗竟能做这样的太守。现在的太守不是强盗,但他们的行径,很少有不像强盗一样的,这还不如用强盗做太守。这个假太守,是个强盗,但他太守做得很好,胜过了其他真太守!

盗贼绝对要杀,因为他们杀人越货在先。

但如果撇开这个大前提,就太守这个官职的本义而言,话题却是有些嚼头的。一州之最高长官,应该是百姓的公仆,恪尽职守是他的本分,清正廉洁是应该的品行,这几点,假太守都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不然,百姓不会称赞,官员不会称赞,驻地的上级机构更不会称赞。

假太守虽然小智,但他的禁令却一箭双雕:明里,自己的家乡人,不仅自己不照顾,也要求百姓及其他人不要因他的面子而照顾,不揩雷州百姓的油;暗里,有效防范南京认识原太守的人,只要没人认识假太守,就会平安无事。

想来,原太守的妻女都被牢牢软禁,否则,也有机会揭穿的。

更难的是,假太守一人还好,那一群跟着的盗贼,有很多机会露马脚而未露,实有些不简单。从中我们可以想象,假太守们,晚上门关起来,和他的兄弟们,一定没少开会研究,如何保持官吏的身份,如何做得比官吏更像官吏,绝对不能见财起意,见色起意,坏了做官的好梦。

3

著名作家马识途著有长篇小说集《夜谭十记》中有《盗官记》,讲的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国民政府卖官的故事。故事由一个引子和一个内核组成:

引子:有一年,新县长上任,下船时失足,掉恶浪里找不见了。跟来的会计和县长太太、师爷一商量,太太拿出委任状,师爷冒充县长,大家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去上任了,因为内幕不好说,这个县长本来就是会计的钱庄老板赊账给县长的,会计是来收回本利的,县长死了,钱还是要收回。

内核:这件事,给了土匪张牧之(张麻子)以重大启示,他率人打劫了前面那个假县长,也花钱买了个县长当当。张在当县长期间,为老百姓做了好多事,人们都称他为“张青天”。因他报仇心切,被人识破,最后和仇敌黄大老爷同归于尽。

导演姜文将小说改编成了电影《让子弹飞》,变成了更好看的故事:北洋年间,中国南部,土匪张牧之劫了新上任县长的火车,遇见行走江湖的大骗子老汤,张自充县长,老汤做师爷,他们带着一帮弟兄,去鹅城上任,和恶霸黄四郞斗智斗勇,故事曲折,趣味横生。

这也就是说,买官卖官,中国古代一直延续,只是,出钱给朝廷,名正言顺,而后来的世道混乱,吏治失范,好多卖官的钱就落到了个人的腰包里。

买了官,是要收回成本的,所以有跟着来的会计。贪官们如此拼了命地收钱、捞钱,也有成本因素,送出去那么多钱,不甘心。

4

马识途的故事也是创作,素材却来源于真实的历史。这个故事,一直到他七十多岁才出版。2016年12月,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我在名单里看到,马老已经102岁,是本次大会年龄最长的作家。

真太守不如假太守的言论,我相信在雷州的民间舆论场一定广泛存在。这就给那些真太守们,以及许许多多的真知县、真巡抚等一系列的官员们,敲响了重重的警钟,一味为了自己当官,注定要贪,那还真不如来个假太守,因为假太守脑里还有根弦时刻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