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7,你们对辐射一无所知

  看完之后一身冷汗

  大家好,我是大仙儿。

  有一种恐惧叫它已发生许久,但当你再一次回顾的时候,还是会感到那种刺入骨髓的深寒。

  今天大仙儿要推荐一个剧。

  看过之后,大仙儿默默地点了一支烟。

  只有这样,才能从这个剧所制造的氛围中挣脱出来。

  对,说的就是它。

  《切尔诺贝利》

  同样是HBO出品,《切尔诺贝利》跟同门师兄不同,走的是迷你剧路线。

  只有5集,大仙儿看过2集之后,已经没有勇气再往下看了。

  5集就决定了它短小精悍。

  在IMDb的剧集评分排行榜上,它排名第四,被第八季拖了后腿的《权游》未进前五,居第六位。

  “切尔诺贝利事故”就算不知道细节,也应该从报纸、杂志、纪录片,甚至自媒体文章里看见过。

  当看到有人以剧集的形式演出来的时候,还是不免心有余悸。

  苏联一共动员了10万军队+40万平民,科学家、工程师、医生、护士、工人从苏联各地赶到切尔诺贝利。

  这不亚于第二次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不仅要保卫苏联,还要保卫整个欧洲。

  而几乎所有人,其中包括被疏散的难民,只要是核泄漏在场的人,一生都要遭受放射线辐射的折磨。

  在第2集结尾,为了避免反应炉中的核燃料与下面水槽中的水接触,产生二次爆炸。

  时任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调查委员会主任委员勒加索夫院士需要三个人去反应炉下面开闸放水。

  不管是谁去,都必死无疑,很多人不愿意去,还是有三个工程师冒死去了。

  大仙儿想不出除了英雄以外,该拿什么来称呼他们。

  这三位分别叫安纳南寇(Ananenko)、贝兹帕洛夫(Bezpalov)、巴拉诺夫(Baranov),向他们致敬。

  没有他们的牺牲,后果难以想象。

  2005年,国际原子能机构、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发展署共同公布了一份报告。

  在1986-1987年,20万应急工人、11.6万撤离人员以及最严重的污染地区的27万居民中,因辐射死亡的人数为4000人。

  包括:

  死于急性辐射症候群的工人50名

  死于甲状腺癌的儿童9名

  死于辐射诱发的癌症和白血病3940名

  苏联处理核事故一共花费了180亿卢布,在没解体之前,卢布可比现在值钱多了。

  当时,1卢布=1美元。

  截止到2006年,有9.3万人因为核事故引发的癌症而死亡。

  好,那就到这个剧里,看一看这次灾难的始末吧。

  01

  1986年4月25日

  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普普通通的一天。

  随着一声巨响,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四号反应炉爆炸了。

  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控制室中,工作人员十脸懵逼。

  请记住这张脸,迪亚特洛夫——核电站的副总工程师,罪人。

  在第一时间,他并没有想办法对灾难进行正确处理。

  一开始,身为负责人的他,就把责任往外推。

  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决定撒谎、推责。

  他也知道一个低阶伦琴探测仪的上限是3.6伦琴,继续扯谎。

  因为事关重大,他不得不把厂长找来。

  一场龌龊的戏码就此上演,厂长最关心的是如何向上头交代。

  副总工程师迪亚特洛夫与总工程师福明互相踢皮球。

  副总工程师说,一切都是按照总工程师的设计运作的,没我什么事。

  总工程师说,那还不是因为你的骚操作捅了篓子。

  迪亚特洛夫把3.6伦琴这个假数据告诉了厂长。

  厂长毫不怀疑地就相信了。

  说的话跟迪亚特洛夫一模一样,3.6,不好也不坏。

  大家知道么,在正常情况下,大气中的反射量只有0.000012伦琴;普通人一年可以承受的最大辐射是0.1伦琴。

  那么,核电站爆炸之后,周围是多少伦琴呢?15000伦琴。

  也难怪,当勒加索夫在接到电话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赶快撤离。

  当厂长与迪亚特洛夫开完小会之后,他找来了很多领导开大会。

  人性的龌龊才刚刚开始。

  厂长向会上的各位领导保证,是因为水箱故障,导致了4号反应堆的厂房损坏,发生了火灾。

  他接着说,因为核电站在苏联是高级机密,不能让外界知道。

  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应该把市民疏散。

  大家争执不下,一位在边上旁听的显然官阶要高他们很多的老人发话了。

  你们记得这叫核电站的真名是什么?

  弗拉迪米尔·伊里奇·列宁核电站。

  什么意思?

  要有信心,要战胜恐惧,同志们。

  要为人民着想,他们要是看到街上都是警察该多么害怕。

  所以,必须封锁城市,谁都不能离开。

  这还不够,要把电话线切断,不能让人民破坏自己的劳动成果。

  就在他们在这想尽办法,把真相捂住的时候,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了。

  02

  你们对辐射一无所知

  就在爆炸发生之后,还有不少市民跑去围观。

  而这时候,他们本该被第一时间撤离。

  当有着高辐射的放射尘把他们包围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而这时厂长他们开的秘密会议,却要断了这群市民的生路。

  辐射到底有厉害,剧里有非常直观的体现。

  迪亚特洛夫不愿意自己去现场,就派了两个实习生去现场。

  在路上 碰到了一个工作人员,这个人就帮他们把通向反应炉的大门打开。

  请注意,这个壮汉是用右胳膊、右腿把门撑开的。

  几分钟之后,与门接触的部位就开始大面积溃烂、出血。

  跟他命运一样的就是那些赶往现场的消防员。

  有一位消防员,在现场随手拿起了一块石墨碎片,没过多久,手就开始严重溃烂。

  实际上,这群在现场的消防员,有两位当晚就去世了,随后又有28人,因为辐射而病故。

  就连他们穿的衣服,都具有高辐射性,当他们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医生们脱掉了他们的衣服。

  就这么一会功夫,医生、护士们的手就已经遭受辐射了。

  就连说“3.6,不好也不坏”的副总工程师同志,也遭受辐射,被送往莫斯科医治。

  当时,全苏联只有一家医院专门治疗辐射病——莫斯科第六医院。

  03

  五年后,我们就死了

  这句话是在现场开始善后工作的勒加索夫院士对薛必纳副主席说的。

  听完这句话,薛必纳副主席一屁股瘫坐在了沙发里。

  而就在几天前,他可是另外一个模样。

  作为一个老官僚,他也选择相信3.6伦琴那一套,没什么可担心的。

  而勒加索夫显然要清醒很多,他认为现场的伦琴指数要远远高于3.6。

  他在开会的时候,做了一个比喻。

  铀235的每一个原子如同子弹,以光速穿透路径上的一切物体。

  每公克铀235有几十亿、几兆颗这种子弹,而切尔诺贝利有三百万公克铀235。

  这时候的薛必纳还是不相信,等他到了现场以后,他发现不是3.6伦琴,他们拿了一个上限200伦琴的仪器测量,当场爆表。

  怎么办?

  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用硼和沙子来灭火。

  要多少呢?

  5000公吨。

  这些硼和沙子只能一点一点地用直升机撒在炉心的周围。

  而且不能飞到炉心上面,为了飞行员的安全,必须在离炉心十公尺的距离投撒。

  如果误飞入炉心会如何呢?

  机毁人亡。

  你们知道辐射量有多么恐怖么?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一小时的辐射量,相当两颗广岛原子弹的威力。

  勒加索夫错误估计了危险性,实际情况是当时已经迫在眉睫了。

  他们离反应炉的第二次爆炸,只剩下48-72小时。

  如果发生了爆炸,会把切尔诺贝利方圆30公里内的一切夷为平地。

  另外三部反应堆一同爆炸的话,扩散范围将达到两百公里,杀死基辅的全部人口,以及明斯克的部分人口。

  苏联、乌克兰、拉脱维亚、立陶宛、白俄罗斯、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东德将全部受到波及。

  乌克兰与白俄罗斯一百年内不能住人。

  这就是切尔诺贝利的真相。

  后三集应该会交代苏联如何争分夺秒地去时间赛跑;在这赛跑的过程中,会有多少人失去生命。

  大仙儿以前看过一个纪录片,里面讲在现场的士兵,伏特加敞开了喝,一人一天1500克。

  那些去反应炉的石棺上工作的人,一人授予一张证书,外加100卢布的奖金。

  付出的代价或是终身残疾,或是不久于人世。

  现场的领导们,想的都是自己的乌纱帽。

  你们知道,过了多久,苏联政府才允许外媒去切尔诺贝利报道么?

  8周。

  领导在哪里发光发热呢?

  他们还想得到嘉奖?他们只会遗臭万年。

  在核事故的两周年,勒加索夫上吊自杀了。

  这也是本片的开始,从他的话中,我们得知,迪亚特洛夫没有被判死刑,只被判了十年。

  而迪亚特洛夫的谎言,让苏联、乌克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当然,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当初”,大错已经铸成。

  就像第一集结尾处,那只从高空坠落在地的鸟一样。

  谁来为那里曾经鲜活的一切负责呢?

  - F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