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大战后遗症,康达尔8750万去向成谜

记者 | 罗强

经过股权大战之后的康达尔,留下了诸多“后遗症”,首当其冲便是“抹不平”的帐。

5月21日晚间,康达尔回复深交所问询函,详细解释8750万元逾期未收回投资款的问题。由于这笔款项去向成谜,导致审计机构对康达尔2018年年度报告出具“保留意见”,这可能再次将康达尔推入退市的边缘。

8750万元未收回投资款主要涉及三笔款项,第一笔投资款为康达尔于2018年1月向深圳君合民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合民汇”)支付的1500万元合作意向金;第二笔为2018年3月向深圳前海光信创新并购投资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前海光信”)支付的5000万元委托投资款;第三笔2018年8月以商务顾问费用名义,向深圳市启晖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晖投资”)分2笔转账支付3000万元和600万元,用于山海上园预付投资款。

今亿元的投资款有的“师出有名”,有的则毫无逻辑。康达尔称,第一笔投资款指向寻找优质农业并购项目,但合作期限到期后未退回合作款;第二笔投资款指向投资“深圳城市更新类项目”,后续前海光信退回投资款1350万元以及投资收益38.5万元;第三笔款项的支付未找到任何相关协议,启晖投资持有君合民汇40%的股份。

康达尔将问题甩给了公司前董事长罗爱华等人,他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等案仍在审查起诉阶段。上述第一笔款项承接方君合民汇公司主要人员,也因涉嫌其他刑事犯罪已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康达尔的年审会计师给出结论,无法判断康达尔与前述三家公司是否具有关联关系、前述三笔对外投资是否属于关联交易,是否构成公司对关联方的财务资助;也无法判断逾期未收回的8750万元预付投资款是否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会计师同时反馈,与康达尔公司管理层沟通,但管理层未能提供以上投资事项及投资款的商业理由及商业实质,以上逾期未收回投资款的可收回性评估。

根据深交所的规定,上市公司年度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否定意见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之后上市公司年度财务报告再次被出具否定意见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其股票应暂停上市。

康达尔2017年年度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2018年年度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康达尔尽管逃脱了暂停上市风险,但仍必须尽快消除审计障碍。一方面,这取决于康达尔前管理层罗爱华、李力夫、张明华三个人的涉案有一个基本结果;另一方面,就算没有结果,康达尔也需要和公安局沟通相关信息,明确主要涉案金额,给会计事务所创造解决审计问题的前提。

从2013年起,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与康达尔原第一大股东华超集团开始股权争夺,最终京基集团成功控制康达尔,并进行一系列加强实质控制工作。

京基集团的强势并购,旨在谋求控制康达尔丰厚的土地储备。此前终止了与中建一局239亿元的“天价”合同,紧接着便将地产项目委托给京基集团“操盘”。

公告显示,康达尔聘请京基集团旗下京基地产为旗下楼盘山海上园二期2、6、7栋,以及山海上园三期、四期开发建设提供全过程综合管理服务及全案策略营销与销售服务,可售建筑面积约33万平方米,货值上百亿元。

此次交易,康达尔将支付两笔费用,第一是建设管理费,即“代建费”按项目开发建设总价的5%结算;第二是销售佣金,由销售收入总金额的5%加超额收益组成。

上述费用符合市场行情,但在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也意味着京基地产正式“托管”康达尔旗下的地产项目,并将“京基地产”品牌与康达尔进行“捆绑”,康达尔后续再无独立开发房地产项目的能力。

深交所的问询中,还涉及到康达尔营业收入确认节点、财务状况、京基集团质押率、同业竞争等问题,这也倒逼未上市的京基集团公布了一系列核心数据。

截止2018年末,京基集团总资产不低于500亿元,年度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77.17亿元。京基集团持有康达尔41.65%的股份,其中大部分持股已质押,质押融资余额为20.34亿元。

截至5月22日午盘,康达尔股价约为19.09元/股,总市值约74.6亿元,较高峰期市值已“腰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