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小品演员的“春晚第二舞台”?

导 语

春晚能让一个人一夜成名,短视频将成名时间缩短至15秒,这是时代的变化。

作者|叩敏

来源|犀牛娱乐

“用两个字形容一下什么是爱情。”

当其他人纷纷写下“甜蜜”、“浪漫”时,只有一人写下了“瓶邪”,众人不解,他却有理有据地解释:“两个人,并肩在屋檐下,说着两个人的情话,别人谁也听不懂。”言毕,掌声雷动。

这段搞笑视频来自抖音账号“暖男先生”,在抖音站内收获了124.5万赞,在微博上经由营销号转发也爆火。而这位“暖男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小品演员郭冬临。

当人们对小品演员的春晚印象根深蒂固之时,殊不知他们正悄然发生蜕变,搭载短视频的快车道进入春晚之后的“第二春”。

小品演员入驻短视频平台,背后其实隐含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语境,即春晚正在被年轻人“抛弃”,从每年必看到年年吐槽,春晚的收视率和观众口碑持续走低,春晚小品也被观众批评“太尴尬了”、“一点都不好笑”。

一边是春晚的内容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需求,一边是越来越多丰富的娱乐方式取代了春晚,如看电影、游戏、直播等,其中短视频的崛起尤为明显。2018年春节期间,抖音的日活用户由不到4000万直升至7000万,那些“抛弃”春晚的人似乎找到了“新欢”。

这一衰一兴,似乎就奠定了小品演员从春晚舞台走向短视频平台的基调。

“暖男先生”郭冬临

“老顽童”潘长江

刚在2019年央视春晚演完小品《爱的代价》的郭冬临,摇身一变,成为了抖音新晋网红。

3月18日,以郭冬临为主角的“暖男先生”账号发布了第一条视频,以反转的剧情讽刺了嫌贫爱富的社会现象,这条视频获得了337万点赞、21万转发、近10万条评论,抖音平台空降小品大拿,无不令抖音网友欣喜,“郭老师太可爱了”、“每天都像看春晚”等评论不绝于耳。

根据短视频工场数据显示,“暖男先生”是3月份涨粉最多的达人,狂揽883万粉丝,“暖男先生”在快手上也同步视频,同样以560万的新增粉丝成为平台增速第一。4月份,“暖男先生”粉丝增速依然不减,位列榜单TOP3。

能在不到两个月时间能收获如此多的粉丝,足以说明郭冬临的观众缘,几十年春晚舞台积攒下来的好口碑在短视频平台得到释放。

截至5月14日,“暖男先生”在抖音上发布作品57个,粉丝数达到1435.8万、点赞数9859.5万,平均每条视频有172.9万点赞。

郭冬临的“暖男先生”俨然成为抖音的一个IP品牌,其呈现的方式是有剧本地表演,稳定输出郭冬临性格好、脾气好又有幽默感的暖男形象。相比之下,潘长江在抖音则偏向个人化的生活场景,短视频成为老艺术家纪录生活的载体。

潘长江在抖音活像一个“老顽童”,各种趣味玩法不在话下。在热门特效道具“侠客”中,潘长江将好端端的侠客拍成了“采花大盗”,逗乐了抖音网友,该条视频获得了82万点赞;“复制人”道具中,潘长江戴上一副黑色圆墨镜,做出搞怪动作,场面非常魔性。

截至5月14日,潘长江在抖音上发布了60个作品,粉丝达到1450.7万、点赞数8364.8万,并多次登上抖音热搜和最热视频榜。

当春晚不再是小品演员的归宿

在偶像明星不像今天这么红的时候,小品演员才是真实的流量担当,陈佩斯、赵本山、赵丽蓉、黄宏、蔡明、宋丹丹、潘长江、郭冬临……几乎个个家喻户晓。春晚巨大的造星效应,让小品演员名利兼收。

1993年,郭冬临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与张慈、意大利人法比奥合作小品《市场速写》,彼时郭冬临还顶着一头乌黑的秀发,尚未确立个人风格。4年后,郭冬临在小品《过年》中演了一个从乡下进城里看媳妇的丈夫,憨厚朴实,找到了适合的形象。

进入21世纪,郭冬临的郭子成了春晚的常客,他是胆小怕事又善良老实的好丈夫,也成了“妻管严”的中年男人代表。观众最羡慕的是,每一年,郭冬临都能换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从蔡明、周涛、金玉婷,到牛莉、刘涛,“铁打的郭子,流水的嫂子”。

后赵本山时代,春晚只剩下郭冬临、潘长江、冯巩“三巨头”。这个光头、虚胖的中年男子,成了小品界的扛把子,演绎着普通人的家长里短,在舞台上给观众带来欢声笑语。而春晚中的形象也下沉到生活中,郭冬临接的广告也大多是居家类的大众产品,如汰渍洗衣粉、健胃消食片等。

与郭冬临同为春晚常青树的潘长江,比郭冬临早出道7年。1986年,潘长江与赵本山合作了《大观灯》,两人因此一炮走红,火遍整个东北地区。但真正让潘长江火遍大江南北的是1996年他在春晚上演的《过河》,里面唱的“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妹妹对面唱着一支甜甜的歌”成为经典。

顶着“豆包头”、身材矮小的潘长江活跃在春晚舞台长达二十余年,近几年潘长江与蔡明搭档,出演了2013年的《想跳就跳》、2015年的《车站奇遇》、2016年的《网购奇遇》、2017年的《老伴》、2018年的《学车》,以及2019年与首登春晚的葛优合演的《“儿子”来了》,潘长江成了“老年队”的一员,与“老伴”蔡明嬉笑怒骂、插科打诨。

小品演员对春晚舞台的依赖性很强,虽然他们也会出现在影视剧中,但在里面的存在感比不过春晚的一晚曝光,观众对他们的第一印象永远是春晚舞台的形象。而随着新一代喜剧人的登场,以及春晚的日渐式微,老一辈艺术家走向了“英雄迟暮”。

2012年,开心麻花团队登上春晚舞台,小品《今天的幸福》让观众记住了那个“贱贱”的郝建,郝建也成为沈腾最初打响知名度的角色。随着开心麻花因《夏洛特烦恼》声名鹊起,每年春晚期待开心麻花小品也成了新常态。

除此之外,贾玲、乔杉、岳云鹏等在年轻观众中人气较高的喜剧人,这些年挤占了春晚舞台。老一辈艺术家的小品被吐槽“越来越不好笑”,今年春晚就因“笑果”不足砍掉了冯巩的小品,与年轻观众喜好的偏离是很大的原因。

当春晚不再是小品演员的归宿,他们急需去“晚会”化,寻找到新的与观众近距离接触的方式,否则新旧迭代加速,新喜剧人很有可能将他们“拍死在沙滩上”。短视频的异军突起,让小品演员看到了新的希望。

根据抖音公开数据,截止到2019年1月,抖音国内日活用户突破2.5亿,月活用户超过5亿,并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庞大的流量池,对小品演员保持长期热度非常有利。

小品演员缘何成为抖音网红?

小品演员与流量明星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除了春晚鲜有其他曝光,负面新闻少,口碑好,观众认可度高。相比毫无名气的素人,小品演员进入短视频天然具有优势,较高的国民度和明星效应保证了他们的内容有源源不断的流量。

他们之所以能在短视频开启“春晚舞台第二春”,和观众的怀旧情怀、自身的喜剧天赋、背后的团队运作分不开。

首先是观众对小品演员有着特殊的情结,这些小品演员几十年如一日出现在春晚舞台上,陪伴了几代人的青春,看到这些熟悉的脸庞就能想起他们曾经演过的经典小品。怀旧情怀形成的聚拢效应很明显,靠刷脸就能刷出流量。

虽然有很多小品演员早已退出春晚舞台,但人们依然怀念他们。如曾经的“小品之王”赵本山,2011年之后就没有出现在春晚舞台,时隔7年时间,2018年赵本山的女儿在抖音上发布了和父亲表演土味情歌《我要送你99朵玫瑰花》,影响力巨大,点赞量达到了惊人的1532万,评论有23万,很多网友留言“看到本山大叔就点赞了”、“本山大叔身体还好吗”、“想念本山大叔”。

在隔壁的B站,赵本山也成了网友的快乐源泉,去年一首《念诗之王:改革春风吹满地》火爆全站,播放量达到3659.9万。视频以赵本山历年的小品片段剪辑而成,形式是当下年轻人喜欢的鬼畜,尽管赵本山阔别春晚舞台多年,但依然扮演着娱乐年轻人的角色。

其次,小品演员自身的喜剧天赋以及丰富的舞台经验,与短视频的娱乐属性相契合。小品演员的喜感是由内而外的,随便抖几个梗就能引人捧腹,如潘长江在抖音尬舞,跳起了蹦迪版的《过河》,搞怪扮丑的形象令网友哭笑不得,直叫“666”。

郭冬临的“暖男先生”是有故事情节的段子,时长比小品短,“3秒吸引原则”和内容趣味性是视频的考验。对于有着几十年舞台经验的郭冬临来说,短视频是浓缩的小品,让观众笑是基本功,短视频难不倒“久经沙场”的小品演员。

最后,部分小品演员背后有团队的协作。如“暖男先生”背后有编剧、策划,拍摄过程和拍影视作品相似。据悉,“暖男先生”团队每周都要写出200个剧本,从这200个剧本中挑选40到50个剧本拍摄,拍出成品后继续筛选出15到20条满意的作品,就成了大家目前能看到的短视频。

春晚能让一个人一夜成名,短视频将成名时间缩短至15秒,这是时代的变化。小品演员从春晚的舞台过渡到短视频平台,似乎也成了未来的趋势。而当年轻人在抖音刷到这些熟悉的面孔,想必会想起某年春晚看到的他们的小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