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哭庙案”审结后,大清才真正和大明划清界限?

清入关后,以武力统一中原,南明政权先后被消灭。但对于晚清士子和百姓来说,武力并不能征服中原传统文化,在他们眼中,清统治者仍然是蛮夷,八旗铁骑可以踏遍江南各处,可以击退了南明弱旅,却不能扫尽晚明文人遗风。因此,不和谐的声音经常让大清统治者们头疼不已。

这种情况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至少在顺治一朝没有得到彻底的改善。不过,随着一场“哭庙案”的结束,这种不和谐的声音终于被压制,一百二十一颗人头落地后,晚明与大清被割裂为两个时代,清代的全面统治拉开序幕。

顺治十八年(1661年)八月七日,江宁上演了一场砍头大戏,其中凌迟者28人,斩首者89人,如此规模的行刑场面亘古未有。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些人是不是反清复明的前朝余孽,又或是打家劫舍的绿林暴徒,又或是蛊惑人心的民间邪教。其实都不是,这些人都是饱读圣贤书的晚明士子,而导致他们身首异处的便是清初大名鼎鼎的“哭庙案”。

在这些人中,说起一个人的名字,恐怕不知道的人很少,他就是金圣叹。但凡对中国文学史有所了解的读者都知道,金圣叹是清初著名的文学家、文学批判家。他所点评的《水浒传》,《西厢记》被后人广泛接受,甚至是开一代先河。

金圣叹,吴县人,为人狂放不羁,好发言论,俯视一切,敢言人之不敢言。不过,金圣叹确实是一个奇才,就连顺治皇帝对他也是佩服不已。据说,顺治帝读过他的评点的《西厢记》《水浒传》后,对大臣说:“此是古文高手,莫以时文眼看他。”

那么这么一个深受时人推崇又得到皇帝赞许的才子,为何会卷入哭庙案中呢?这事说起来就有点复杂了。

顺治十八年 (1661年)2月,顺治帝驾崩。按照礼制,全国臣民都要为皇帝致哀。3月1日,皇帝崩世的文告传至苏州,江苏巡抚朱国治马上着手办理,在巡抚衙门设置灵堂以供江苏官员祭奠,同时按照规定,还在苏州的文庙设灵堂,供普通百姓祭悼。

虽说这是国丧,但对于天下臣民来说,皇帝驾崩他们未必都会伤心,公开祭奠也不过是个过场而已。可偏偏这节骨眼,人们利用了这个机会,来宣泄对官府的不满,具体说是发泄对江苏巡抚朱国治的不满。

说起朱国治或许看过《康熙王朝》的读者都了解,他曾当面斥责平西王吴三桂造反,后来被杀祭旗,是康熙朝有名的爱国忠臣。这事不假,历史上的朱国治确实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可对于江南百姓来说,朱国治却是个彻头彻尾的酷吏。

顺治十六年(1659年),朱国治出任江苏巡抚,当时苏州一带遭遇罕见的旱灾,难民遍地。苏州向来是朝廷的粮仓,当时的清政府由于常年用兵军饷匮乏,朱国治上任后为了保住头上顶戴,不顾百姓死活,强行催逼钱粮。因此,苏州百姓送给他一个“朱白地”的 绰号。

为了逼迫百姓缴纳钱粮,朱国治还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奏销案”。他上奏朝廷建议将“苏、松、常、镇四府未完钱粮文武士绅共13517人,按律议处。”注意,这些人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当地很有势力的士绅,在朱国治的强硬措施下,很多人被革除了头上的功名。

当然,朱国治不是傻子,绝不会愚蠢到和当地士绅作对。原来,这些人都是前明的士绅,他们身上的功名也是前明朝廷赐予的,说得不好听一点,在官府面前,他们就是前朝余孽。

朝廷马上批复“绅衿抗粮特为可恶,该部照例严加议处。”如此一来,苏州等四府士绅无论欠粮多寡一律革除功名,降为庶人。据统计,江南四府被革者达万余人,逮捕三千多人。

再来说一说哭庙案,所谓的“哭庙”是江南一带的风俗,是在官府有不法行为的时候,士子们便会在文庙聚集,向祖师孔圣人哭诉,并召集民众向上级官府申诉。明朝时,这种哭庙行为往往会让当地官员寝食难安。

因此,借着祭奠顺治帝的这个机会,倪用宾等百余名生员齐聚文庙,哭祭刚刚去世的顺治帝,55岁的金圣叹赫然在列。而且他亲自起草了一份哀悼顺治帝的祭文,接着,士子们号召群众前往府衙请愿,要求罢免贪赃枉法的官员。

朱国治闻讯后大惊失色,马上采取措施,上纲上线,参奏哭庙生员三大罪状:

1,鸣钟击鼓,号哭抗粮,震惊先帝之灵,罪大恶极;

2,声言抗打朝廷命官,目无朝廷;

3,擅写匿名揭帖,触犯大清律令。

当时的全国形势尚未稳固,郑成功、张煌言等抗清力量,不时深入江南内地进行活动。同时,江南士绅对清王朝也怀有二心。在这种情况下,清廷担心苏州发生民变,所以收到朱国治的奏折后,马上将此案移交至江宁府审理,由朱国治担任主审。

就这样,金圣叹被定为了“哭庙案”之首犯,受到了严刑拷打。朱国治之所以对金圣叹恨之入骨,并非是他带头闹事。更重要的是,金圣叹平日里就好放言论,时常抨击官府,尤其是蔑视朱国治。因此在很多地方官眼中,像金圣叹这样的刺头非死不可。

随着一百多颗人头落地,晚明士子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震慑,自“哭庙案”之后,在传统文化领域敢于反抗的人越来越少,更多的是向清朝统治者屈服。或许直到这个时候,江南的读书人才知道,文庙里的孔圣人其实根本救不了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