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骂遍唐楷,为何对他嘴下留情

书遒紧而无蕴藉

学之易滋流弊

己亥年

四月十八

编辑: 云上文化

打开音乐

聆听云上的声音

米芾是中国书画史上重要的鉴赏家之一,一生阅历书画无数,不仅有丰富的鉴赏经验,也形成了其特有的评判标准。纵览其论述,米芾对唐楷品评尤为特殊:

1、他对唐代楷书大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柳公权等人笔法、结体、格调颇多贬词。

2、对唐代书法因强求法度而丧失气骨或意趣时有指责。

3、米芾把欧阳询,尤其是柳公权看作“丑怪恶札祖”,并断言诗人杜甫不善书。

米芾批评唐楷的思想,诸多存录于其著作《宝章待访录》和《海岳名言》中。米芾的成就表明其观点并非一无是处,确有一定道理,包括我们今天很多理性的声音也在强调对唐楷取法之慎重。

颜体书法

米芾认为欧阳询“道林之寺”寒俭无精神,柳公权是“费尽筋骨”。然而,米芾唯独认可的是裴休,米芾认为:裴休率意写碑,乃有真趣,不陷丑怪。

字之八面,惟尚真楷见之,大小各自有分。智永有八面,已少钟法。丁道护、欧、虞笔始匀,古法亡矣。柳公权师欧,不及远甚,而为丑怪恶札之祖。自柳公权始有俗书。在米芾眼里,柳公权已是“丑书鼻祖”。

欧阳询书法

那么,为什么米芾对唐朝稍微出名点的书法家都嘲讽了一遍,却唯独对裴休略加赞赏?这与米芾挑剔眼光有很大关系,他符合了米芾审美或者风格取向。我们拿裴休楷书代表作《定慧禅师碑》来欣赏。

裴休《定慧禅师碑》(局部)

表面一看,大家马上有疑:这不很像柳体么?其实仔细一看,气息上有很大差异。

《定慧禅师碑》是裴休精彩代表作,获得叶昌炽这样评论:“书遒紧而无蕴藉,学之易滋流弊。此碑则柳题额而裴书之。两碑微言奥义,非精于梵乘者不能作。其文固宜出于一手,窃讶裴之书又何以神似柳,既而豁然悟曰:此碑亦裴撰而柳书,特书丹时并题裴疑耳。”

裴休《定慧禅师碑》(局部)

欣赏裴休书法,笔画貌似柳体,但是结体更为舒展,大小错落有致,尤其是取势更为生动奔放,整体风格却比柳体更为遒媚劲健,实为难得,难怪获米芾如此“优待”的评价。

裴休存世作品不多,庆幸楷书《定慧禅师碑》字数较多。而行书方面,如下图的《本寺帖》也十分精彩,让我们感受到裴林于书法之高妙造诣。

裴休行书《本寺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