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打车记者亲体验:一次最贵的机场之旅

划重点:

  • 1通过高额补贴烧出来的市场份额似乎也是来得快去得更快。
  • 2其实目前大部分网约车司机都认为美团的做法是联合其他平台一起抗击滴滴打车。
  • 3王兴所构想的是当用户通过美团到店用餐,或是预定酒店,离开时再使用美团打车,在吃喝玩乐所有环节都赚一笔钱。但很显然这样的构想离真正实现还有一定距离。

@锌刻度记者 罗世浩

面对网约车一片红海的局面,美团正试图用另一种方式占领其一席之地。

5月19日,美团打车继上海、南京后,“聚合模式”又新增十五个试点城市。美团打车在新增城市只通过“聚合模式”开展相关业务,这似乎意味着美团打车发展的主要策略已彻底摒弃了其此前所采用的自营模式。

此次聚合模式下的美团打车,通过接入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网约车平台,消费者可通过美团APP打车服务一键呼叫多个不同平台的车辆,也可以在美团餐饮商家页面直接叫车。

其实早在2017年,美团曾一度在南京、上海试水网约车行业,更有消息称美团打车此前每月曾烧钱高达五千万美元,但却并没有起色,更没有实现在网约车行业的渗透。“聚合模式”是美团在打车领域的一轮新的尝试,在上次高额补贴并没有带来等比的效果后,美团此次能否搅动网约车市场?

1/打车费用高于其他平台,用户买账吗?

相同距离,相同时间段,相同车型,美团打车费用更贵

5月21日清晨,上班高峰期的重庆车水马龙。记者通过美团打车页面体验打车业务。其界面上,“打车”图标出现在美团App首页核心位置,在输入地址后共出现经济,舒适,商务,豪华以及出租车等五种服务类型。

新人首次使用美团打车,会有针对三种车型的优惠券,神州专车10元,首汽约车4元,曹操出行3元,新人礼包的优惠券一共加起来不到20元,与之前美团登陆上海,乘客每人都可以获得3张14元的优惠券,每完成一次行程乘客还会再得到一张10元优惠券的时期相比,补贴降低不少。

“为什么会贵这么多?”曹操司机杨师傅在对比了以往的订单后表示,通过美团叫的曹操专车比通过曹操专车APP上叫车的费用要高出不少。

同一时间,相同距离下,记者通过曹操专车APP叫车的预估费用为15.64元,而通过美团叫曹操专车的预估费用为20.08元。此外,杨师傅告诉记者:“并不清楚是从美团接的单子,但知道这一个单子是从第三方平台接入的。”

在最后的费用结算中,扣除3元的优惠券后实际支付18.18元。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体验过程中都是在美团页面完成,最后费用的结算也是通过美团平台。

晚上,昆明金马坊街上行人如织。霓虹灯下,一排排出租车涌入,等车的乘客在路旁排起了长龙。在其他网约车需要等位的情况下,锌刻度外派记者通过美团打车发现其接单速度相对较快。在首汽约车徐师傅看来,通过美团打车可以多一个入口以及更多的流量,对司机端来讲是一件比较有利的事,但虽然被要求3小时会歇单20分钟,由于中途难以找到合适的停车位,所以大多数司机并没有遵守。

徐师傅透露,“其实目前大部分网约车司机都认为美团的做法是联合其他平台一起抗击滴滴打车。”

最后结算的费用中,记者发现美团上的费用要高于首汽APP上的费用,平时相同距离下只要17元,在美团上却支付了20.49元。“实际上,入驻美团平台并没有被收取任何费用。”首汽网约车公关人员告诉记者,“相当于一种合作模式,我们提供合规安全车辆和驾驶员,他们提供平台订单。”

锌刻度在体验过程中发现,针对美团打车的实际用车情况,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声音。一部分人认为,价格是选择出行工具的第一要素,像美团现在这样补贴力度不大,实际价格偏贵的情况下不会是第一出行选择。

然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由于美团聚合模式下,能提高叫车效率,大大减少叫车时间。但也出现一个问题,即使美团打车可以同时呼叫三个平台的网约车,但适用于高峰期情况,日常场景中,很少会同时呼叫三个平台的车辆。

乘客可以在美团打车界面上看到“安全助手”,其中包括紧急求助,行程分享,紧急联系人添加,行程自动分享,号码保护,实名认证等,在更多安全助理选项中还有录音保护,出行宝等保障。但在实际的体验中,安全助手图标并不明显,第一次使用者大部分不会留意到,并且在没有完善紧急联系人,行程分享等必要的安全措施下,乘客同样可以正常使用美团打车。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通过美团打车从小区到机场32.5公里路程,车型为首汽畅享型

实际却支付了119.97元,这样的价格已经与其他平台的专车价格差不多了。比如,相同时间,相同车型,以往滴滴只要78块钱左右,即便是相同的首汽畅享型,预估价也只要96元。

2/疯狂补贴折戟之后,以聚合模式二度入场

在面对网约车这片红海,王兴提出,网约车服务跟外卖同样是基于位置的服务(LBS),两者相似点在“偏线下结合、各个城市布点、用互联网提升体验、降低成本。”王兴表示,不会花很多钱烧在这项业务上。

然而从2017年2月进入网约车市场以来,美团却从未停止对网约车业务的布局,更多的是通过巨额补贴来打开市场,王兴号称在进入上海三天后,便占领了滴滴在上海的三分之一市场份额,一周内累计服务2200万人,按照每单补贴30元计算,仅七天就烧掉了6600万元。一个月后,相关部门以扰乱市场正常价格为由约谈美团,至此美团的疯狂补贴才暂告一段落。

通过高额补贴烧出来的市场份额似乎也是来得快去得更快。在美团停止补贴一个月后,有报道称其司机订单大量下滑,用户开始流失,市场份额也急转直下,从最高点的30%下降到不足10%。有美团打车司机称,停止补贴后有时一个小时才接到一单。

有接近美团的投资人透露,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用户留存率、转化率不高、难以持续增长,让美团打车深陷泥潭,美团不得不每月亏损5000万美元,才能勉强维持南京、上海两成的市场份额,并无暇他顾。

王兴曾想通过滴滴的老路径来进入网约车市场,在红着眼烧钱后发现不对劲,要知道滴滴获得今天的市场地位是烧掉了千亿级别的资金才得到的,美团要重走这条路似乎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从上海的市场争夺来看,美团其实并没有想好网约车业务应该怎么做,在对标网约车巨头500多亿美金估值的滴滴时,在王兴看来,要想从以经过几轮资本洗礼后的网约车市场得到机会,只有“聚合模式”或许才是美团打车目前的最优解。

“聚合模式是典型的轻资产平台打法,通过流量和用户的规模优势,来促成平台供应商成交,并从中获得佣金提成。”业内人士黄先生认为,美团本身就是一个超级流量入口,将其他网约车服务商整合在一起后,不仅可以扩大其流量,增加其用户粘性,也能给其他网约车服务商一个更大的获单量。

记者了解到,美团有3.4亿的高黏度消费用户,也就是说平均每4个中国人就有一个在美团上花过钱。

美团靠着聚合模式在网约车市场沉寂了一年后似乎开始发力,如今的打车业务与以往最大不用在于,市场已高度成熟化,并且诞生了打车行业的独角兽—滴滴打车。网约车市场还处于一片蓝海阶段时,滴滴就已培养出了大量的用户习惯,占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据极光大数据显示,司机端应用的表现也可以透露出网约车平台的一些运营情况。根据极光大数据的统计结果,截至今年6月份,美团打车司机端在全国移动网民中的渗透率为0.25%,而滴滴车主则达到了2.53%。

数据来自极光平台

面对滴滴,美团打车最核心的问题其实并不是去教会用户新的打车习惯,而是用户体验或效率方面可以显著优于对手,才能做到不断攻城略地。特别在用户体验上,才能最大限度的保留用户留存率,巩固市场份额,但美团是否可以做到“显著优于对手”,目前仍需画个问号。

3/聚合平台不属第一责任人,那出了事,谁负责?

网约车,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安全。美团“聚合模式”下的网约车服务,通过一个平台有多个网约车服务商,那么如果出了问题,责任归属似乎更是问题。

华律律师网谭进明律师认为,在美团这样一个聚合式平台下,如果发生纠纷第一时间应找网约车服务商,美团平台同样负有监管责任。也就是说,美团并不是第一责任人。

由于聚合模式下的美团打车所涉及车型较多,服务商也至少三个以上,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在责任划分时是分不清的。通过美团打车服务协议上了解到,针对出租车用户,“在享受出租车服务过程中产生的任何责任,均由出租车服务供应商提供。”也就是说,当搭乘出租车遇到纠纷,责任由第三方承担。

然而在网约车服务条例中,“对于您使用美团打车服务可能产生的风险,美团打车将根据事件指定第三方在合理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责任及提供相应的服务保障。”根据美团此条例,在打曹操,首汽等网约车时,遇到纠纷是美团指定第三方为当事人提供保障。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律师认为美团将多家网约车平台聚合在一起,最终在一个平台上进行约车的模式,实际上,美团提供的是一个信息服务平台,其并没有向用户直接提供网约车服务,所以一旦乘客和司机之间发生纠纷它并不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这样对消费者形成了一种潜在的隐患,一旦出现纠纷或许很难得到较好的处理。

有律师向锌刻度表示,作为一个聚合模式平台,即使并不是第一责任人,但当有恶性事件发生时,无论从到的层面还是法律层面都是难逃责任的。因此建议美团对入驻的网约车服务商进行严格筛选,做到防患于未然。

4/吃喝玩乐行,美团意在打造自己的生态闭环

“美团打车转变业务模式后,实际上与滴滴的直接竞争进一步弱化。“相关人士指出,目前美团聚合模式最直接对标的应该是高德地图。

高德地图打车上有6中网约车服务商

高德地图在最初提供地图服务后,开始转变推出地图+出行服务,向其本身产品的上下游进行拓展,增加协同性。实际上,对原本做地图的高德而言,聚合模式似乎比美团更得心应手,并且高德地图上线打车业务,早于美团整整一年。

实际上,除了高德打车之外,哈啰出行在打车业务上也采用了聚合模式,自去年10月份开始,哈啰出行发展线下司机的同时,陆续宣布接入嘀嗒出行和首汽约车,在全国数十个城市同步上线一键叫车的网约车服务。

然而,相关人士指出,美团此次聚合模式背后更大的野心也许是想自己打造一个生态闭环,生态闭环的关键在于流量,无论是此前的摩拜也好,还是美团打车,都只是美团占有出行口流量的方式。

王兴曾经说过,“在对手这件事上,就像开车一样,你得偶尔看一下后视镜,但你不能盯着后视镜开车”。也就是说,美团进入网约车市场,是其构建“吃喝玩乐”服务生态一体的必然环节,而打造闭环的生态链,就是服务型平台形成可持续服务生态的关键,出行亦是重要战略部署。

在美团“Food+Platform”的战略下,以吃为核心的“吃喝玩乐行”多元业务已经成形。在美团APP界面,从美食到酒店住宿、周边游/旅游、休闲娱乐、超市生鲜、外卖等涵盖了人们日常所有需求。从2018年美团统计来看,其年度活跃商家达580万,较2017年同期的440万增长32.1%。

海量的商家数据就意味着,每时每刻都有各种服务与需求,并且大量交易的产生,又将形成无数个交易的闭环,这些交易闭环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将导致一个超级平台的诞生以及一个更大的交易生态闭环的形成。

徐新也提出过超级平台概念,“拥有1亿以上用户、每个用户每年使用频次8到10次以上的APP,就是超级平台。换句话说,超级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便是用户的参与度。”

在生态圈的构建中,美团除了要成为一个超级平台之外,同样也需要独立的平台来应对,但目前美团并没有能培养出用户习惯。比如用户线下消费完,并不一定会选择美团打车出行,很有可能会有其他选择。但依照美团目前的生态圈来看,是围绕美食这一主题展开的,也许王兴所构想的是当用户通过美团到店用餐,或是预定酒店,离开时再使用美团打车,在吃喝玩乐所有环节都赚一笔钱。但很显然这样的构想离真正实现还有一定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