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东方为钱所困:数亿影视投资踩雷,转型院线前途难料

曾投出过《北京遇上西雅图2》、《军师联盟》的当代东方,在影视行业也玩不转了。

行业整体存在的高应收账款、高预付款、高风险,瞬间将当代东方拖入深渊。

2018年,公司因巨额商誉、存货以及应收账款减值,巨亏16亿元。

公司紧急调整战略,向“影视剧业务为辅,影院业务为主”转型,以追求稳定现金流。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国内影院投资高歌猛进,银幕增速远超票房增速,单银幕票房产出持续下降,影院经济效益已进入瓶颈期。

财报漏洞百出多名高管被罚

最近,一份行政监管决定书,揭开了当代东方(000673.SZ)在信披和内控方面的混乱局面。

2018年,山西证监局对当代东方进行了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在信息披露、规范运作等方面存在一系列问题。

最突出的表现是,公司2017年年报披露不完整、不准确。

当年,公司对云南广播电视台的销售收入为6124.5万元,应为第二大客户,但年报前五大客户中未予任何体现;对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公司的销售收入为4079.6万元,年报披露金额仅为3546.6万元。

控股子公司华彩天地51.13%股权质押给五矿国际,年报中并未披露。同时,公司有多笔总额过亿元的关联担保,年报中只字未提。

华彩天地业绩大幅下滑,2018年承诺期满后极大可能触发业绩补偿,公司在相关的临时公告以及2017年年报中均为披露相关事项。

在日常信息披露方面,公司更是随性而为。

2018年,公司发生了多起经营权以及其他权力、义务转移,均未披露。

甚至,重要子公司盟将威的银行账户在2018年3-5月数次被冻结,公司始终秘而不宣,直到当年11月才披露该信息。

在募集资金的使用上,也存在诸多不规范的行为。

2016年11月,公司用1.3亿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这些钱公司并未全部用于主业,其中的5850万元用来购买理财产品。

2017年10月,公司再用1.3亿募集资金暂时补流,但未能在12个月的期限内归还该部分资金。

监管部门检查中还发现,当代东方应收账款余额较大,部分年限较长,催收措施不力;预付款余额大,相关业务进展缓慢,无法回收的风险较大,公司未进行有效管理。

就此,山西证监局对当代东方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

基于以上检查发现,山西证监局对公司时任董事长彭志宏、财务总监孙永强、现任董事会秘书艾雯露出具警示函。

其中彭志宏已在2018年12月任期届满后离任、孙永强则在11月从公司辞职,他们在相关职位上的任职时间均不超过1年半。

数亿影视投资踩雷

当代东方曾与演员吴秀波关系紧密,并凭借双方合作的《北京遇上西雅图2》、《军师联盟》两部影视剧获得了行业影响力。

《军师联盟》收视爆红,各投资方因利益分配持续纠缠。

直到现在,包括当代东方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吴秀波旗下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公司在内的多方,仍在对簿公堂。盟将威要求不二文化补偿3.37亿元。目前,该案还未开庭。

2018年,当代东方爆出巨雷。

全年营业收入7.76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1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高达15.19亿元,其中,商誉减值损失9.48亿元、坏账损失2.22亿元、存货跌价损失3.48亿元。

巨额商誉减值则主要来自对东阳盟将威的收购。2014年,当代东方以11亿元对价完成对东阳盟将威的收购,以盟将威为平台,打造影视版图。

交易对方承诺,2014-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5亿元和2亿元。对赌期内,东阳盟将威均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业绩承诺期完成后的首个会计年度,盟将威的净利润降至1.09亿元,同比下降达51%。

2018年,盟将威业绩继续急转直下,全年亏损4.93亿元。当代东方对收购盟将威产生的8.76亿元商誉全额计提减值。

除此之外, 公司对账面价值3029.41万元的在拍影视剧、6505.12万元的外购影视剧、2.49亿元的完成拍摄影视剧,几乎全额计提减值。

公司解释称,受资金影响,一些在拍影视剧无法继续承担制作费用,无法继续对其进行投资。

受演员负面舆情影响,部分影片很难取得发行制作许可证。

其中,因演员负面舆情,公司对其出演的影视剧计提跌价准备2.06亿元。

资金紧张谋转型

影视行业的畸形生态,在当代东方身上也明显体现。

截至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4.41亿元、预付账款6.01亿元,分别占比公司总资产的20.66%和28.15%,且账龄普遍较长,存在极大回收风险。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账龄超过1年且金额重要的预付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对14部影视剧(综艺)的投资,均未结算。

斑马消费注意到,东阳盟将威投资了范冰冰旗下无锡爱美神制作的《大秦女首富》,投资金额1500万元。该剧何时能播出,目前还是未知数。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仅有3075万元,短期借款高达4.15亿元。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02亿元、归母净利润-2544.7万元,分别同比下滑56.72%和127.33%。

面对当前的窘境,公司表示,将调整战略,投资重点由影视业务逐步转向影院业务。

2018年当代东方运营影院33家、银幕187块,全年影院运营业务收入1.83亿元,占总营收的23.62%。

华彩天地是当代东方影院业务最重要的子公司,公司于2016年耗资1.58亿元收购了该公司51.13%股权。交易对方承诺2016-2018年累计净利润1.16亿元。

实际上,华彩天地这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42万元、-345万元和-3877.9万元。2018年公司对华彩天地及其子公司共计提商誉减值准备7256.4万元。

2018年3月,当代东方将华彩天地18.982%股权以7500万元转让给北京惠工,并让渡该公司控制权。

影院投资可能真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行业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银幕总数突破6万块,票房增速远不及银幕增速,单银幕票房产出持续下降,影院经济效益进入瓶颈期,市场淘汰加速。

声明:斑马消费作品均为原创,著作权及与之相关的合法权益归本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斑马消费使用的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不作为商业用途,若涉及版权,请及时联络。

斑马消费在各平台发表的内容如侵犯个人及公司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期待您在微信公众号、雪球、界面、摩尔金融、今日头条、新浪财经、同花顺、东方财富网、百度新闻、UC头条、ZAKER、红板报、触电新闻等平台关注“斑马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