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差点也实行了分封制,幸好被长孙无忌等人劝止

纵览历史,采取分封制的王朝没有不爆发内战的。西周采取分封制,结果自己的一个诸侯西申国带着犬戎颠覆了西周,到了东周更是礼崩乐坏不把天子放在眼里。西汉采取分封制结果出现了异姓诸侯王之乱、七国之乱,西晋的分封制导致了八王之乱,开启了五胡乱华的序幕。蒙古的分封导致四大汗国互相攻讦。明朝采取分封制后出现了靖难之役、汉王朱高煦之乱和宁王之乱。清朝分封又闹出了三藩之乱。夹在中间的唐朝可谓是前有车后有辙,前面的经验教训很多了,可是唐朝也差点采取分封制,而准备这么实行的人就是那位一代英主唐太宗李世民。究竟是谁给皇帝出的这个“馊主意”?又是谁阻止这项违背历史潮流的制度得以实施呢?

李世民

当年西汉建立后,西汉统治者总结的秦朝迅速灭亡的原因时这么说:“秦据势胜之地,骋狙诈之兵,蚕食山东,壹切取胜。因矜其所习,自任私知,姗笑三代,荡灭古法。窃自号为皇帝,而子弟为匹夫,内亡骨肉本根之辅,外亡尺土籓翼之卫”。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西汉采取了郡国并行制。到了唐朝,唐太宗李世民和萧瑀也开始谈论隋朝灭亡的教训,结果谈到的内容竟然是大同小异。

《新唐书》记载:“帝问瑀:‘朕欲长保社稷,奈何?’瑀曰:“三代有天下所以能长久者,类封建诸侯以为藩屏。秦置守令,二世而绝。汉分王子弟,享国四百年。魏、晋废之,亡不旋跬。此封建之有明效也。’帝纳之,始议封建。”

在廷议中,宰相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对萧瑀的意见大加驳斥,称其食古不化,大开历史的“倒车”,若此说得以实施,不仅不会给帝国带来长治久安,反而会让国家重蹈汉晋两朝的覆辙,使得天下大乱、海内分崩。随即,大臣魏征、李百药、颜师古等人也加入其中,异口同声地支持房、杜两人,使得“反分封派”在朝堂占据绝对优势。太宗迫于公议只好暂停分封制的实施,但内心底却一直没有放弃。

房玄龄

等到了贞观十一年(636年),唐太宗还是决定实行分封制,并以诏旨的形式予以公布。不过,跟汉晋两代分封亲王、功臣为王侯不同,唐太宗则是将其任命为世袭刺史,虽然名号不同,但实质上却别无二致。此次受封的世袭刺史多达35人,包括以荆王李元景为首的21名亲王,以及以宰相长孙无忌为首的14名功臣。

由于分封世袭刺史的决定是以诏旨的形式公布的,所以大部分朝臣都不敢表示反对,唯有侍御史马周、太子左庶子于志宁等数人冒死力谏,希望皇帝能够收回成命,把内乱消除于萌芽之中,但均遭太宗拒绝。长孙无忌见太宗心意决绝,便同功臣们向皇帝联名递交抗封表文。《旧唐书》记载:“无忌等上言曰:“臣等披荆棘以事陛下,今海内宁一,不愿违离,而乃世牧外州,与迁徙何异。”乃与房玄龄上表曰:‘臣等闻质文迭变,皇王之迹有殊;今古相沿,致理之方乃革。缅惟三代,习俗靡常,爰制五等,随时作教。盖由力不能制,因而利之,礼乐节文,多非己出。逮于两汉,用矫前违,置守颁条,蠲除曩弊。为无益之文,覃及四方;建不易之理,有逾千载。今曲为臣等,复此奄荒,欲其优隆,锡之茅社,施于子孙,永贻长世。斯乃大钧播物,毫发并施其生;小人逾分,后世必婴其祸。何者?违时易务,曲树私恩,谋及庶僚,义非佥允。方招史册之诮,有紊圣代之纲。此其不可一也。又臣等智效罕施,器识庸陋。或情缘右戚,遂陟台阶;或顾想披荆,便蒙夜拜。直当今日,犹愧非才,重裂山河,愈彰滥赏。此其不可二也。又且孩童嗣职,义乖师俭之方,任以褰帷,宁无伤锦之弊?上干天宪,彝典既有常科,下扰生民,必致余殃于后,一挂刑网,自取诛夷。陛下深仁,务延其世,翻令剿绝,诚有可哀。此其不可三也。当今圣历钦明,求贤分政,古称良守,寄在共理。此道之目,为日滋久,因缘臣等,或有改张。封植?曹,失于求瘼,百姓不幸,将焉用之?此其不可四也。在兹一举,为损实多,晓夕深思,忧贯心髓。所以披丹上诉,指事明心,不敢浮辞,同于矫饰。伏愿天泽,谅其愚款,特停涣汗之旨,赐其性命之恩。’太宗览表谓曰:‘割地以封功臣,古今通义,意欲公之后嗣,翼朕子孙,长为藩翰,传之永久。而公等薄山河之誓,发言怨望,朕亦安可强公以土宇耶?’于是遂止。”

随着太宗做出停封世袭刺史的决定,唐朝初年一场危及帝国安危的大风波就此平息,而由朝廷任免州县官员的制度得以贯彻执行,直到被藩镇割据的局面破坏。历史虽不能假设,但似乎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若分封制得以正式实施,唐朝内战恐将在安史之乱前百余年提前出现,而唐朝能否延续国祚近三百年,实在是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