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重症病房外苦守2个月 等来丈夫一纸遗书:孩子怎么办?

近日,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中的马魁伟已经被切开了气管,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却还是挣扎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给妻子王雨雁写了一封遗书,遗书中这样写道:“我爱你,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还有力气坚持多久,也没有想到我能陪伴你的时间这么快就没有了。对不起,孩子怎么办?我希望你们永永远远不要再遇见我这样的人。”右图为马魁伟写给妻子的遗书。

王雨雁和马魁伟相识于河南洛阳财会学校,马魁伟比王雨雁高一届。王雨雁回忆那时的美好时光说:“在学校所有追求者中,马魁伟是最有耐心且最有毅力的一个。不管我理不理他,接不接受他,他都默默的关心和关注着我的一切。哪怕我和别的男同学约会,他都会远远的跟着,保护我的安全。在校的两年里,他从没有间隔过给我买早餐,把酸奶、鸡蛋、火腿肠放到我的书桌抽屉里。也是因为他的这份从没迟到过的早餐,让我慢慢的接受了他。”王雨雁回忆起往事感到很幸福。

“毕业后,我们工作了。上下班他天天就骑着自行车接送我,风雨无阻。直到2012年,我怀孕了,他说他养我们,我就再没工作过。他的工作是卖二手房,不管再没钱,再困难时,他也从没委屈过我。他开玩笑的说,这是他好不容易追来的媳妇。我怎么能放弃他?”图为王雨雁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

王雨雁和马魁伟逐渐变成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2019年春节,本是家家户户高高兴兴吃年夜饭的日子,马魁伟却因为面部突然发黄被紧急送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诊断为急性肝衰竭。妻子王雨雁在得知结果的那一刻晕了过去。“平时他可以拿命来疼我和女儿,此刻我也要拿命的最后一丝力气救他。”王雨雁同家人商量后,全家人一致支持王雨雁的决定,“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我们都要给他治。”图为一家三口的照片。

王雨雁之后将六岁半的女儿托付给了妹妹照顾,自己在医院一边筹钱一边照顾丈夫。3月26日,王雨雁终于凑够了钱为丈夫进行了肝移植手术,满怀希望的认为丈夫会好起来的,却不曾想一切还没有结束。丈夫马魁伟术后出现了感染,被紧急送往了ICU。自从丈夫进了重症监护室,王雨雁就几乎没有下过楼,害怕一走开会听不到医生叫她。她每天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进监护室给丈夫擦擦身子,鼓励鼓励丈夫。图为马魁伟在重症监护室。

从3月份到现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妻子王雨雁从160斤瘦到了现在的120斤,瘦了将近40斤。王雨雁说:“我感觉我现在天天除了哭什么也不会。有的病友看我可怜,就会给我带点饭,或者把吃剩的饭让我吃。我有时候一天吃一顿饭,有时候一天都不吃饭。”图为病友家属递了一个苹果安慰王雨雁。

医生说,治疗虽然费钱也很漫长,但如果不治疗人就没了,治疗的话康复希望很大,现在情况比较好,患者还比较清醒。在重症监护室的马魁伟觉得家里已经花了七八十万了,他不想再拖累家庭了,于是写下了文章刚开始那封遗书。但马魁伟不知道的是妻子王雨雁所承受的压力已经超乎他的想象。王雨雁不敢告诉丈夫实情,他们已经没有地方借钱了,只能鼓励着丈夫,鼓励他赶快好起来。图为妻子王雨雁在重症监护室照顾丈夫。

“他现在已经好转了,都可以喝点稀饭了,医生都说希望很大,前几天我们实在没钱了,医生自己借给了我们一万块钱。我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能卖的也都卖了,能借的也都借遍了,在重症监护室一天就要两三万,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我真的没有一点力量了。”王雨雁把丈夫写的遗书揉成一团,她无法去接受这个现实。

如果您愿意伸出援助之手,请您点击捐款链接:顶梁柱肝移植后感染。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他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 支付-腾讯公益-搜索:顶梁柱肝移植后感染。( 图文/ 王真真 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 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