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加碘25年,中国人还需要碘盐吗?

2018年,江西省抚州市一场主题为“‘碘’亮智慧人生,共享健康生活”的防治碘缺乏日宣传活动。 (IC

(本文首发于2019年5月23日《南方周末》)

“中国目前已成为碘营养充足国家,但应继续坚持补碘政策。”2019年5月13日,在国家卫健委组织的“防治碘缺乏危害”主题活动上,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单忠艳如此建议。

就在六天前,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公布了《全国生活饮用水水碘含量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结果显示,中国大部分地区生活饮用水碘较低。

这是国家首次进行全国性的水碘(生活饮用水碘含量)调查。疾控局相关官员也在活动上指出,最新水碘地图显示,我国大部分地区环境缺碘(碘缺乏病病区水碘含量100微克/升)。未来将推行分地区、分人群的精准化补碘。

全民食盐加碘政策已推行有25年,一直争议缠身。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解到,此次大规模水碘调查之后,争论并未停止。

大部分地区饮用水碘较低

“2017年,我们以乡、镇、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乡)为单位,对全国40325个乡的饮用水进行了取样调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地方病控制中心副主任申红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报告》结果显示,全国乡级水碘含量为3.4微克/升,其中83.6%的乡水碘含量在10微克/升以下(低水碘)。

由于人体中的碘主要来自食物和水,水碘含量低或富碘食物摄入不足,就会造成人体缺碘。按照国家卫健委公布的《中国居民补碘指南》(以下简称指南)的建议,中国绝大部分地区的人每天从饮水中获得的碘量约为10微克,食物中摄入的碘量约为25—50微克,要达到120微克的碘推荐摄入量,每天还需摄入5g强化碘量水平为25毫克/千克的食盐。

“掌握了水碘分布,就可以针对不同水碘地区采取相应的措施。”申红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报告》还显示,中国部分省份存在水源性高碘地区——全国2.1%的县,2.6%的乡,共计25317个行政村水碘含量在100.0微克/升以上,覆盖人口4065万人。这些地区的居民应食用未加碘食盐,高碘病区居民改饮低碘水,预防高碘危害。

此次调研还发现了78350个村的水碘中位数处于10.0-100.0微克/升之间(即饮用水中有适量浓度的碘)。“主要存在于缺碘和高碘地区过渡地带,主要呈散点状或小片状分布。由于以往未掌握这类地区的分布,我国未对这类地区采取针对性措施。”申红梅说。

申红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碘缺乏地区和适碘地区的划定》标准已经研制,目前正处于报批阶段,该标准将居民饮用水水碘中位数

2018年5月,国家卫健委公布了《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首次增加了“消除碘缺乏危害遵循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和差异化干预、科学与精准补碘的原则”。

“食盐加碘作为一项公共卫生政策,由科学补碘向精准补碘转变是趋势,但非常困难,只能努力实现相对精准化。”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寄生虫病和地方病防控处处长严俊在会上表示。

上海一家超市售卖的无碘盐。加不加碘,这一话题已困扰中国人25年。 (IC photo/图)

25年全民食盐补碘

严俊介绍,中国曾是世界上碘缺乏病分布广泛、病情严重的国家之一。自然环境的碘缺乏,会给人们带来地方性甲状腺肿、克汀病和亚克汀病(也称呆小病)、单纯性聋哑、胎儿流产、早产、死产和先天畸形等病症。

官方资料显示,在20世纪70年代,中国绝大部分省份均有不同程度的碘缺乏病流行,地方性甲状腺肿患者近3500万人,地方性克汀病患者25万人。

为消除碘缺乏症,从1965年至1985年,全国18个省份的病区陆续普及了碘盐。1994年《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条例》颁布,全国普遍食盐加碘正式拉开序幕。到2000年,中国实现基本消除碘缺乏病目标,至今保持持续消除碘缺乏病状态。

但从诞生之日起,全民食盐补碘政策就争议缠身。最早在2002年,时任辽宁省副省长、中国医科大学内分泌研究所所长的滕卫平就在全国两会提出提案,建议修改全民食盐加碘政策,实行有区别的补碘政策。滕卫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的自然环境千差万别,补碘政策要基于本地居民的碘营养状态,至少以县为单位。地理条件差别大的,要以乡镇为单位。

曾参与推动取消面粉增白剂的原国家粮食局标准质量中心高级工程师谢华民也是碘盐的抵制者之一,自2010年前后呼吁废止条例至今,她已和碘盐“死磕”近十年。

2016年,谢华民和同样关注碘盐问题的市民慕盛学一起出版了一本《补碘过量有害健康论文摘要汇编》。谢华民认为:“甲状腺病人猛增就是补碘太多了。”

“我们确实经历过补碘过量的时期,患病的情况也有所增加,因为当时是没有设置盐碘浓度上限的,现在经过2次食盐加碘浓度标准下调,国民在本地区买到的盐,已经是符合当地碘营养情况的适宜水平了。”单忠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全国碘缺乏病监测显示,由于食盐碘含量没有规定上限值,导致部分地区盐碘含量过高。中国于1996年,规定盐碘含量不得超过60mg/kg的上限值,又在2000年、2012年三次下调食用盐碘含量,改为食用盐产品碘含量的平均水平(以碘离子计)应为20-30毫克/千克,并授权各省可根据当地人群碘营养状况,选择适合本地情况的盐碘浓度。

严俊在会上提供的中国31省份盐碘浓度情况显示,目前有天津等12省份选择30毫克/千克的盐碘浓度,山东等14省份选择25毫克/千克,北京等5省份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同时选择了两个浓度。

然而时至今日,学术界对于碘盐与甲状腺疾病之间的关系仍有分歧。单忠艳也坦承,很多临床医生也会给出“甲状腺有结节就不要再吃碘盐”的建议。

有“碘”无辜?

为摸清碘营养状况与甲状腺疾病之间的关系,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受国家卫生部门委托,于2015年6月至2017年9月,对全国31省份进行了流行病学研究(简称“TIDE项目”),调研了随机抽样的78470例大样本人群。

参与研究的单忠艳在卫健委的活动上介绍,调查显示目前全国平均学龄儿童尿碘中位数(以下简称MUI)为197微克/升,成人为177微克/升,已属于碘充足状态(MUI在100—199微克/升)。

2018年8月,TIDE项目负责人滕卫平也在中华医学会第17次全国内分泌学学术会议上分享了调研数据。从省份来看,目前已不存在碘缺乏(MUI

对一般人群来说,碘充足状态是一个较为安全的区域。在单忠艳展示的一张图片上,甲状腺肿的患病率与碘摄入量呈现不对称的“U”型关系,碘缺乏和碘过量同样是甲状腺肿的“元凶”,碘缺乏的风险更高。

一般认为碘过量会导致甲亢增多,但TIDE项目显示总体而言并没有明显增加中国显性甲状腺疾病的发病率,包括临床甲亢、临床甲减、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甲状腺结节的患病率的确在不断攀升:1999年为2.73%,2011年为12.80%,2017年为20.43%,平均每5个人里面就有1个有甲状腺结节。

有不少在网络上热传的文章认为,甲状腺结节高发,与人们摄入了过多的碘有关,并将矛头指向了加碘食盐。单忠艳表示,为研究这一问题,研究组将甲状腺结节患病率与碘营养状态进行了分层比较,结果显示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随着碘营养的增多,甲状腺结节的患病率都在减少。

单忠艳解释说,甲状腺结节患病率显著增高,可能与B超仪器敏感性提高和筛查机会增加有关,“以往明显的结节或甲状腺肿才会被发现,现在小到2mm的结节也能被体检发现”。

“就目前的研究来看,碘充足比碘缺乏造成的伤害更小。通过不吃碘盐来预防甲状腺癌存在误区,良性的甲状腺结节患者也应该保证适当的碘摄入量。”单忠艳说。

专家同时提醒,健康成人体内的碘总量平均为30毫克。碘在人体内每天都在代谢,在碘摄入停止的情况下,体内储备的碘仅够维持2—3个月,因此要持续补碘。而女性在孕期和哺乳期,对碘的需求量是正常人的2倍左右,也是重点需要补碘的人群。

要不要告别碘盐?

“食盐加碘没问题,不应该全国所有的食盐都加碘,更不应该采取立法手段,强制全民都吃碘盐。”谢华民说。

在谢华民看来,一个不容忽视的国情是,中国人吃得太咸了,每天补碘仍然是过量的。《指南》的补碘标准按照每人每天摄入5克食盐来计算,而实际上目前中国人均每日食盐摄入量超过10克。“每天吃那么多盐,再加上食物里的碘,摄入量能不超标吗?”

咨询服务机构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唐大杰多年来一直呼吁政府废止食盐加碘政策,他认为,根据最新的水碘地图制定标准是片面的,食物中的碘才是人体碘的主要来源。“过去作为高消费的海鲜,现在是市民的家常便饭,市场上也有不少廉价的海带、裙带菜等富碘食物。”

有多位专家指出,虽然可以通过食用像海带、紫菜等含碘量丰富的食物补碘,但是碘盐以持续、方便、经济等因素占优势,还是建议普通人群使用碘盐进行补碘。

“食盐对普通人群是生活必需品,尤其是农村或低收入群体。在碘营养等健康知识缺乏的情况下,价格高低就会成为他们购买食盐的主要选择标准,反而不会去考量加不加碘的问题。所以我们建议,无碘盐的价格不能够低于加碘盐,这样他们选择碘盐就不会有经济压力。”严俊表示。

不难看出,从全国水碘含量分布不均,到城乡、个人饮食结构差异,有太多因素正在影响人们对于“补碘”的判断。对于普通人来说,如何才能知道自己是否需要补碘呢?

严俊介绍,除了到医院做临床检查外,目前还没有较好的又无创的个体检查办法。比较简单的方法是记录一个月吃的食物种类、数量、频率和碘盐摄入量,自己进行估算。“我们正在组织专家研发一个APP,输入自己一段时间膳食回顾,就可以估算这段时间碘摄入量够不够。目前已经找了一个地方做测试,如果顺利的话,能够在未来几个月和大家见面。”严俊说。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