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时评:在线教育有助于减负?恐怕没这么简单

  作者:敬一山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联合作业帮发布《全国中小学生在线学情分析报告(减负增效专题)》。《报告》称,在线教育平台在落实与促进中小学生“减负增效”上有一定成效,而且在线教育平台相对较低的费用,也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和家庭减轻了负担。

  在线教育这几年确实发展迅猛,各类平台如雨后春笋,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新技术改变了传统教辅市场的竞争格局,也很大程度改变了学生的学习方式。从市场角度而言,在线教育只要能满足学生需求,被学生认可,自有其存在价值。但对这份报告所称的“减负增效”,恐怕只是自说自话的广告或者说有待检验的假设。

  还记得去年曾有一篇关于直播教学的报道刷屏。在《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一文中,记者也曾动情地对直播教学寄予厚望,称贫困地区的学生因为能和成都七中的学生同步上课,很多人考上清华北大等名校,改变了命运。直播教学和现在所说的在线教育,本质类似,都是通过网络技术把优质教育资源以较低的成本传递给学生。可是技术和平台能在多大程度转化为教育成果,其实存在很大疑问。

  在那篇报道之后,很多质疑声音就指出,那些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本身就是当地“掐尖”出来的,本身已经吸聚了当地最优质的生源和教育资源,即便说直播教学有些效果,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的作用。一个最简单的推论是,如果直播教学真那么神奇,为什么推行数年也只局限于少数地区的少数班级呢?显然,技术不是万能的。

  也许,在线教育相对于传统的教育辅导机构,在效率和成本上有优势,对于家长经济负担有一定“减负”作用,但从学生角度,还是应该慎言减负。抛开技术性的争议不论,在线教育本身就是超出于校园教育之外的“补课”,直白说就是“增负”,美化其“减负增效”的功能不是很讽刺吗?教育如果都需要在校园教育、学生自主学习之外,还得商业机构去帮助“减负增效”,怎么看都像是揭露教育制度性的问题,而不值得喜悦。

  当然,我们不排斥商业机构介入教育市场,也不否认在线教育平台可能给很多学生以切实帮助,这是双方自由选择的结果。对于个体来说,在线教育有没有“减负”作用,答案因人而异。但高校或者教育公共部门,还是应该慎言在线教育的减负作用,一来这在事实上很难验证,二来可能还有负面效应,等于变相在为教育商业机构背书。

  如果这些言论影响了家长和学生,学生课余从辅导机构的课堂撤退改而天天回家面对电脑屏幕,这就叫“减负增效”了吗?想想青少年的近视率,都会觉得更悲观了。把更多的时间交给老师和学生,让他们自主决定学习的内容和方式,而不是交给辅导机构或者在线教育平台主宰,才更接近“减负增效”的理想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