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科生、读书少,上五六个总裁班的“土老板”来科创板了

作者 | 海舟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为了解决贫困人口住房,美国将靠3D打印在拉美建造社区;3D打印机打印出人类眼角膜,也许有助于缓解移植短缺;通过3D打印,纽约科技公司赢得NASA火星栖息地挑战赛……

诸如此类的众多刷屏新闻似乎在告诉人们,3D打印正在改变你的生活。从打印模型手办、住宅家具、衣服首饰到机械零件、肢体器官,甚至是彩妆,薯片,这项技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应用到各个领域。

在制造业中,3D打印技术更是为生产环节带去了革命性的变化。比如“钢铁侠”马斯克的SpaceX公司开发的新一代载人飞船的引擎中,一些高度复杂的结构正是由这项技术解决的。

然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中国的3D打印技术与其地位极不匹配。直到2015年,工信部发文首次明确将3D打印列入了国家战略层面,才掀起了3D打印行业的创业浪潮。

但是在风口来临之前,有一家3D打印企业已经默默在行业内深耕了11年,这家公司就是先临三维。

专科生猛攻3D打印

先临三维成立于2004年,主营3D打印技术研发、设备生产和应用服务已有15年的历史了。2014年,公司挂牌新三板,成为了国内“3D打印第一股”。

两年后的2016年,先临三维的营业收入突破3.1亿元,跃居为行业第一。而在近日,这家公司向上交所递交了申请书,欲转道科创板。

先人一步发现蓝海,在创业者里不算什么新鲜事。然而出人意料得是,这位一手创建出技术门槛极高的3D龙头企业创始人——李诚,仅仅是个专科毕业的纺织业“土老板”,一个看起来极不像“极客”的人。

1983年,21岁的李诚中专毕业,正赶上传统纺织行业的大潮。10年后,他创建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公司——萧山永盛贸易公司。“永盛”,长盛不衰,从这个名字不难看出李诚的鸿鹄之志。

此后,李诚又相继成立了永盛化纤公有限公司和永盛纺织有限公司,从原材料到加工再到销售,李诚用了6年的时间打造了一个完整的纺织产业链。

2013年,李诚一手创建的永盛新材料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3608.HK),实现了其人生的第一次飞跃。

但是李诚并不满足于此,早在十多年前的2000年,在开展对外贸易期间,李诚就产生了想做“劳动成本小、科技含量高、有差异化”的高端产业的想法。

在2004年的时候,他偶然体验了一把三维相机,在看到立体、逼真的照片在水晶里渐渐被雕刻出来后,李诚萌生了要创立一家3D打印技术公司的想法。同年,他迅速建立起先临三维,抢占了国内3D行业先机。

并购型扩张留“隐患”

和纺织业相比,打造3D产业时,李诚的方法略有不同。

毕竟,3D打印行业技术门槛高、个性化强、行业分散,为了拥有完整的产品谱系、及时响应的服务,通过并购专用材料生产商、软件开发商、3D扫描仪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等企业,形成全产业链是行业内的常见策略。

参照3DSystems和stratasys这两家行业先行者的并购思路,先临三维先后并购了易加三维、天远三维、云打印、捷诺飞四家专业子公司,形成了以母公司为研发主体,四个专业子公司各有所重的“1+4”架构。同时还通过多笔并购扩张其业务版图。

招股说明书显示,先临三维共拥有36家控股子公司,18家参股公司,从数字化扫描产品到3D打印材料、3D打印机、3D打印在线云平台……已经形成了从产品设计到个性化定制的完整3D产业生态链。

2014年,先临三维挂牌新三板,并在随后多次入选新三板创新层,拥有做市商数量多达21家,股东户数长期在700户以上,堪称一只明星股。

几年过去,反观先临三维的财务数据,却并没有得到预期增长,甚至大不如前。

在报告期内,虽然先临三维的营业收入在近三年呈现出上涨趋势,分别为3.13亿元、3.63亿元、4.01亿元,但其扣非净利已经连续两年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135.79万元、-2145.38万元,累计亏损金额已超2281万元。

来源:先临三维招股书

对此,先临三维向首席科创官表示,处于亏损状态的主要原因是研发投入费用较大,由于国内3D打印服务业务市场还不成熟,所以在技术研发、市场销售、互联网推广和人员投入等方面的支出较多。

但是首席科创官通过查阅招股书发现,在支撑其“4+1”结构主体的4家专业子公司中,有一半在报告期内都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来源:先临三维招股书

不仅如此,除了3家尚未实际开展业务的子公司之外,在先临三维36家控股子公司中,有26家控股子公司在2018年都处于亏损状态;盈利的仅有7家——且大部分为盈亏平衡,最高盈利金额尚不足300万元。

支撑公司主要业务架构的“一条腿”却站不稳,这是否也是导致其盈利状况不佳的原因呢?

有业内人士对首席科创官表示,在通过多笔并购扩张业务版图、获取专利的同时,先临三维也给自己埋下了“定时炸弹”。

从2016年开始,随着市场不振,先临三维的股价也一路走低,几次再融资的努力都宣告失败。到了2018年,以招商证券为首的7家做市商先后退出了先临三维的做市服务。

转道科创板“起死回生”?

这种情况在2018年11月却突然得到扭转。

科创板的消息发布后,先临三维由于其“正宗” 的3D打印概念再度受到密切关注,被认为是登陆科创板的热门候选。与此同时,先临三维的交易也开始苏醒,成交逐渐放量,股价创造21个月新高。

但就换赛道来说,先临三维或许还不够底气十足,不过其较高的研发指标也为它增色不少。

来源:先临三维招股书

在报告期内,先临三维的研发投入分别占据了同期营业收入的25.29%、26.87%和35.08%,分别为7919.45万元、9748.93万元和1.4亿元。

来源:先临三维招股书

据公开资料统计,在目前的科创板申报企业中,研发费用占营收比最高的是微芯生物的55.85%,先临三维平均29.08%的研发比目前仅次于以32.42%排名第六的虹软科技,位列科创板第7。

据Wohlers统计,2017年全球3D打印市场规模达到73亿美元,IDC预测2020年全球产值将达289亿美元。因此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十年内,在以3D打印技术为代表的全球增材制造产业仍将处于高速增长期,发展潜力巨大。

从公司角度来看,全球也诞生了不少优质公司。其中,以色列的Stratasys全球市占率已经超过27%,2018年其营业收入已经高达46亿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头部公司已经证明自己可以取得较大的收入体量,3D打印不再是镜中花、水中月。

而就国内3D打印市场来说,已经上市的公司基本是通过外延、甚至体外的方式切入3D打印。目前比较纯、规模相对较大的三家非主板公司就是联泰科技(已经从三板退市)、同样申请科创板的铂力特和先临三维(830978.OC)。

不得不说,一方面,李诚是幸运的,从传统行业迈入新兴的高科技行业,他赶上了两波时代大潮;而另一方面,李诚也是努力的。早些时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我大专毕业的,以前读的书不多,后来就上了五、六个总裁班、金融班、长江商学院这些,不断地去学习别人的商业模式和文化,这样才不会被时代淘汰掉。”

除此之外,年近半百的李诚始终坚持每天6点准时起床,步行50分钟,边走边想公司的事情。如果去公司,他会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无论寒暑。

你看好3D打印吗?在你工作学习的路上,又为目标付出了哪些坚持和努力?欢迎评论中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