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秦可卿之死,贾宝玉只是串个场?

作者:郝加献

秦可卿的故事很长,断断续续十一个章回,但却很简略,很模糊,秦可卿正面出场大约有三次:安排宝玉午睡;介绍弟弟秦钟与凤姐儿、宝玉见面;秦氏榻前凤姐儿、宝玉探病,三次都有宝玉在场,其中好多文字引人想入非非,那么,秦可卿真的劈腿贾宝玉了吗?

(一)秦可卿是宝玉的梦遗对象

宁国府花园梅花盛开,秦可卿的叔叔贾宝玉随荣国府老太君贾母一行人来赏花,一时倦怠,想睡午觉。挑三拣四,宝玉躺倒在秦可卿的床上。

室内极尽奢华的陈设(大多是史上风流人物的用具)让“杂学旁收”、熟知古往香艳故事的宝玉满意,秦可卿亲自展开了西施浣过的纱衾,移来红娘抱过的鸳枕,宝玉“眼饧髀软”进入“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有了第一次梦遗,而梦中云雨的对象是秦可卿。

但小说写的明明白白:“于是众奶嬷服侍宝玉卧好了,款款散去,只留下袭人等丫鬟为伴。秦氏便吩咐小丫鬟们,在檐下好好看着猫儿狗儿,别让它们打架,吵醒宝玉。”

可见,秦可卿仅是宝玉的梦遗对象,而没有真的“劈腿”宝玉。

(二)由秦可卿引出秦钟与宝玉交好

后来,凤姐儿、宝玉应贾珍大嫂尤氏之邀一时来到宁府,秦可卿引荐了弟弟秦钟,凤姐儿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把咱们宝玉比下去了。” 宝玉与秦钟开始交往,后来又通过凤姐儿运作,二人一起上贾家家塾,“大闹学堂”,直至秦可卿送殡路上,“得趣馒头庵”,秦钟死去。

秦钟认识了宝玉,从贫寒之家,骤然见识了富贵,让他忘掉了用功读书的初心,也因“情钟”而丢掉了小命。

秦可卿姐俩殊途同归。

(三)贾宝玉是秦氏丧礼的见证人

秦可卿在她的香艳、温软的卧房中安排宝玉午睡,宝玉做了一个“香梦”并有了初次梦遗,被许多论家疑为这是宝玉与秦可卿的初试云雨,至少暗写秦可卿对宝玉的性引诱。

宝玉与凤姐儿探病,在秦可卿病榻前,面对着《海棠春睡图》和“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宝玉回想起梦游太虚幻境,“正自出神,听得秦氏说了这些话,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觉流下来”。

秦可卿丧音传来,宝玉“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

这些描写似乎在讲宝玉对秦可卿的关系非同一般,但事实并非如此。

最直接的证据是,秦可卿死后,贾宝玉向贾珍举荐了凤姐儿协理宁国府后,便默默无闻了。

而金钏儿死后,宝玉与仆人茗烟,在宁荣二府为凤姐儿大摆寿筵的时节,偷偷溜出城去,来到水仙庵,撮土为香,祭奠金钏儿。晴雯死后,宝玉写下洋洋洒洒的《芙蓉女儿诔》,并备了四样晴雯所喜之物于夜月下焚帛奠茗。秦可卿死后宝玉的表现同这些情节、场景相比,根本不是一个层面。

贾宝玉之所以出现在秦可卿的故事中,更多表现的是串场而已,让宝玉去见证秦可卿其人,特别是见证秦可卿死后那场浩大的葬礼。

【作者简介】郝加献,北京密云人,自由撰稿人。长期致力于文化散文的创作。长篇历史散文《旷世名园圆明园》荣获纪念圆明园罹难150周年大型征文优秀奖。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大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