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桥兵变是如何发生的?起源于一份莫名其妙的紧急军情

公元960年正月初一,后周京师开封还沉浸在一片过新年的祥和氛围中。早起的京城百姓开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放上几个爆竹,寓意开门大吉。熟人之间见面打招呼也比平时更热情,开口第一句话必然是送上新年祝福。大家都希望能在新的一年里大吉大利,红红火火。

在皇宫里,年仅七岁的小皇帝柴宗训早早就被太监们簇拥着来到大殿,这是他登基后的第一个新年,他要在这里接受百官们的朝拜。

然而,正当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时,一阵急促的叫声却由远至近向皇宫大殿传来。百官们你看我,我看你,大多数人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但从经验来判断,大家都料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只见负责传令的太监踉跄跑入大殿中,扑通跪倒在小皇帝面前,上气不接下气下气地说道:“启禀皇上,辽兵犯境!”

听到了这句话,满朝文武顿时炸开了锅。众人顾不得朝拜礼仪,一窝蜂地上前围住了三个当朝大宰相,七嘴八舌地询问该怎么办。

辽国和后周是宿敌,双方长期彼此攻伐。仅仅在半年前,后周世宗柴荣还率领大军一举攻下了被辽国长期占据的“燕云十六州”中的三关三州,共十七县。后因柴荣突发疾病而被迫班师回朝,不久柴荣就病逝了。这次辽国突然犯境,大家估摸着就是对方看后周主少国疑,趁火打劫来了。

小皇帝柴宗训并不明白“辽兵犯境”是什么意思,但他看到大殿上的群臣们个个神色慌张,完全没有往日那种气定神闲的态度,这令他感到有点害怕。事实上,柴宗训的命运从这一天开始就将彻底改变。

百官们经过一番激烈地争论,最终宰相范质拍板决定,由殿前都点检、归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尉赵匡胤率领大军北上御敌。赵匡胤是后周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将领,同时也是禁军统帅,军队系统中的一把手,似乎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范质这位备受尊崇的当朝大宰相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却是鲁莽至极。他并没有认真核实这份紧急军情的真实性,匆匆忙忙就将调动全国兵马的大权交到了赵匡胤手中。实际上,这场“辽兵犯境”大戏的总导演,正是赵匡胤本人。

次日,也就是公元960年的正月初二,赵匡胤开始在开封升帐调兵。说到这里,不得不先简单解释下后周的军事制度。后周禁军主要掌控在两个机构中,分别是: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殿前司的最高长官为殿前都点检,也就是赵匡胤本人所担任的职务。侍卫亲军司的最高长官为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当时的长官名叫李重进,此人是赵匡胤的对头。不过自从小皇帝柴宗训登基后,李重进就被打发到外地去镇守边塞,真正在京师统领侍卫亲军司的是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

韩通是后周的一员老将。他不是赵匡胤的对头,但也算不上是朋友。他对后周绝对忠心耿耿,对本职工作也兢兢业业,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具备政治谋略。事实上,韩通很快就将要为自己的这个缺点付出沉重代价。

赵匡胤命令自己的副手殿前副都点检慕容延钊为前锋,率军先行北上。然后命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高怀德、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张令铎率部随自己出征。如此一来,赵匡胤就将侍卫司的大部分兵力都卷走了。值得一提的是,高怀德和张令铎后来都成了赵匡胤的亲戚。前者娶了赵匡胤的妹妹,后者将女儿嫁给了赵匡胤四弟赵廷美。所以在当时他们会支持谁就不言而喻了。为了公平起见,赵匡胤还下令让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都虞候王审琦率部留守开封,“协助”韩通戍卫京师。

从表面来看,赵匡胤的这个安排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殿前司和侍卫司都是部分出征,部分留守。大家劳逸均沾,看上去非常公平。可事实真相却是,赵匡胤带在身边的侍卫司将领都是他的人,留在京师“协助”韩通守城的殿前司将领也是他的人。韩通看似掌握着跟赵匡胤相当的兵力,实际上他却是一个“光杆司令”。

公元960年正月初三,赵匡胤亲率大军离开京师,前往北方去迎战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辽兵。一场“陈桥兵变”的大戏正式拉开了序幕。

参考文献:《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