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怨升级,红杉资本被币安赵长鹏起诉,古典投资碰钉子?

出品|三言财经

三言财经5月23日消息,据CoinDesk消息,5月20日香港高等法院一份文件显示,币安CEO赵长鹏已通过其律师向法院递交申请,起诉红杉资本损害其名誉,阻止币安以高估值筹集资金,要求在法院举行听证会,立即评估损失,并希望红杉资本对其赔偿。

根据法院官网信息,币安CEO赵长鹏将于6月25日与SCC Venture VI在法院举行听证会。

A轮融资交易告吹,红杉起诉赵长鹏始末

去年4月,红杉资本被曝因投资纠纷将币安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赵长鹏告上法庭。随后,赵长鹏在推特上公开叫板,称未来所有在币安的项目都需要披露是否与红杉资本有直接或间接的关联。双方纠纷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这场恩怨还要从2017年说起。

2017年8月25日,红杉资本旗下子公司SCC Venture VI Holdco G,Ltd(以下简称“SCC”)与赵长鹏签署了一份出售《A轮优先股出售条款》的投资意向书。双方拟定:SCC对BitDJ公司的A轮优先股投资6000万元人民币,估值约为5亿元人民币。

2017年12月14日,赵长鹏方告知SCC,现有股东或天使投资人认为SCC的估值过低。

而另一边,另一风险投资公司IDG资本计划投资两轮资金给币安,估值分别为4亿和10亿美元。这一估值明显高于红杉。

2017年12月19日,SCC方代理律师向赵长鹏方致函,要求其禁止与其他第三方就出售集团股权进行谈判或签订任何协议。

2017年12月27日,SCC在不通知赵长鹏方的情况下单方面申请了禁令,并在 2018年1月时提交了仲裁申请。

红杉诉讼请求被驳回,赵长鹏反向起诉红杉资本

案件中,SCC认为,币安CEO赵长鹏违反投资独家协议,在与红杉资本进行 A 轮融资谈判时,与 IDG Capital 进行了交谈。赵长鹏方回应称,其与IDG的讨论的是B轮融资,与A轮融资无关。

赵长鹏方则认为,原告SCC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单方面申请禁令是滥用程序行为。

2018年4月26日,法庭判决红杉申请禁令的确是滥用程序。另根据2018年12月12日做出的最终决定,法庭驳回了红杉关于赵长鹏违反竞争性协议的主张,即赵长鹏方与IDG资本的讨论实际上是为了B轮融资。

据外媒CoinDesk 获得的一份于5月20日提交给香港高等法院的文件显示,赵长鹏已经通过其律师递交了一份申请,要求在法庭举行听证会,并就此前红杉资本单方面向币安申请禁制令一事所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并要求“立即对损害赔偿进行简要评估”。该案听证会将于6月25日举行。

赵长鹏在提交的文件中写道:“禁制令造成了我的损失,我有权得到红杉方面的合理赔偿。第一,损失了币安通过连续几轮融资后的高估值来筹集新资金的机会;第二,损害我的声誉。”

赵长鹏提交的这一申请将调查红杉禁令对币安造成的影响,如果调查判定币安方面损失属实,赵长鹏将要求红杉方面支付调查判定的损失金额。

赵长鹏:红杉所有索赔都毫无根据,我为行业而战

今日,对于币安反向起诉红杉资本,赵长鹏在推特上作出几点回应:

1、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我与红杉案的最终结果。 总之,仲裁庭驳回了红杉的所有诉讼请求。

2、我赢了,但这个案子很有破坏性。红杉公司对我发出了禁令,阻止我在2017年底为币安融资。当时其他风投和投资者对币安很有兴趣,这在当时对币安很关键。

3、禁令和红杉对我的指控都是公开的,但我却不能公开辩护,因为仲裁是保密的。

4、香港法院后来判定红杉申请的禁令是滥用程序。去年年底,仲裁庭最终裁定红杉的所有索赔都毫无根据。

5、红杉中国因败诉支付了240万美元的诉讼费。我也不得不在这一年多里支付779043美元法律费用,不过因为红杉败诉这最终都由红杉支付了。但此前我得先出这些费用。

6、这个案子说明了一些问题。对于大多数企业家来说,他们将无法支付77.9万美元来打官司;初创企业背负着悬而未决的官司想争取额外的资金很难,即便这场官司里索赔人(原告)注定会输。

7、在经营一家初创公司的同时背负官司是个很大的干扰。许多初创企业别无选择,只能屈服于风投所采用的不公平的条款或做法。

8、我即使在胜诉之后也不能公开结果,然而我被起诉的事却被马上公开。这是法律体系中的漏洞。我必须反诉才能公布结果。

9、对于风投来说,这种策略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奏效的。这是他们合法使用的工具。这既是我们法律体系中的一个弱点,也是风投的不专业的行为。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像这样的案子,但风投应该帮助企业家。

10、我们不仅仅是防守,而是为行业而战。

古典投资霸王条款碰钉子?

有业内人士对此评价:“红杉拿着古典投资的霸王条款,来区块链里面玩,碰到钉子了?得不偿失啊,交易所可比基金牛多了 。”

还有观点认为,这是红杉“拖延投资”风格的第一次失足。

大牌投资机构拖垮创业公司早有争论,但红杉确是有案例在先。

2014年,口袋购物日前公开指责红杉资本,称被红杉“放鸽子”。当时加班加点跟红杉沟通投资,拖了十几个月之后了无音讯。

王珂说,红杉以前这样拖死过很多项目,如ispeak就被拖死,是被红杉拖7个月给毁掉的。

不排除一些大牌的投资方将拖延作为一种战术。

首先一拖再拖,暗地里是在向创业公司压价。因为一家公司被红杉这样专业大牌的机构看过10个月后都没有获得投资,其他投资人会认为这家公司可能有问题。

而此时,创业公司可能会处于资金链断裂阶段,创始人基本崩溃,要么折价,要么倒闭出售。

还有创业者透露,红杉发TS(投资意向书)的速度绝对是币圈的速度,但是发完TS,就不管你死活了。

而这次,红杉遇到了发展贼迅速的币圈交易所,一日千里,“拖延”策略失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