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打贸易战 德国人在一旁瑟瑟发抖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舒赫,翻译/观察者网 马力】

我们德国人一直在密切关注美中两国之间的这场贸易战,原因是:

作为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第一大国(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高达2940亿美元),德国也是特朗普削减贸易赤字行动的主要打击目标之一。

据2018年的统计数字,美国的贸易逆差高达4550亿美元。美国仅对德国的贸易逆差就达580亿美元,而且仍在不断攀升。上一次德美两国经常账户实现平衡还是在1991年。

德国对全球的贸易顺差甚至比日本和俄罗斯加在一起还要多,而这两个国家可以排在第二和第三位。在贸易顺差占GDP比例方面,德国目前的数字是7.4%,已经比2015年的8.9%略有下降,但仍然大大高于欧盟为欧元区确定的最高6%的标准;德国的贸易顺差占GDP之比更是比中国高出好几倍。

默克尔与特朗普(资料图/IC photo)

进口车及零部件也“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特朗普的贸易代表已经指出,美国有两大问题:中国和进口汽车。这意味着,在与中国打贸易战之后,美国人就要将矛头对准进口汽车了。美国商务部认为,“进口的轻型汽车和零部件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在德国看来,毫不夸张地说,这样的观点是非常令人吃惊的。

把汽车进口税提高到25%或进口配额问题已在美国被提交讨论,而大众、戴姆勒和宝马公司的高管们为了避免这一结果,去年12月与特朗普在白宫进行了会谈。特朗普已在多个场合对奔驰、宝马等德国汽车品牌表达了批评态度。上述几位高管的主要观点是:他们已在美国建立了多家工厂,雇佣了11.8万人,在美国生产了75万辆汽车,而美国从德国进口的汽车仅有47万辆。

对于德国汽车制造商来说,最大的帮助其实并非来自德国的政治人物(德国政府只会发表空洞的声明,干巴巴地解释自由贸易十分重要,要警惕伤害自由贸易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反而是美国汽车产业自己雇佣了游说集团对加税措施表达不满。

根据美国汽车研究中心2018年的研究结果,25%的汽车整车和汽车零部件进口税率将导致每辆新车在美国市场上的价格平均上涨4400美元。其中每辆进口汽车的价格平均上涨6875美元,每辆美国制造的汽车价格平均上涨2270美元,另外在汽车供应和分销链条中,美国还将损失掉70万个工作岗位。此前特朗普在钢铁和铝制品领域上调关税的措施已经导致每辆汽车的价格上涨了约400美元。

不过,形势的发展方向正在变得模糊。

5月15日,据报道特朗普政府计划延迟半年就是否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汽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做出决定。很显然,美国人也觉得与中国和欧盟两面作战并不明智。不过,这种做法只是在拖延时间,并非最终的解决方案。

特朗普已经提出要求,他希望欧盟和日本能与美国签署一份协议,答应在180天内“限制或约束”对美国的汽车整车和零部件出口,否则美国将把进口税率提高至25%。除非出于国家安全原因(例如英阿马岛战争期间两国贸易中断),否则这样的进口配额限制在WTO框架下是不合法的。

其实,美国提出的“进口轻型汽车和零部件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这一说法是非常牵强的,因为美国给出的理由是:进口汽车和零部件“伤害了美国国内的汽车和零部件制造商,进而伤害了它们在新技术领域投资以开展研发活动的能力”。人们会说,这一切其实就是美国汽车产业缺乏竞争力而已,他们需要国家对其进行保护,这种行为正是WTO的相关条款所反对的,而WTO的那些相关条款正是美国自己在很多年以前推动通过的。

公平地说,德国目前对来自美国的汽车征收10%的进口税,而美国对来自德国的汽车仅征收2.5%的进口税。德国方面的立场似乎是,为了解决这一税率失衡问题,双方都应该把税率降到零。

其实,没有德国人害怕美国汽车会占领德国市场。在德国有一句玩笑话:即便美国人把车卖得再便宜,美国车在德国的销量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因为美国车并不符合德国人的用车需求,德国人也不欣赏美国人的造车品味。美国车太大、太耗油,而且造车工艺也比较差。很多德国人都把自己想象成舒马赫一样的人物,认为自己需要一部能够在赛道上狂飙的座驾。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一个用枪指着德国的对手

虽然从传统角度来说,我们是美国的盟友。可是在特朗普时代,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当下不是我们面临贸易战爆发的危险问题,我们实际上已经身处贸易战之中了。美国首先对钢铁和铝制品加征了关税,欧盟与中国的反制措施类似,都对威士忌和哈雷戴维森摩托车等共和党控制的州的产品加征了关税。

对于德国政治家以及那些德国跨国公司来说,当下的形势非常棘手。我们看得很清楚,美国是在挑衅,而德国并不想跟任何国家打贸易战。

平心而论,在中国市场准入以及保护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德国与美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可是美国不仅在针对中国,美国也在拿着枪对准我们德国,所以德美联合起来就上述问题与中国展开谈判的可能性很小。

我们相信WTO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场所,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特朗普正在系统性地削弱所有国际机构和国际条约的权威性和影响力。WTO仲裁法庭已经患上了机能失调症,特朗普政府一年前阻挠了WTO对三位仲裁法庭法官的提名,这个问题至今都无法继续向前推进。

美国撕毁了巴黎气候协定、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威胁退出北约、在很多问题上欺压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这一切让很多德国人开始思考应该到别处去寻找盟友。美国(尤其是共和党)一贯是拥护“自由贸易”的,然而他们现在却在系统性地破坏全球化进程。

特朗普在德国的口碑很差,即便在初选阶段,我们也已经开始感觉到特朗普是个问题候选人,觉得也许只有美国人才会喜欢这样的人物。德国人觉得特朗普当选是绝无可能的。如果让德国人投票,特朗普只能得到15%的支持率,希拉里则可以获得85%的选票——85%的德国人之所以愿意投票给希拉里,并非因为大家多么喜欢她,而是因为他们都很讨厌特朗普,讨厌他的竞选团队和竞选纲领。

鉴于德国曾经不甚光彩的历史,我们对极右翼势力的发展非常警惕。那些喜欢特朗普的德国人大部分都是德国国内极右翼势力的支持者,他们大肆宣扬民族主义、孤立主义(主张德国应退出欧盟和欧元区)和白人至上主义,反对移民进入德国。

大多数德国人都认为已经不可能与特朗普政府再达成任何真正的协议,因为一旦特朗普发现撕毁协议对自己有好处,他就会毫不迟疑地将其撕毁。特朗普在德国人眼中不过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冲动的、短视的、只看表面现象的肤浅政客。

大多数德国人认为德国应该更加依靠自己的实力并保持低调。一些人希望德国能有所作为,不过大多数德国人还是认为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时说话才更有力量。我认识的许多德国人都主张德国应加强与中、俄、印等国家的关系,不过在德国国内针对这一主张仍有许多不同看法。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让很多德国公司在美国变得十分小心。对于任何一个经济体来说,不确定性都是一剂毒药。德国美国商会(AmCham)在最近的一项问卷调查中发现,只有8%的德国企业认为美国的政策是可以信赖的。而在德国最大的30家公司中,有16家在美国的营业额要高于在德国的营业额。

德国已经接收到了足够的信号,我们已经遇到了麻烦,我们必须拿出解决方案了。谁会愿意在一个政策变化无常的国家投资呢?大多数德国公司的做法都意在拖延时间、保持低调,他们希望2020年美国大选能给形势带来一些变化。

德国媒体喜欢使用外交语言,他们总是警告说目前的形势有升级到贸易战的潜在危险。然而客观地说,我们已经暴露在贸易战的战场上了。德国怎么会愿意与一个用枪指着自己的对手谈判呢?而且这个用枪指着德国的国家还是我们的传统盟友。

当然,德国与美国之间曾有持续几十年的良好关系。最近,一位好友从美国来看我,他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两年,在交谈中我意识到我从美国所接收的信号只代表一半甚至一小部分美国人。希望我们不会忘记另一个美国,那个我们记忆中的美国。

(想了解冈特·舒赫先生更多观点,可阅读其其他回答:

https://www.zhihu.com/people/gunter-schoech/activities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