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和平画展:他虽然活得痛苦,但思想意志活跃

5月22日下午,中国摇滚乐灵魂人物、艺术家梁和平画展在京举办。在这场名为“神筆画意”的公益画展上,梁和平多年好友的崔健也到场支持,崔健谈道,“梁和平现在已经没有音乐创作的机会,而且由于大量服用药物,梁和平和大家的交流越来越少。”2012年6月,梁和平不幸因车祸导致高位截瘫。为支持因为常年治疗导致经济困难的梁和平,崔健想到“尽可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生活的问题”,于是有了这场慈善认购。

5月22日,北京的气温一度飙升到35度。北京南锣附近的一家会所人头攒动,人群中不仅有摇滚教父崔健、电影导演顾长卫、哲学家陈嘉映、作家陈冠中、艺术评论家栗宪庭,还有被固定在轮椅上的、一脸沉寂的梁和平。虽然集合了诸多名流,但这绝不是一个觥筹交错的欢快的聚会。

活动开始以后,人群迅速围过来,手机和闪光灯举起来,梁和平所在的空间被压缩成一个小小的半圆,他兀自在圆心,被疯狂地审视。

人群中的梁和平

2012年6月23日,梁和平在北京发生交通事故受重伤,他的第六和第七根脊椎断裂,脊髓全面损伤,导致高位截瘫。六年的全天候住院、多次手术、多次病情恶化及抢救、从去年年底持续至今的低烧、数次危及生命的低血压……高昂的治疗费用,早已压得梁和平一家人心力憔悴。2018年底,梁和平的家人在爱心平台轻松筹上发起了求助,得到了那英、赵明义等众多音乐圈好友的转发和支持。目前,梁和平一家的收入就靠梁和平妻子赵莉酒吧等地方的演出,基本维持生活。

梁和平这个名字对于中国音乐的分量曾经是非常重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摇滚乐的诞生以及辉煌,都绕不开“梁和平”这三个字。他曾策划、组织、监制了《崔健为亚运会集资义演》等多项活动,助推中国摇滚乐从一无所有到后来的黄金盛世。此外,他以编曲和乐手双重身份,参与录制了何勇的经典,也是1990年代摇滚盛世的代表性专辑——《垃圾场》。他是崔健口中中国摇滚乐的“军师”。

1982年至1986年,梁和平开始对现代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在没有学过美术的情况下,他创作了300多幅现代美术作品。

一次摄影家林铭述去康复医院探望梁和平,他叫护工搬出了许多他1982年到1986年的画,“这些作品让我大吃一惊,准确说是震撼!当时我脱口说了一句话:‘你的美术才能高于你的音乐才能!’和平竟含笑表示同意。”开幕式上,策展人林铭述与大家分享了这段往事。

“梁和平的绘画立即让我想到了康定斯基的作品,康定斯基在《论艺术中的精神》一书中,把音乐和绘画图像之间的关系做了精辟的论述。和平的画有一种内在的音乐韵律在跳动,正是这点让他的画如同着了魔似的有了超凡的想象。和平之前并没有看过现代的绘画作品,也没有学过绘画,完全是一种内在的动力在支配着他,那是什么呢?那是无影无踪的音乐。”林铭述说。

于是有了这场由雅昌文化集团主办,林铭述策划的“神筆画意——梁和平绘画展”,展出梁和平于1980年至1986年间创作的绘画作品30幅。

展览现场,梁和平由儿子举着话筒,缓缓说:“这个世界给了我生命,我非常感恩,此次向大家展示我的作品,也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这是我最高兴的事。”

梁和平作品

作曲家、小说家刘索拉眼中,梁和平的画,“结构和颜色都像即兴音乐一样从手下生出来,为什么画,画什么,都事先没有设计,但那些画面显示出来一种音乐家与生俱来的,对想象力的放纵和对结构的控制。这些画活生生地反映了和平的内在:毫无心机的线条们快乐地占有了眼睛的空间,用颜色发出形状各异的声音。”

梁和平的母亲也坐着轮椅来到现场,她谈到梁和平对生命的认识:“和平跟我说过,妈妈你是教历史的,我可能在历史长河里什么也留不下,但我活得很有价值。我也想说,他必须以乐观坚强的毅力度过自己的晚年。发生事故后,他在我们面前,从没有悲观的情绪,一直鼓励我们。他跟我说,妈妈你要好好活着,将来活到一百岁的时候,我来给你做个寿。他虽然活得很痛苦,但是思想意志活跃。”

“神筆画意——梁和平绘画展”不仅向大家展示了梁和平的绘画作品,开幕式上,崔健与周国平决定将他们合著的《自由风格》一书再版的全部版税捐出,赞助好友梁和平的医疗和康复费用。

周国平(左)与崔健

2001年,喜欢用音乐表达自己的崔健,第一次选择了用语言文字来表达自己,并与周国平通过对话的形式完成了《自由风格》一书,11年后的2012年,崔健与周国平的共同好友梁和平突遭车祸,两人一起组织一个公益计划,再版《自由风格》。“此次是《自由风格》第三次出版,里面增加了许多新的内容,最终目的是为了把崔健的精神传递出来。” 周国平说道。

对于梁和平,“要解读他,一个核心的关键词是——生命。很难遇见比和平生命力更旺盛的人了。他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似乎有着无穷的精力,对什么都感兴趣,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什么都愿意尝试。他的创作,无论是音乐还是绘画,都有三个特点:随兴所至,并且皆有精彩的表现;即兴,完全没有准备;高兴,没有任何束缚,高兴就行,也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打动人心的作品。”周国平说。

“虽然和平因为身体原因创作受到限制,但他一直热情参与生活,保持思想上的活跃,并一直为大家提供创作养分。他就像个火种一样,点燃着我们,让我们受益良多。”崔健说,“前段时间,我还在想成立一个和平资料馆筹备会,但这个事情最后没有完全实施,原因就是和平拒绝这种市场化。在这方面他是消极,他觉得这种事情太复杂,想着尽可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生活的问题。”

展览现场, 雅昌组织了慈善认购活动,观众可以认购艺术家的绘画作品、画册、限量版艺术合集,或参与梁和平绘画展的慈善捐赠,而此次慈善认购及募捐获得的收入均捐赠于艺术家本人,用于梁和平今后的治疗和生活。

活动结束后,梁和平的30件绘画作品均被认购。

现场买走画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