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425年到413年间,斯巴达为何停止向波斯派出使团?

斯巴达的政治机构由长老会议、公民大会、监察官委员会和国王等几部分组成,这些机构都有各自的权力范围,同时又互相制约。

一、斯巴达政治机构运行方式

长老会议由28位长老和两位国王组成,具有很高的威望,它拥有终审权,甚至可以审判国王,他们做事谨慎、稳妥,但却并不乏机智、狡猾。公民大会由全体斯巴达公民组成,在形式上是国家最高的权力机关,拥有对重大事务,诸如战争与和平、外交、选举等的决定权,但它又是一个原始的被动的表决机构,基本上没有对提案的创议权和修改权,只有国王、监察官、长老会议成员,还有受主持监察官邀请的人才能在公民大会上发言。

城邦事务由最显赫的人(一般是国王)预先决定,再经公民大会表决,但公民大会是由受严格纪律约束的公民组成,他们几乎不可能对权势人物的言论和行动提出异议。

由5人组成的监察官委员会权力很大,控制着大部分政治事务,主持公民大会、接待外国使节、对战场上的指挥官发出指令、还可随军监督国王。另外它也有预审权及一定的审判权。但监察官由斯巴达公民大会以原始的欢呼声选举产生,成员往往地位卑微,且任期只有一年,连任者很少,很难想象它能对抗国王的权威,且政策措施在监察官委员会通过时,并不需要所有监察官的认可,这就给国王等外来势力影响监察官委员会的决策提供了可能。

二、斯巴达国王的权力很有限

两位国王负责战时指挥军队,据修昔底德记载,领兵在阿提卡作战的阿基斯国王有权随意派遣军队到任何地方、有权募集新兵、有权征收款项。

但是纵观斯巴达的历史,国王的权力很有限,众多国王被罢黝、被羞辱、被流放,甚至被处决。

此外,斯巴达政治还受宗派、财富、妇女、世俗关系等的影响,公共食堂亦在政治生活中起很大作用。

众所周知,斯巴达两位国王之间的竞争通常很激烈,希罗多德还为这种竞争提供了神学和传统的依据。国王与监察官之间也有竞争,如伊奥尼亚战争之初,监察官恩狄乌斯与国王阿基斯之间的斗争;在军队中,将领之间甚至下属与将领之间也有竞争。富人在政治生活中起很大作用,他们往往占据军政系统中的要职。

三、关于对波斯的方针政策,斯巴达内部一直存在很大的分歧

早在希波战争中,宝桑尼阿斯就因亲波斯受到怀疑、审判,后来伊奥尼亚战争中来山德、克利阿库斯等与波斯王子小居鲁士关系甚密,在此战前阿基达马斯国王也曾主张与波斯结盟。但斯巴达又是一个极其重视荣誉的希腊城邦,所以,反波斯的情绪也并不见少。

这样斯巴达人在对待与波斯结盟的态度莫衷一是,政制上又权出多门,故波斯国王阿塔薛西斯一世抱怨斯巴达使团前后不一的多种说法也就不难理解了。

从公元前425年到公元前413年这一段时间中,文献中没有记载斯巴达与波斯之间的继续接触。笔者认为,很可能这一期间斯巴达停止向波斯派出使团,原因有以下几点:

原因1:公元前425年,一直僵持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发生了转折,使斯巴达人失去了胜利的信心。

在这一年,斯巴达派440名重装步兵前往斯发克特里亚岛,其中有292名被雅典俘虏,这当中有120名为全权斯巴达公民,包括许多上层人士,其余的都战死了:由于斯巴达城邦只有几千公民,这次失败是一次沉重打击。因害怕雅典人一怒之下把这些俘虏作为人质杀掉,此后斯巴达不仅停止了年复一年对阿提卡的入侵和践踏,而且还向其派出使节求和。

不久,雅典将领尼西阿斯又率舰队攻占了拉科尼亚南部海岸附近的库特拉岛。由此派洛斯和库特拉成为雅典环航打击伯罗奔尼撒海岸的基地以及希洛人奴隶和匹里阿西人逃亡的避难所,斯巴达人担心这两个据点会引发希洛人的暴动。

虔诚的斯巴达人开始反省、并怀疑是否他们拒绝仲裁、首启战端而惹怒了神灵,而神灵的惩罚是有计划的,因此他们进一步的苦难可能不可避免。这导致他们士气低落、情绪沮丧,再也没有与雅典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了,盼望着通过议和来赎回公民,解除派洛斯、库特拉的威胁。

既然他们不想再进行战争,故此时处境尴尬的斯巴达人不可能再与波斯联系,正如路易斯所说的,即便是公元前425年波斯使者阿塔弗尔奈斯到达斯巴达,也会发现斯巴达人对如何尽快消除希洛人起义的威胁及迎回普雷斯托阿纳克斯国王,比如何通过努力来开辟一个新战场、与雅典决战更感兴趣。

原因2:斯巴达国王普雷斯托阿纳克斯的回归,标志着斯巴达对外政策的转向。

普雷斯托阿纳克斯为公元前445年斯巴达与雅典签订的《三十年和约》做了许多前期工作,被当时的斯巴达人及后来的诸多学者目为鸽派,他倡导斯巴达和雅典分别领导希腊世界陆地和海洋的两极霸权体系。

由于斯巴达内部激烈的派别斗争,普雷斯托阿纳克斯在《三十年和约》签订前夕被迫出走阿卡狄亚。在公元前425年,斯巴达战场形势急转直下的情况下,普雷斯托阿纳克斯此时回国就极有可能具有某种政治内涵,斯巴达人很有可能企图利用他在雅典人心目中的鸽派形象与之达成和约,从而收回被俘的公民,并消除上述两个基地对斯巴达社会的威胁。

原因3:公元前424年签订的《厄庇里库斯条约》规定波斯必须中止与斯巴达的谈判。

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后,斯巴达为了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多次向波斯派出使团,企图与波斯结盟,取得波斯的财政支持。

雅典获悉斯巴达这一动向后,考虑到《卡里阿斯和约》不能阻止波斯与斯巴达的接触,遂决定派出使团与波斯谈判缔结新的条约。

公元前425年希腊军事形势风云突变,斯巴达的胜利局面急转直下,濒于败北,停止向波斯派出使团。同时,波斯刚刚经历一场残酷的王位之争,大流士国王在血雨腥风中践柞,尚需宽松的外部环境以巩固其对帝国的统治,遂与雅典签订《厄庇里库斯条约》。条约规定双方互不侵犯、不得支持对方的敌人等。

参考文献:

刘洪采《希腊波斯关系研究》

何兴民《古代雅典民主政治与海上同盟》

徐松岩《关于雅典同盟的几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