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将数千份卡夫卡遗稿保管人的文件移交给以色列

撰文 新京报记者 吴鑫 实习生 聂丽平

据美联社报道,5月21日,德国当局向以色列国家图书馆移交了卡夫卡挚友、遗嘱执行人马克思·布罗德的约5000份文件,包括布罗德的剧本、日记、信件和手稿等个人文稿以及一张卡夫卡在1910年给布罗德的明信片。

马克思·布罗德是卡夫卡生前最好的朋友与遗稿执行人,同时也是一位作家、作曲家和剧作家。大约十年前,这些资料从布罗德的秘书埃斯特·霍夫(Esther Hoffe)的公寓被盗。2013年,一位以色列商人试图将这些手稿卖给位于马尔巴赫的德国文学档案馆,档案馆将这一消息告知以色列,以色列国家图书馆随后介入了此事。同年,德国警方在威斯巴登的一个国际伪造团伙的仓库中发现了这些手稿,此后,这些手稿一直保存在德国当局手中。

以色列国家图书馆一直将自己视为卡夫卡和布罗德文稿的合法拥有者。1924年,卡夫卡因肺结核去世,去世前,他将自己的所有笔记本、手稿和日记等文稿遗赠给了布罗德,并要求他将自己的所有作品烧掉。但布罗德违背了卡夫卡的遗愿。1938年,纳粹占领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地区后,布罗德为躲避迫害,带着这些文件逃往了巴勒斯坦。布罗德在1968年去世后,他让自己的秘书埃斯特·霍夫(Esther Hoffe)负责自己的文学遗产,并将卡夫卡的所有文稿交给了霍夫。

卡夫卡

在接下来的四十余年里,霍夫保存了这些文件,并将包括卡夫卡《审判》的原稿在内的部分文件卖给了德国文学档案馆等机构。2007年,霍夫去世后,这些文件转赠给霍夫的两个女儿,此后,以色列和她们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诉讼。以色列坚持认为,卡夫卡的手稿是属于犹太人的文化资产。2016年,以色列在最高法院的判决中获得胜利,取得了卡夫卡的手稿。上个月,苏黎世一家地方法院维持了以色列的判决,裁定可以打开瑞士的几个保险箱,把里面的东西运往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据以色列国家图书馆馆长斯特凡·利特(Stefan Litt)称,此次德国移交给以色列的文件,与卡夫卡本人联系不大,但可以让布罗德的作品收藏更为完整,从而更加深入地研究布罗德以及他的文学圈子,包括卡夫卡和其他作家。专家们表示,这些文件将为了解20世纪初的欧洲文学和文化景象提供一个窗口。

这是包括手稿、信件、笔记本和布罗德的其他著作在内的大约4万份文件中的一部分,以色列国家图书馆正在重新整理这些文件。以色列国家图书馆还希望,尽快将布罗德和卡夫卡的所有作品纳入自己的馆藏。

作者: 新京报记者 吴鑫 实习生 聂丽平

编辑:徐悦东 校对: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