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尔金山的格库铁路工地上,狼真的来了!

狼走在阿尔金山山间小道上(5月18日摄)。

19世纪末,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曾在中国新疆阿尔金山一带游历,相传他在相机丢失后,拿起画笔,为眼前的荒芜苍凉,绘就一幅水彩画。

水彩画的内容现已无从考证,不知是否有阿尔金山的野生动物出现其中。但是在一百多年以后的今天,那里的野狼却可以时常到一处海拔3000多米的铁路施工驻地“串门”,与那里中铁隧道局集团的工人们做起了“高原邻居”。

狼在山头的太阳能板下休息(5月18日摄)。

双方初次相见是在2018年的一个寒凉秋日,工人们在下班返回路上,突然发现驻地不远处的山包上卧着一只狼。

“当时就有人吓得腿打哆嗦,下意识地停住、缓慢后挪。”工人张少帅回忆,个别胆大的人则连忙从房间里拿出相机,对准500米开外,对着这个“不速之客”按下快门。

没过多久,关于狼出没的消息便在驻地炸开了锅,工人们纷纷商量着如何防身,大家试探着猜测:“山里野狼没怎么接触过人,或许明天就走了?”

然而事实并非所想,接下来的日子,那匹狼不请自来,几乎天天在人们的视野里晃荡,白天卧于山头,两只前爪在地上随意划拉着,到了晚上,眼睛里则透出令人发冷的蓝光,每天出勤比山头的月亮还准时。

5月18日拍摄的阿尔金山上的狼。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一周、十天、一个月……那匹狼并没有摆出要伤人的架势,也没有偷吃驻地的食物,偶尔会趁人不注意跑到院子内,与看家护院的土狗嬉戏打闹。为了谨慎起见,驻地负责人韩舜请来处理片区事务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祁曼管委会和当地森林公安,对狼出没的危害程度进行调查研判。

他们判断,这匹狼可能担负着狼群领地的侦查工作,也有可能是在争夺配偶的过程中战败,被赶出狼群流浪至此。目前来看,并没有达到要被人强制处理的程度,而且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对其处理需得到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部门的批准。

5月18日拍摄的阿尔金山上的狼。

时间一长,工人们也渐渐习惯了狼的存在,双方的安全距离有时会不经意从500米缩至100米,甚至50米。不过为了照顾野生动物的天性,工人们并不刻意与狼接触,只是隔着老远,用镜头记录着与狼在同一时空互不打扰的默契。

狼则按照自己的作息,每天固定在日出时、日落后,围着驻地散步、嬉戏、小憩,偶尔放声嚎两嗓子,安逸潇洒地在阿尔金山出没。

“恶邻”变“友邻”,在阿尔金山干工程多年的韩舜看来,这背后是人类与大自然的握手言和,近年来,新疆对阿尔金山内的矿山开采点进行全面清理,环境变好了,深山里野生动物们活动频繁了,可活动的范围也扩大了,“狼来之后我们还在驻地附近见到过狐狸、野兔。”

这是中铁隧道局集团格库铁路新疆段S6标项目部(5月15日无人机拍摄)。

韩舜所在的工区为了不破坏阿尔金山的水源,每天特地从山脚下100多公里外的小镇运来生活生产用水,他们身后负责铁路铺轨的施工单位,也在工地附近野生动物迁徙的路上“改路为桥”,开辟多个行走通道,方便野生动物迁徙。

记者在当地采访时看到,恰好碰到那匹狼在工人驻地附近出没,与土狗出双入对,似乎谈起了恋爱,工人们笑着说:“就让这头狼待着吧,和我们做个伴,等铁路修通后,我们就告别这里。”

这是格库铁路新疆段阿尔金山隧道出口(5月15日摄)。

阿尔金山是中国大西北的宝库,工人们在此所筑的格库铁路(青海格尔木——新疆库尔勒),对促进西部开发、建设边疆具有现实意义,并且将进一步完善中国内陆与中亚等地区的陆路运输。届时铁路两旁水鸟展翅、野狼奔跑、羚羊欢跳,将是一幅绝美画卷。

----------

文字:孙少雄、宿传义、丁磊

图片:丁磊

编辑:唐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