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大规模补贴已成过去式 亮眼财报离盈利更进一步?

作者:方正证券(香港)互金部 董事 林子俊

5月初,笔者的一个神级基金经理前辈大笔买入了美团,5月22日,美团点评W(3690.HK)发布业绩前夕,该基金把公司的股票全数清空。是对业绩情况不看好?还是在这几天基本面发生了什么变化?两者答案都不是。

卖出的原因和买入的原因没那么复杂,“去年公司亏了一千亿,按理说市值应该跌三分之一(美团市值超过3000亿港元),但股价到了50港元左右即使大盘怎么跌美团也维持在这个水平,证明还是有资金看好公司的业绩表现。”到了业绩期前夕,公司股价已经较买入价上涨了超过15%,买预期卖现实的情况下,基金选择落袋为安。

这也是很多基金和买方对新兴科技公司的看法,由于相关公司依然处于亏损甚至严重亏损的情况,其商业模式并没有得到市场的最终确认。基本面和价值分析始终带有不确定性,除了长线策略基金外,资金的忠诚度会非常的低。不仅美团、众多新科技公司的股价波动都远高于一般同等市值的股票。

但换一个方向,笔者曾经做过统计,正因为其商业模式的不确定性让机构却步,绝大部分拥有大量用户的港美股科技企业,其股价的“拐点”往往出现在业绩扭亏为盈的时间点。在这时点后大的概率会有一波长线而稳定的上涨。假如美团能保持第一季度的增长情况,或许距离全面盈利的时点已经不远了。

收入增长超乎预期,净亏损进一步缩窄

“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0.1%到191.7亿人民币元,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继续保持增长,经调整EBITDA(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和亏损净额分别为4.59亿元和10亿元,其中EBITDA首次转为正值。”

收入和盈利是投资者非常关心的问题。从数据来看,美团同比保持高速增长甚至超乎预期(参考高盛的预测第一季度收入180亿人民币,经调整净亏损20亿人民币),一扫市场对于美团盈利增长的担忧。尽管收入较去年第四季度为少,公司解释主要原因是季节性因素(假期较多减少各项业务的收入)所导致。

未来潜力看外卖,更看平台

“当季,美团总交易金额增长27.9%达1384亿元,年度交易用户达4.1亿,较去年同期增长8600万,平均每位交易用户每年交易笔数较上年同期增长至24.8笔。美团在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延续上季度的增长势头。餐饮外卖营收实现107.1亿元,交易笔数同比增长35.8%实现16.6亿笔。到店及酒旅方面,当季美团到店及酒旅实现营收44.9亿元,同比增长43.2%,国内酒店间夜量由2018年一季度的6060万增长29.8%至2019年同期的7860万。”

战略上以餐饮平台为中心,不断丰富生活服务领域,多维度附能商户增强B端盈利能力和产业链融合是美团的核心发展规划。中国外卖领域已经进入寡头局面,美团的市场占比更是遥遥领先于对手。根据互联网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发布的《2018年Q3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目前,美团外卖以60.1%的市场份额领跑行业,相当于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市场交易额之和的1.9倍。我相信美团并不会再靠大规模补贴来争夺市场,而是进入了精细化的管理模式。未来的潜力和市场空间主要靠其战略中的“platform”来实现。

摩拜的坑基本填平,协同效益体现

“在出行业务方面,美团逐步收窄共享单车的亏损,并大幅缩减了对网约车服务的补贴,此外摩拜海外重组也在按计划进行。4月下旬,美团打车正式在上海、南京启用全新的“聚合模式”,目前,该模式已经在全国17个城市上线”

投资摩拜单车所带来的亏损一直备受市场关注,继18年第四季度亏损大幅减少之后,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进一步完善。两者的协同也在其业务增长有所体现。摩拜单车改名为美团单车,尽管这个改动使得14亿的商誉价值消失,但作为超大而高频的线下入口,美团可以用更加低廉的价格吸引流量。与此同时,美团还可以收集更多用户位置服务的数据,扩大其他产品和服务的交叉销售机遇。

美团面前是波涛汹涌的星辰大海

一个季度的财报并不能证明美团究竟是否已经走上盈利的轨道。财报后至截稿,美团的股价也只是反弹了4.29%,修复财报日“卖现实”资金带动下的下跌缺口。往深一层思考,美团面临的挑战并不少:公司依然在亏损、饿了么以及百度外卖的紧追、新业务投入的效果或许不如预期以及中国经济在环球市场动荡的情况下或受影响。作为一个三千多亿市值的企业,已经难以单靠“讲故事”来支撑股价,香港又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市场,因此在美团面前,依然是一个广阔而波涛汹涌的星辰大海。

利申:笔者为香港证监会持牌人士,本人持有美团相关的基金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