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铎三部曲《狼厅》完结 终篇《镜与光》2020年出版

撰文 | 王塞北

当《权力的游戏》在粉丝们的失望中落下大幕,又一出好戏即将登场。据《卫报》、《独立报》等媒体报道:暌违八年,英国小说家希拉里·曼特尔(Hilary Mantel)《狼厅》三部曲的主人公托马斯·克伦威尔在与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王后安妮·博林(Anne Boleyn)的斗争中获得大胜之后,他又在终篇《镜与光》(The Mirror and the Light)的文学舞台上粉墨登场。出版商哈珀柯林斯在英国当地时间星期三(5月22日)上午宣布,以主人公托马斯·克伦威尔一生经历为主线的都铎王朝三部曲历史小说之终篇将于2020年3月出版。这部让读者期待已久的小说讲述了克伦威尔生命中最后四年的故事,从1536年王后安妮·博林被处以死刑开始,到1540年克伦威尔本人以叛国和异端的罪名被处死结束。

《狼厅》与《提堂》书封。两部作品分别为2009年和2012年布克小说奖获奖作品,希拉里·曼特尔成为继库切、彼得·凯里和法雷尔之后第四位两度获得该奖的作家,也是首次有系列小说连续获得布克奖。

成功的历史翻案小说

在《狼厅》(Wolf Hall,2009)中,出身穷苦的铁匠之子克伦威尔在痛苦与磨练中不断成长,最终出人头地。在帮助亨利八世离婚成功,废掉王后阿拉贡的凯瑟琳之后,和新王后安妮政治结盟,而后平步青云,成为亨利八世的首席国务大臣。故事到了《狼厅》之后的《提堂》(Bring Up the Bodies,2012),国王对安妮渐渐感到厌倦,爱上了简·西摩,护主心切又想保住禄位的克伦威尔与安妮反目,一场血腥的政治斗争之后,克伦威尔胜出,安妮被处死刑。

托马斯·克伦威尔作为英国近代历史转型时期的重要政治家,在其任内,他促进了英国宗教和政治的一系列改革,极大地强化了英国皇室的政权和地位,也为英国向近代社会转变奠定了一定的基础。然而,此前大部分的文学作品中,克伦威尔都被描绘成亨利八世身边“丑陋的”、“奸诈的”走狗型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在讲述莫尔之死时,历史学家总是突出莫尔的凛然正气,主其事的克伦威尔则以阴险奸邪的形象作为衬托。在莎士比亚经典作品《亨利八世》中,克伦威尔也是以无足轻重的反面小人形象出现。

希拉里·曼特尔在2012布克奖颁奖典礼上。图片来自布克奖官网

曼特尔的《狼厅》系列小说以第三人称的叙述方式,重新构建了都铎王朝亨利八世时代的那段历史,为传统上被史家淡化处理的克伦威尔,这位英国历史上最具争议人物,作另外一种形象解读,得到了批评家们的肯定。

此前的两部小说先后都获得了布克文学奖,一共卖出了一百五十万本的的好成绩,由BBC根据前两部小说改编成的剧集《狼厅》也颇受好评,使得第三部故事成为近十年来最受期待的小说。

将近十年的创作 为给读者更好的作品

曼特尔告诉媒体,她已经同她的故事主人公经历了一段“漫长旅途”,希望她的读者能够跟她一起,去探索克伦威尔生命最后的故事。“当我2005年开始创作关于托马斯·克伦威尔故事的时候,虽然我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根本没有想到在众多的资料中得出一个全景式的概观会花费这么多时间。最先也并没有要计划一个三部曲,但是,渐渐地我认识到他那非凡一生的丰富与魅力,”她说,“我希望读者们能够和我一起,走完克伦威尔人生最后一里的路程:攀登到权力的顶峰,位极人臣,加官进爵,获得前所未有的财富与荣耀,但是转瞬间即沦为死囚,被绑缚在塔丘(Tower Hill)的行刑架上(曾经处死他的对头安妮王后和莫尔的地方)。这本书是我写作生涯中经历的最大的一次挑战,也是最有价值的。我希望并且相信读者们会发现,他们的等待是值得的。”

剧集《狼厅》人物关系图。《狼厅》故事情节大体两条,一是克伦威尔生平,二是亨利八世求子,两线交织,编成一张时代巨网。全书上半截,以克伦威尔1500年前的童、少年为引子,下转1527年,他成为红衣主教沃尔西亲信,亨利八世、莫尔、廷臣、教会要员、贵戚、亨利八世前两任妻子、教宗等阵容错落登场;下半截,财盛势大,有“另一英王”之称的沃尔西败亡,克伦威尔得宠于真正的英王,即亨利八世,而日益贵盛,由财政大臣而掌玺大臣,而首席国务大臣,而教会事务总管,而晋封伯爵,纵横捭阖于廷臣、教会、豪势之间,安排亨利八世休元配凯瑟琳、娶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厚植势力着手政教改革,以及对莫尔的严峻刑法,最终将其送上断头台,从行政、立法双管制造亨利八世兼任国家与教会元首的正当性。图片来自:vanityfair。

她的出版人尼古拉斯·皮尔森(Nicholas Pearson)在Fourth Estate 节目上表示,《镜与光》同先前两部故事一样“处处震撼、步步惊心!”“这部讲述克伦威尔最后生涯的小说,叫人完全身临其境,同样也投射出我们当下的政治权力运作和生活方式。当我第一次阅读《狼厅》的开场,就被带入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阅读体验。希拉里·曼特尔让我们置身于克伦威尔生活的年代,以他为中心的诸色人等的生活在我们面前展开,做出种种他们自己无法预见后果的决定。”

呈现猎食者与猎物的标准肖像

出版公司哈珀柯林斯表示这部小说呈现出一幅精准的“(政治斗争中)猎食者与猎物的标准肖像,新旧势力之间的激烈斗争,王权意志与普通人愿景的冲突:一个近代国家解决自身矛盾的雄心与勇气。”同前面两部小说一样,《镜与光》将被BBC改编制作成剧集,依旧是原班人马:由马克·里朗斯

(Mark Rylance)继续饰演克伦威尔,彼得·斯特劳汉(Peter Straughan)负责剧本改编,彼得·考斯明斯金(Peter Kosminsky )执导。同时,一部探索作者曼特尔本人生活与创作的电影,由牛津电影公司(Oxford Films)制作,将于明年三月上映。

2017年,在BBC的一档节目上,曼特尔回答读者关于第二部到第三部之间如此漫长,是不是在进度上出了问题,曼特尔说是读者的高期待让她不得不放慢速度。“人们问我是不是在创作克伦威尔之死上遇到困难,不!怎么可能呢?”她当时即表示,第三部会在2018年完成写作,于2019年出版。现在看来,还是比原计划晚了一年,“想要获得读者们的鼓励与肯定,这值得花十年的努力。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向他们提供最好的作品”,她解释道。

虽然小说即将完结,但是托马斯·克伦威尔一时半会还不会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他会从断头台上站起来,把头接上,继续跑到其他银幕和舞台上讲述自己的故事。

读者在推特上发布周二看到的广告画面。“嗯?赶午饭的时候在莱斯特广场看到这个!这种玫瑰、这句文字!唉呀妈呀,是希拉里·曼特尔终篇小说要发布了吗?”

早前一天的星期二,伦敦莱斯特广场的广告屏幕上突然投出一段新广告:用在《狼厅》封面上的,都铎王朝象征的玫瑰花,以及小说的第一句话“你给我起来!”(So now get up!),广告随即消失,引发读者们诸多猜测。

小说发行方水石书店(Waterstones)的比娅·卡瓦洛(Bea Carvalho)表示,《镜与光》是他们客户端读者最常问到的书。“它将成为2020年,乃至未来十年最重大的出版事件。

编译参考: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may/22/hilary-mantel-the-mirror-and-the-light-announced-for-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7/jul/05/hilary-mantel-says-final-wolf-hall-book-unlikely-to-come-out-in-2018-as-planned

https://www.independent.co.uk/arts-entertainment/books/news/hilary-mantel-new-book-billboard-thomas-cromwell-a8925161.html

https://www.publishersweekly.com/pw/by-topic/industry-news/book-deals/article/80137-holt-will-publish-mantel-s-the-mirror-the-light-next-march.html

作者:王塞北

编辑:徐悦东 校对: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