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监管函、遭券商“卖出”评级 国轩高科下修业绩引连锁反应

财联社(南京 记者王俊仙)讯,5月22日,国轩高科(002074.SZ)因净利润披露差异较大,且未及时修正,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而在此前,因为业绩下修,国轩高科还遭到券商发布“卖出”评级报告。

下修业绩超三成

在2018年三季报中,国轩高科预计2018年全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变动区间为8.5亿元-9.5亿元,同比增长1.43%-13.36%。

2019年2月28日,国轩高科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预计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4.46亿元,同比增长27.04%,实现归母净利润8.52亿元,同比增长1.65%。该数据为初步核算数据,已经公司内部审计部门审计,未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对于营收增长近三成但净利润增幅不大的原因,国轩高科表示,营收增长主要是公司新增产能逐步释放及动力锂电池市场需求增长带来销售增长所致,净利润增长1.65%是因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和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动力锂电池销售价格下降所致。

到了4月24日,国轩高科发布了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将营业收入修正为51.14亿元,同比增长5.71%,归母净利润为5.8亿元,同比下滑三成。而这两项数据与修正前相比,差距分别达到16.79%和31.92%。

对于业绩下修原因,国轩高科表示,由于公司对安徽安凯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国网江苏综合能源服务有限公司等公司结算时点差异,经与会计师综合判断,并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调减相应的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此外经与会计师沟通,补充计提了坏账准备金额,增加资产减值损失。

5月24日,上海财经大学500强企业研究中心财务与金融学教授宋文阁告诉财联社记者,上市公司业绩管理及修正问题是一个通病。上市公司按照会计准则做账,会计师事务所按照审计准则审计、鉴证,一般情况下,对重大的财务、会计及税务问题认识差距不会太大,会在误差的承受范围之内。如果差距太大,一般来说证明上市公司与会计事务所对重大的财务会计问题认知差异较大,对风险的承受能力差异较大。

对于国轩高科解释的客户结算时点差异问题,宋文阁认为,收入确认和结算时点没有必然关系,收入确认是根据权责发生制,不是根据回款的现金收付制而定的,要严格遵守收入确认具体准则。这种收入确认上的差异表明上市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在收入确认条件上存在认识差异,上市公司应该是提前确认了收入,而会计师事务所则不认可,造成了收入的重大差异。

宋文阁提醒称,国轩高科应合理运用收入具体准则,加强对收入确认的管理。尤其是年度终了,公司财务总监应当加强财务决算,及时沟通协调会计师事务所,对重大财务事项作出合理、合法调整,给投资者呈现一个真实的、合法的、完整的财务会计报告,否则就会被认为涉嫌做假账。

交易所监管函、券商卖出评级

国轩高科下修业绩也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

根据深交所向国轩高科董事会、董事长兼总经理李缜、财务负责人钱海权发出的监管函显示,国轩高科在2018年业绩预告和业绩快报中披露的净利润均不准确,与实际净利润差异较大,且未能及时按规定对业绩预告进行正确修正,未能及时、准确地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李缜、钱海权对此负有重要责任。

深交所还要求国轩高科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并及时将整改情况予以披露。

对此,5月24日,国轩高科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称,年报业绩修正是出于谨慎原则,经与会计师沟通后,公司调整相应的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同时,公司补充计提了坏账准备金额,增加资产减值损失。在后续改善措施上,公司将不断提高相关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提升公司信息披露质量。

值得注意的是,在下修业绩快报的同时,国轩高科还公告延迟披露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从原定的2019年4月26日推迟至4月30日。原因为2018年年度报告编制工作量较大,部分内容尚需进一步完善。

而由于2018年业绩下修和延迟披露定期报告,国轩高科遭到中国银河证券发布“卖出”评级的研报:“鉴于业绩预期下修和业绩报告的延迟,增强了我们对国轩高科2019-2020年盈利增长复苏前景的谨慎看法,这将使其股价在2019年面临压力。”

对此,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市场存在分歧属正常现象,但公司基本面没有发生任何变化,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7.52亿元,同比增长65.31%,归母净利润2.01亿元,同比增长25.22%,业绩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