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将水变成油的中国奇人们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冯超 刘倩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1993年,自称可以与宇宙万物对话的话剧演员张香玉,带着上千名信徒来到北京妙峰山。信徒们盘腿闭目,头戴着铝锅,那铝锅形成的信号如同漂流瓶,被扔进了宇宙银河,等待外星人的互动。锅有没有用不知道,反正,张香玉靠卖锅卖票,挣了几十万块钱。

妙峰山的铝锅正在跟外星生物连接时,哈尔滨一个名叫王洪成的人声称,他发明了一种特殊的液体,按照1:10万的比例加到普通的水中,配置成“水基燃料”,清水就可以变成油,成本仅为汽油的千分之一。

王洪成祖孙三代没出过文化人,他因为考试不及格,小学被开除两次。那张初中学历证书,还是用猪肉从老师那里换来的。水变油的灵感,当年的媒体是这么说的:“他从书本上得知,构成水的氢和氧都是可以燃烧的物质。那么,为什么不能让二者在不分解的情况下直接燃烧呢?”

他喜欢当着各级领导、媒体记者现场表演“水变油”。那时候,起码有80多家各级媒体参与了对王洪成的赞颂,说,“他的出现,把人类历史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是“人类的第五大”发明。普通群众、学者、官员都被裹挟进来。

除了水变油,王洪成还有一个点子,叫“膨化燃料”。这种“膨化燃料”,是50年代“燃油掺水”的变种,在柴油中掺水,在加入肥皂之类的乳化剂。他的这种技术不仅不省油,还腐蚀了哈尔滨很多汽车的发动机。

那年,葛优扮演的一个骗子角色出现在《我爱我家》电视剧里(葛优躺正来源于此),吹嘘他将水变成油的燃料母液:“简直就是改写了我中华民族的命运和世界文明的轨道,晚一天推广都是对整个人类的犯罪啊。”剧中的梁天调戏他:赶紧给国家有关部门打电话,能源问题都让你一个人解决了,这三峡工程,大亚湾核电站赶紧地下马吧。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能预测生活。

葛优的台词来大多改编自当时的媒体报道,葛优扮演的那个骗子,后来被扭送到派出所了。

王洪成因为诈骗2亿,被立案侦查。当年,因为几百家单位上当受骗,又得到地方政府部门的支持,案情复杂。最终,他于1997年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2年。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真假难辨。

王洪坐牢之后,还有些人不明白。有人在王洪成被抓十年后说:“水转化为油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亲自去了王洪成那里三次,非常仔细地看了。我自己拿个大瓶子接了自来水,喝了一口,然后一直拿着这个瓶子,让人往里面放了一滴催化剂,最后全部变成了油,全部烧掉了。这些都是问题,都还没有解决,也许这里面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科学领域。”

魔术大师刘谦和他的最牛“托儿”董卿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2002年,浙江商人陈金义找到武汉中科应用技术研究所工作的一位专家。专家提到的一个项目让他心动,他将自己名下的矿泉水厂改造成了燃料研究工厂,几个月后产品出来了。他很高兴,用的是自己产的油,心里舒坦。

这个油,是新型燃料,取名为“金伦油”,生产的材料是重油,通过水乳化反应而成。重油,就是石油提炼剩下的渣油,因为含硫量高,被许多国家禁止使用。据他自己计算,金伦油因为每吨产品都加了40%-50%左右的水,成本比一些柴油便宜。

在他眼里,这种油低成本,附加值高,将重油这种垃圾变废为宝的技术,跟一个生意人有钱之后生出的使命感相契合。

陈金义是金义集团的老板。公司主营快消饮料,一款金义奶全国知名。他生在浙江农村,做过民办教师和油漆匠,做过蜂蜜生意。从娃哈哈离职后,他借助对股权认购证的收购,完成原始积累。他自称对消费品行业的广告战价格战产生厌倦,于是希望找到一个竞争不是那么激烈的领域。

“我要为国家作贡献呀,将来我要将金伦油技术替国家申请诺贝尔奖的啦。”他对南方周末的记者说。在另外的采访中,他声称要当中国的第二富豪。

他大胆地将持有的股份卖掉,砸钱做油。但是,新型燃料忙活3年后,杭州的法院的公告称,这位首富和他的名下2家公司欠债4500多万元。这是他第二次欠债,成为老赖。

第一次欠债时,他在大排档吃着快餐接受媒体采访,把自己的车子开到法院作抵押,想办法筹钱。当时浙商教父鲁冠球给陈金义发去传真:“陈金义同志:我心痛!事至此,先了结。要多少?来人拿!鲁冠球。2006年7月28日。”

但到第二次欠债时,人们找不到他了。手机号码成了空号,法院找不到他,帮助过他的浙江企业家联合会找不到他。他的新能源项目被查封,成为5个案子的被告。

很多人批评他的项目是水变油,也有人说这是被误读,金伦油本身有技术含量,只是缺乏权威机构的认证。当然,陈金义觉得这没问题,他的项目拿到相关部门的批准证书,获准生产。

记者向他求证是不是水变油时,他说:“我不是王洪成,是真是假来看看便知道啦!”

他神秘地消失在2008年的夏天。有的说,他在躲避着积蓄能量,还在准备一个新的环保项目,准备东山再起。有的说,他到四川出家当和尚了。

多年后的2019年夏天,同样是农民出生的浙江商人庞青年也被问到了水变油的问题。澎湃新闻的记者问他: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人发明了水变油,后来被证明是骗局。

庞青年说:我们这个不是水变油,我们是水变氢,氢变电。

相关的新闻,读者们大概都知道了。简而言之,庞青年的青年汽车集团在南阳投资的一个新能源汽车项目,在5月23日的安阳官媒《南阳日报》报道里很神奇,“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还受到当地政府官员的赞扬。水变油的舆论又来了。

水变油鼻祖王洪成的问题是,他总是当着领导的面儿宣称自己的技术有多牛,但是表演太多,没有投产,连小批量的投产都没有,招摇撞骗,虽然牵扯到学者、官员,但最终被法办。

陈金义的问题是,顶着水变油的争议,上了项目,但自己弄黄了,欠债不还,隐藏在人间,没了消息。

而青年汽车集团老板庞青年的问题,是个新问题。

先说安阳这个项目背后的公司。2018年11月,南阳与青年汽车集团签订氢能源汽车项目合作框架协议,项目落成产值300亿元。青年汽车这个南阳项目投资83亿元,南阳政府出资40亿元。

而庞青年十余年间跟济南、连云港等8个地方城市地方政府合作,但项目要么烂尾,要么走上司法程序。

工商信息系统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曾30次被列入失信黑名单,庞青年已经被法院列为失信执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再说技术。庞青年宣称的技术是水氢发动机技术,不用加油,不用充电,只加水。工作的原理是,车顶上安置一个蓄水箱,车内的特殊转换设置可以将水转化为氢气,在输入氢燃料反应堆,产生电能,驱动电机和引擎。

但这个特殊的转化装置是何物呢?庞青年说,他们从2006年就开始研究,是一群博士学位以上的人做的研究,技术得保密,花了很多钱。当《南阳日报》的报道引发质疑后,当地相关部门称,消息报道不当,项目还在试验,要求庞青年说明情况。当媒体询问技术原理,他说会发一份技术资料,但记者还在等。

政府等说明;媒体等资料;群众,边吃瓜,边等。

参考资料:

1.《浙商陈金义的“水变油”试验》,南方周末,2005.05.27,吴传震。

2.《陈金义的没落》,环球人物,2008年第16期,黄清燕。

3.《国人当年被“水变油”骗得有多惨?》,短史记,2016.08.29.

4.《对话庞青年:水氢发动机研发成本和技术都保密,催化剂能回收》,澎湃新闻,2019.05.24,赵孟、彭渝。

5.《南阳工信局回应水氢发动机:尚未认证验收,消息发布有误》,新京报,2019.05.24.

6.《“水氢发动机”背后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被列“老赖”》,新京报,2019.05.24.

7.《南阳“加水就能跑”神车起底:庞青年重出江湖,政府否认补贴》,澎湃新闻,2019.05.24,王去愚。

8.《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南阳日报,2019.05.23,陈琰炜。

*图片来源:截图自《我爱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