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一季度EBITDA首次转正背后:美团王兴的进与退

每经记者:赵雯琪 每经编辑:王丽娜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在上市不到一年市值即超过BATJ中两大巨头百度京东之后,“搅局者”形象深入人心的美团又一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5月23日晚间,美团点评(3690.HK,以下简称“美团”)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显示,美团营业收入达191.7亿元,同比增长70.1%。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报告期内经调整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约为4.6亿元,而上年同期为-11.2亿元,这也是美团的EBITDA首次转为正值。

“这意味着企业有有自我造血的能力和相对稳健的现金流基础,企业未来则有足够的资源做长期的一些投资。”互联网分析师尹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今年除夕,美团CEO王兴曾在内部信中提到,在互联网上半场,基本功不太好,还可以靠红利、靠战略、靠资源带动快速发展,但到了下半场,基本功不过关,活下去都很难。

随之而来的则是美团2019年的一系列动作,主体业务上延续增长势头,步步紧逼对手;新业务上,探索社区超市、推进摩拜海外重组计划、减少网约车补贴。从小象生鲜到美团买菜,从自营打车到聚合模式,王兴的进退之间,亦是美团的攻守之道。

主体业务增长超预期 年度交易用户破4亿

尽管整体业务仍未扭亏,但是美团在主体业务上依然延续2018年的增长势头。

财报显示,美团总交易金额增长27.9%达1384亿元,年度交易用户达4.1亿,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8600万,平均每位交易用户每年交易笔数较上年同期增长24.8笔。

到店及酒旅方面,美团在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收44.9亿元,同比增长43.2%,毛利率为88.3%,高于去年同期的87.8%。此外,变现率由7.8%升至9.7%,美团方面表示,主要是由于在线营销收入的贡献增加。

而在餐饮外卖方面,外卖业务变现率从12.9%上升到14.2%。外卖的毛利率则从去年同期的7.6%上升到14.4%。交易笔数从去年的12.24亿笔,同比上升35.8%到16.62亿笔,年活跃商家数为580万。但是在到店、酒店、旅游等业务进入盈利周期之后,美团的外卖业务依然为亏损状态。

记者注意到,为争夺市场,前期看似“激进”的补贴方式打下的外卖市场,经历了多年的亏损。而经过2018年美团上市和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成立之后,外卖行业开始进入了下半场精细化竞逐,但竞争的激烈程度依然不减。

尹生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外卖竞争已经过了初级的流量竞争时代,竞争的关键已经在于服务和效率在各个环节的渗透。

同时他认为,外卖市场份额中短期内出现大的变化的可能性不大,最后取决于公司能不能提高整个行业的生产力,这包括提高商家利益、用户利益,在整体上提升价值,继而从中分一杯羹。

而今年以来,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竞争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一方面,一些外卖平台开始悄悄提高了针对外卖商家的服务费,另一方面,对于外卖商家的补贴活动也此起彼伏。

根据阿里最新财报,阿里巴巴的本地生活服务季度营收为52.7亿元,目前为止饿了么也处于亏损状态,而且,对于市场竞争方面,饿了么针对外卖商家的补贴力度也在加大。

“相比竞争对手,我们的投资更少,获得的市场份额更大,同时也获得了更好的财报成果。”王兴在电话会议中如此表示。

懿坤资本消费合伙人陆丽羽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外卖市场商户和消费者忠诚度都较低,平台价格上涨都会导致新进入者搅局,外卖平台需要找到提价外的新的利润点。

亏损收窄 新模式的探索与调整

一直以来,美团“无边界”“搅局者”的身份深入人心,而在新业务的布局中,美团的策略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今年1月,美团正式上线社区型生鲜零售平台“美团买菜”,又一次以新形态进军生鲜领域,同时试水社区超市。不过,美团去年在新零售的探索产品“小象生鲜”则关闭了北京地区之外的其他门店。

而在打车方面,曾一度掀起新一轮网约车补贴战的“美团打车”,在去年王兴表态不再拓展网约车业务之后显得沉寂。而今年4月开始,美团打车推出“聚合模式”,并在不到一个月内连开17城。

而这些动作也直接反映在最新的经营数据中。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新业务及其他当季实现交易金额164亿元,营业收入39.8亿元,毛利率环比上升12.2%。

在出行业务方面,财报显示,美团通过对运营的优化,逐步收窄共享单车的亏损,并大幅缩减了对网约车服务的补贴,从而有效改善了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利润率,此外摩拜海外重组也在按计划进行。

也正是在此背景下,被美团所强调的是,其调整后的EBITDA首次转为正值。对此,尹生表示,在目前阶段来说,这意味着企业有自我造血的能力和相对稳健的现金流基础,企业未来则有足够的资源做一些长期的投资。

从小象生鲜到美团买菜,从自营打车到聚合模式,美团的系列转变,或进或退,是为修炼内功,还是出于对外界对其盈利预期的压力?

“我们的目标是把第三方叫车软件与我们的平台进行对接,提供市场,让叫车软件能够接触到我们的用户,同时让消费者能够接触到好的叫车服务。”王兴表示。

同时他坦言,通过“聚合模式”不需要去管理司机的供应,不需要对司机进行补贴,也不需要因为这个模式产生大量的额外支出。

而对于生鲜,美团CFO陈少晖则在电话会议中表示,美团关注于本地零售业务,尤其是生鲜业务领域。

“我们试行了小象生鲜模式,最终决定关闭三四线城市的小象生鲜,原因是ROI低于我们的预期。以后,我们会更关注于社区里的小商店零售,叫做美团买菜。”他表示。

关于美团的调整,尹生认为,美团对于新业务的探索一直是以实验为主,等商业模式清晰的时候再大规模投入,因此,其无论小象生鲜还是网约车的调整都不能算撤退。

同时他表示,美团打车推出“聚合模式”除了能帮助自己和合作伙伴建立更好的成本结构,也适应了中国的整体网约车现状,在市场监管比较严的情况下,通过和其他机构合作可以获得丰富的网约车资源、降低政策风险,并通过这些合作机构提供差异化的服务。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