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探春的一巴掌,让人看得好爽

文:夕又(读史专栏作者)

探春,作为贾府三艳里出类拔萃的一个,一直被很多红迷喜欢,很多人对她的评价甚至在钗黛湘凤之上。

她有“俊眼修眉,顾盼神飞”的美貌,又有“文采精华,见之忘俗”的气质。她高雅,结诗社、临书法,喜欢朴而不拙的小玩意儿;她凡俗,理家务、除宿弊,为家族的利益斤斤计较。

她精明才干,却偏偏生于末世;她志向高远,却囿于女儿身份,缺少“立一番事业”的机会;她是公府千金,却因是庶出,成长路上比别人多了一些辛酸。

在那个等级森严的社会,讲究尊卑有序,嫡子女和庶出的子女,表面上都是主子,在人们的心里却还是有很大的分别。

凤姐曾感叹探春“命薄,没有托生在太太肚子里”,还做出了解释“虽然庶出一样,女儿却比不得男人,将来攀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

凤姐的担心不无道理。同样是当家人贾政的儿子,宝玉和贾环在家的地位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宝玉,是全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凤凰,贾环,连亲戚宝钗的丫头莺儿都敢嘲讽他。这还是男孩子,如凤姐所说,女孩还比不得男人,可见庶出女儿的地位,更加容易被边缘化。

贾迎春就是例子。

迎春和探春一样是庶出,爹不疼、娘不爱,性格软弱,结果奶妈赌博、偷首饰,首席丫头和男仆私通,连做粗活的王住儿媳妇都敢到她屋里大呼小叫。

尽管如此,邢夫人还觉得迎春该比探春强十倍才对,说明就算同为庶出,在封建卫道者的眼里仍有高低之分,探春的身份显然是低等中的低等。

但糟糕的客观条件并不能限制她,反倒给了她更加向上的动力。在“一颗富贵心,两只体面眼”的贾府,三姑娘探春,以庶女的身份开出一朵“又红又香”的玫瑰花来。

自幼,对于险恶的环境,探春似乎就有清醒的认识,她一出场就比别人聪敏细致,比别人更加用心。

二玉初见,宝玉煞有介事的为黛玉取字,只有探春听出宝玉“引经据典”的书,其实是杜撰的。

去赖大家坐席,男人们只喝酒看戏,她却留意到那个没有大观园一半大的花园,一年能有二百多两银子的产出。

中秋夜贾母带人赏月,因笛声触动心底的孤寂,不觉得到了深夜,众姐妹和宝玉都无人理解,只有探春陪到最后。

成长过程中的探春,因是庶出,背景不强,没有依靠,缺少疼爱,但她从来没有自怨自艾,而是积极进取,自我强大,赢得全家上下的刮目相看。

贾赦要娶鸳鸯,贾母震怒,迁怒王夫人,直言自己被算计了,“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弄开了她,好摆弄我!”

别人都吓得躲了出去,只有探春站出来分析原委,缓和贾母的怒气,也替王夫人解围。

细想,这怒气虽是因贾赦而起,但贾母说王夫人的话,却未必冤枉,后面处置晴雯,王夫人就没对贾母说实情。对于这些,贾母不会不知,此刻正好借机发作。

但,探春说的多巧妙,根本不辩解贾母直指的“摆弄”,只分析贾赦所作所为和王夫人的关系,强调了王夫人不知情这一点。

此刻薛姨妈等亲戚都在一边,贾母冲看似无辜的王夫人发火,没人敢说话,气氛万分尴尬,大家都不知所措。探春的出面,缓和了气氛,其实也给了贾母台阶。

果然,探春没说完,精明世故的贾母立刻就笑了。然后拉上善于插科打诨的凤姐,一通说笑,一场风波就化解于无形了。

后面,因为怕被查功课,晴雯要宝玉装病,贾母听见孙子吓到了,半夜召开紧急会议,直指当家人管理不到位,导致秩序混乱,招惹贼人。

此刻邢夫人、尤氏、李纨、凤姐等人“都点头无所答”,又是探春站了出来。她先说聚赌斗牌这些事,原本是没有的,只因为凤姐病了,大家放肆才引出这些事。

其实,像她说的从小玩意,到“三百吊的大输赢”,岂是一日形成的。但她还是先开脱了凤姐,说她当家的时候并非如此。

接着又说自己没跟王夫人说过,王夫人不知情。其实,王夫人是荣府的实际当家人,这么大的事,她一点不知,根本说不过去。况且,她当初找宝钗协助照看大观园是怎么说的?“老婆子们不中用,得空儿吃酒斗牌,白日里睡觉,夜里斗牌,我都知道的,凤丫头在外头,他们还有个惧怕,如今他们又该取便了。”

王夫人不仅知道,还预料到了会日益严重,正是她的懒政,才造成了后来的局面,要是追究责任,她应首当其冲。但,探春对这一点只字未提。

最后探春说自己虽告诉了李纨,但因为自己错误的估计了事情的严重性,导致李纨没重视,只是“戒饬过几次”。虽然如此,李纨的戒饬还是很有效果,最近好了很多。

当时,探春虽然协助管理家务,但在那个时候,女孩属于外人,是“(娇)客”,早晚要嫁人的,家务事的真正责任在媳妇身上,伦理道德对媳妇的要求也比姑娘高很多。

探春把事情都揽到自己这个未出嫁的小姑娘身上,贾母果然也就没有再追究管理不利的责任,转而强调事情的严重性,并亲自下令整顿纪律。

这两件事,处理起来看似云淡风轻,其实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勇气。能两次化解贾母的雷霆之怒,王夫人、凤姐、李纨这些当家媳妇们岂有不感激探春的。

除了抓住机会搭建人脉,探春也很懂适时的树立威信。

她才开始协助理家,就遇见自己亲妈赵姨娘的兄弟死了。家里的管家婆子们觉得李纨“厚道多恩”,探春“性情和顺”,因此故意设计刁难她们,想趁机看笑话。

结果,探春明查秋毫,几句话威慑住了大管家吴新登家的,又降服了来闹事的赵姨娘,接着又当着诸多人的面支使平儿做事。

这事闹的阖府皆知,看似是探春和亲妈互撕,出了洋相,其实是她趁机树立了做事标杆,连精明的凤姐也不由得连说了四个“好”。

对有头脸的大管家不留情面,对亲妈不徇私,就不会落人口实,授人以把柄。此后要按规矩处置什么事,就能服众。

另外,平儿是谁?是凤姐的得力助手,很多事情的实际执行者,真正的实权派。赵姨娘过来,探春、李纨都让座,赵姨娘理都不理,开口就是哭闹。平儿进来,赵姨娘立刻住口,还“赔笑让座”又问好。平儿出了门,管家媳妇们也是又是递茶,又是让座,又是殷勤的替她跑腿。

如此受重视、受人追捧的平儿,探春还是把她打回原形,拿她当丫头使唤,其他的下人们看到如此,谁还敢妄自尊大。

此事过后,其他人果然就“一个一个的安分回事,不敢如先前轻慢疏忽了。”

先树立威信,理顺秩序,再兴利除弊,惠及众人,大家也就没话说。

抄检大观园,探春允许搜检自己的东西,却不许碰丫头们的,极力维护身边人,是因为她通过自己的母亲,看透了等级制度下奴仆们的艰辛。她要尽力维护自己丫头们,作为人的尊严,而她的下人们看着这些,岂有不更加忠心的。

不知深浅的王善保家的,觉得探春是庶出,轻视她,打趣要搜她的身。结果被探春狠狠打了一巴掌。

作家王蒙曾说“我们看《红楼梦》为什么没有得抑郁症,就是因为探春的这一个嘴巴”,还说探春这一巴掌那叫“金声玉振,响彻乾坤,余音绕梁,千年不绝!”

探春的一巴掌,不仅是对自己人抄家的强烈反抗,更是对公府末路的呐喊。

贾府落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王善保家的这种“背地里只会挑唆主子”的人所累。但,所有的当家人似乎又视而不见,没人出手治理,王夫人、凤姐、李纨,甚至连尤氏、宝玉这些人都没有勇气自揭伤疤。

只有探春这一巴掌,把问题醒目的打了出来,并在第二天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尤氏等人。

正因为这一巴掌,探春才是“老鸹窝里飞出的凤凰”。老鸹窝,不单是指赵姨娘,而是整个乌烟瘴气的贾府。

也因为这一巴掌,探春不仅赢得了大观园上下的另眼相看,更是获得了书外我们这些看客的喝彩。

这一巴掌,使出身最低的探春,成了大观园里最耀眼的那个!

玫瑰露事件,大家因为她,原谅了她那拖后腿的母弟。那个曾当面指责她的亲妈,最终还是依靠她来护佑。

父系的出身给了她锦衣玉食的生活和良好的教养,母系的血脉给了她难以割舍的亲情,给她打上了卑微的标签。探春被伦理道德悬在两个阶层之间,但撕扯的疼痛并没有打败她,而是使她奋力向上跃起,自己挣出一片天空来。

她如同身披铠甲的男儿,纵横疆场、披荆斩棘,不吝惜自己的才能,也不掩饰自己的锋芒,在一片荒芜中开出又红又香的花来。

玫,石之美者,瑰,珠圆好者。她的光华和锋芒超过了贾府那些玉字辈的男人,在末世的公府里闪耀出最后一抹亮色。

才自精明志自高,大厦倾覆之时,去家离国,在割舍亲情的同时,探丫头一定也能撕掉庶出的自卑,在遥远的国度里,凭借自己的才智成就一番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