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未使用苹果专门付费渠道,丁香医生App无法更新

“苹果税”瞄准了在线医疗企业。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获悉,在线医疗健康服务平台丁香医生App的更新要求被苹果方面拒绝。

苹果公司方面给出的理由是,该App存在避开IAP的应用内购买功能、内容或者服务,违反了相关要求。

丁香医生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从5月初到现在,丁香医生与App store审核部门先后进行了四五次沟通,最终均被以‘要求使用IAP服务’为由拒绝。”据其称,苹果公司目前的政策认为在线医疗的图文问诊模式适用于 IAP。

IAP(In-App Purchase)

特指苹果App Store的应用内购买,是苹果为App内购买虚拟商品或服务提供的一套交易系统。使用了IAP服务的App,需要向苹果缴纳30%的交易所得,被业内戏称为“苹果税”。

有在线医疗企业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与丁香医生问诊业务遭遇类似,医疗健康科技平台微医等最近也被苹果公司以“要求使用IAP服务”为由拒绝通过审核。

5月24日午间,一家创立已久的在线医疗公司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在收取“佣金”一事上,苹果已向其提出要求。

1

丁香医生:或考虑起诉苹果

丁香医生方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其App于2019年5月8日提出更新申请,第二日便收到了苹果方面的反馈邮件,被告知由于存在避开 IAP 的应用内购买功能、内容或者服务,违反了相关要求,不予通过。

5月9日以及5月12日,丁香医生曾两度通过邮件形式进行申诉,表示图文问诊中使用的支付模式,有别于单纯的应用内购买行为,属于平台医生针对患者的个性化需求而提供的线上医疗服务。此外,又由于医生可以在线开具电子处方便于用户在线购买药物,线下送达,此服务方式更类似于Uber、饿了么等提供的实体服务。

“去年,由于 IAP 的问题,我们的App更新也曾被拒绝,但后面通过解释,对方认可我们的模式并予以通过。对于这次App的更新,对方(苹果公司方面)表示当下时间对当下版本是适用于 IAP 的,不会因为过往通过而影响当下时间的判断。”丁香医生前述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

5月24日,记者在苹果公司官方网站上查询发现,其《Apple Store审核指南》“3.1.5(a)App 之外的商品和服务”中规定:如果App允许用户购买将在App之外使用的商品或服务,则必须使用App内购买项目以外的购买方式来收取相应款项,如Apple Pay或传统的信用卡入口。

不过,根据丁香医生方面的说法,苹果方面并未认同相应的解释,且也不认为丁香医生App适用前述规定。

前述丁香医生相关负责人认为,苹果公司的这种做法侵犯了平台医生的合法权益,下一步可能会考虑起诉苹果公司。

亦有医生对于苹果公司的做法表示不满。

江苏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神经科赵医生在多个平台提供在线问诊咨询服务,他对记者表示,对苹果公司收取30%的“苹果税”难以理解。赵医生指出,患者的每一次问诊都是一对一的个性化咨询,每次线上咨询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

“我付出时间和专业技能获得合法收入,却要被苹果公司拿走30%,实在难以接受。”赵医生还表示,他打算专门购置一部安卓手机,用于在平台上提供问诊咨询服务。

据记者了解,对于平台上的问诊服务,丁香医生目前收取的提成为20%。

5月24日,就前述丁香医生反映的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苹果中国方面。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苹果方面并未给到回复。

有在线医疗企业向记者表示,在缴纳一定比例交易所得一事上,其目前和苹果正处于沟通的阶段。“当然,这有个沟通的过程,也不是只有我们一家,(苹果的)‘打击面’很广”。

微医方面则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其和苹果正在就具体收费比例进行洽谈。“规则大概已经谈妥,已经到具体(收费)比例上了。我们平台本身偏公益,挂号是免费的,一些医生问诊的(费用),平台收取30%的运营费。考虑到支付成本的问题,如果苹果收那么高的费用,我们觉得还要再谈一谈。”

2

用户、开发者积怨已久

对于前述丁香医生反应的问题,有不少观点认为,定义企业App是否需要支付一定比例交易所得的话语权在于苹果,企业相对处于弱势地位。不过,也有专家持不一样的态度。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丁香医生App内的“在线问诊”服务是通过用户线上购买,再由医生线上向用户反馈处方或诊疗措施完成的,该服务一般是在丁香医生App内完成的,苹果将其列为应用内购买有一定道理。在他看来,丁香医生App内的“在线问诊”服务与饿了么、滴滴打车平台等提供的App之外使用的商品或服务有所不同,一般无需提供线下服务,其所称的医生开具处方线下购买属于特例,不属于丁香医生App的传统标准服务。因此,丁香医生App内的“在线问诊”服务不应属于苹果官网的3.1.5(a)条中所称的“App之外使用的商品或服务”。

苹果公司的IAP服务即指苹果将其中的30%的费用作为苹果平台的提成,相关App如果不接受苹果的提成安排,或者应用内有隐藏的其他付费方式,苹果的处理方式便是将该款应用下架或拒绝为应用进行版本更新。

韩骁指出,“由于iOS系统天然的封闭性,苹果公司在iOS系统市场上具有绝对的市场支配地位,其强制规定IAP服务模式的做法涉嫌进行强制交易、搭售、价格垄断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构成垄断。”

就在近日,美国最高法院判决苹果在App Store反垄断案中败诉。此案件源于2011年几位iPhone用户指控苹果利用App Store的垄断地位,向应用开发者收取30%的抽成,导致应用及应用内购买价格上涨,最后转嫁给消费者。

对此,苹果认为,抽成是向应用开发者收取的,应用的价格是由开发者定的,只有开发者才有资格提出相关诉讼。因此,苹果认为该诉讼应该被驳回。不过在美国最高法最新的裁定中,苹果在法官投票中以5:4落败,这也意味着消费者可以继续起诉苹果App Store垄断。

事实上,除了用户,许多应用开发者和丁香医生一样对“苹果税”心怀不满已久。

按照苹果公司的规则,注册成为苹果开发者首先需要交99美元/年的年费,交费后开发者的应用才可以在App Store内上架。

年费仅是开发者所需缴纳费用的一小部门,真正引发争议和诉讼的是苹果的IAP抽成,即苹果会对在App内产生的消费,例如购买游戏道具等虚拟产品或者音乐、视频的会员服务等,进行30%的抽成。

此前,不少科技巨头就因此与苹果有过纠纷。

2017年4月,因为拒绝使用苹果的应用内收费IAP,腾讯微信针对iOS版本下架了微信公众号内用户对作者的打赏功能。

彼时,直播、知识付费等商业模式在中国兴起,针对这一特色,苹果认为打赏应该被视为应用内购买,决定从中抽取30%。受到影响的不只是微信,还包括知乎、映客、今日头条等其他互联网公司。

2018年,苹果与微信和解,微信打赏功能回归,只不过微信打赏改为直接支付给作者,苹果也不再收取30%的抽成。

无独有偶,2018年,全球流媒体巨头Netflix宣布关闭iOS端的“应用内购买”,转而让用户从网页端支付订阅费。Netflix此举背后或是因为每年要缴纳高额的苹果税。根据应用市场调查机构Sensor Tower数据,2018年,Netflix在App Store平台上的营收为8.53亿美元,按照30%比例的抽成计算,苹果将从中获得2.56亿美元分成。虽然按照苹果政策,从第二年开始,抽成比例会降到15%,但依旧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3

业绩增长方向?

尽管在经历数月磋商后,一场纠纷以苹果公司向微信妥协收场,但“30%的苹果税”仍是高悬在每一个App企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有业内人士评价称,“这是苹果在遭遇iPhone销量下滑后探索的又一增长方向。”

苹果近日公布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务业绩显示,其一直以来的核心业务iPhone的营收虽然在整体营收中仍占最大比重,但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滑,其中,第二季度iPhone营收同比下滑高达17%。

如今,苹果已经不在财报中公布具体的iPhone销量。相比卖了多少台硬件,苹果更关注其全球14亿活跃设备(其中9亿为iPhone)能够给服务业务带来多少营收增长。

苹果年报显示,自2016年开始,苹果服务业务已经连续三年实现超过20%的同比增长。2019年苹果春季发布会上,苹果服务取代硬件成为主角,接连推出杂志订阅、视频服务、游戏订阅服务等多项服务业务。有分析认为,这场发布会意味着苹果正式从硬件增长性公司转型为内容服务公司。

不少通信行业专家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并不认为苹果会降低抽成的比例。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分析,基于苹果目前的收入结构,即iPhone营收降低,智能穿戴硬件收入虽有所增长,但对互联网用户活跃度拉升有限,在这种情况下,苹果在服务业务上如果有策略性的改变,将会直接动摇苹果营收的稳定性,因此,苹果不会轻易地调整抽成的比例。

在孙燕飚看来,目前来看,平台抽成已经变成行业内的游戏规则,苹果可以针对用户提供越来越多的服务,抽成无可厚非。他还表示,在IT发展史上发生过多次关于反垄断的起诉案件,但最终大多都是不了了之。

记者 王敏杰 蔡淑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