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阿里的前车之鉴,华为自研系统“鸿蒙”如何突围

时代财经APP记者 沈思涵

来源:视觉中国

危机不断逼近,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渐渐现出“真容”。

5月21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华为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最快将在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发布。这套操作系统将会打通华为手机、电脑、平板以及电视、汽车等各种终端产品,并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

有消息称,早在去年的8月24日,华为便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商标局申请了“华为鸿蒙”这一商标,并在今年5月14日注册生效。而在商标详情信息中,“华为鸿蒙”被披露可应用于操作系统程序、计算机操作程序、计算机操作软件等。外界认为,华为自主研发的OS操作系统其名字或者就是“鸿蒙”。

不过,在业内人士分析看来,华为开发出一套自主操作系统是其次,关键还在于未来能否建立起庞大的应用生态规模。“一个系统如何建立起软件的应用圈,让企业都来支持这个操作系统,基于系统去开发出相应的软件,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指出。

系统成熟仍待时日

早在2012年,华为就已经在着手进行相关系统的研发工作,并且近期在手机软件层面常有进展释出。

无论是在去年6月份号称是一门“很吓人的技术”GPU Turbo,还是在今年3月份华为P30系列手机发布会上公布的“方舟编译器”,这些均是华为在提升手机运行效率上所展示的成果。

华为的GPU Turbo技术是基于目前华为的EMUI系统底层对传统图形处理框架进行重构,使得GPU的整体运算效率得到大幅提升;而“方舟编译器”则具备直接编译成机器码的功能,其转化出的机器码可以直接由CPU运算,使得手机的运行效率比原来提升超过60%。

虽然没有彻底地对系统“改头换面”,但两大技术的公布,已经说明了华为具备在安卓系统的Linux内核上进行二次研发的能力。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认为,“华为在安卓系统上所做的这些努力,已经对安卓体系有了一个深层次的改变。而且由于安卓的底层协议保持开放,因此华为仍然可以继续保持使用和开发安卓系统。”

从时间上看,华为的自研操作系统距离公布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阶段。由于这套自研系统具备兼容安卓应用的特性,因此华为可以在短时间内克服自研系统应用少、功能弱的缺陷。而方舟编译器的加入,则能够让某些不兼容的应用重新编译成符合华为自研系统的生态应用。

不过,任何一套操作系统从萌芽到成熟阶段,都要经历一段较长的成长周期,包括iOS系统和安卓系统均不例外。而华为自研系统一旦公布,其同样需要一段时间来扩大生态和用户规模。

“事实上,苹果iOS和安卓体系从诞生到真正壮大起来都用了四五年的时间,这种应用生态链的成熟周期是不可避免的。而华为的自研操作系统虽然说已经具备了足够多的技术积累和潜力,但要真正形成规模,预计至少也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孙燕飚表示。

软件硬件“都要硬”

实际上,在华为“鸿蒙”之前,国内已有数款自研操作系统出现,但并没有真正做大的案例。在这其中,阿里云OS的失败或许可以带来一些反思。

阿里云OS是国内第一款由互联网企业打造的自主操作系统,其号称是打造了自有的VM(虚拟机)技术,但是大部分系统底层架构均基于安卓系统开发,从本质上讲其仍然属于安卓的衍生产品,而非独立的一款OS系统。

2013年,YunOS网站上线,系统名称也从阿里云OS更名为阿里巴巴YunOS。尽管外界对于阿里云OS仍存在着很大的争议,但是其在2014年-2015年期间曾一度占据国内手机操作系统7%的市场份额,这也是国内手机系统的“巅峰时刻”。

不过,由于阿里云OS依靠的是诸如魅族这样的二三线手机品牌支撑,其仅有的市场份额急速萎靡,目前在国内手机市场上基本上已经没有其出现的身影。

孙燕飚指出,“阿里云OS从本质上讲是不成熟的,其缺少充足的硬件设备去承载系统,并且当时也没有得到如小米、OPPO或vivo这样的手机厂商的认同和使用,很难把市场规模做大,更谈不上形成生态。”

阿里云OS的失败应该归咎于其硬件规模上的不足,但三星的失败则会给华为自研系统带来更多的借鉴。

2015年,三星推出首款搭载Tizen自研系统的智能手机三星Z1。与华为相同的是,三星也希望通过其自研系统的推出,将三星手机、电视、平板电视以及车载系统等跨平台贯通,并且也给自身留出一条“后路”。

不过,由于缺少软件应用,以及自身投入不足等原因,三星Tizen系统自诞生起便有诸多不顺。目前,三星基本上依赖于安卓系统,而自主研发的Tizen系统则仅在三星的可穿戴设备以及中低端手机上采用。

“三星虽然并不缺乏硬件,但是三星在软件层面的开发能力较为薄弱,导致其长期以来在生态应用上都没有做好,这也说明了要想真正做好一个操作系统,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规模,两方面都是非常重要。”孙燕飚说道。

移动系统“第三极”?

以移动操作系统的格局来看,安卓和iOS两强基本瓜分了这一市场,很难再容下“第三者”。

根据数据机构Statcounter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在移动端操作系统中,谷歌的安卓系统市场占比达74.85%,而苹果的iOS系统则占到22.94%的市场份额,两者加起来占97.79%的市场空间,其余操作系统占比均不足1%。

尽管两大豪强已经把市场瓜分完毕,但这并不代表华为没有机会。梁振鹏认为,“以中国这么庞大和成熟的智能手机产业,如果没有自身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无疑是非常危险的。而此次贸易战虽然给华为带来波动和打击,但另一方面也是刺激了相关产业和技术的发展。”

目前,华为已经在物联网操作系统上有了相应布局,其在2015年发布的LiteOS自研操作系统已经广泛应用于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领域。但在手机或者PC操作系统领域,华为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梁振鹏看来,华为未来推出的操作系统可能不会以安卓底层架构二次开发的方式呈现,因为这样做的意义并不是很大。“华为或许会采用单独开发的方式做出来,但是首先还是会兼容安卓的操作系统,毕竟如果不兼容很多软件厂商便无法与华为展开合作。”

不过,兼容安卓应用虽然能让华为在短期内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以阿里云OS和三星Tizen兼容安卓应用亦没有做大其系统来看,兼容应用本身并不足以让华为真正形成生态规模,而华为的下一步或许是联合开发者开发出专属的应用生态,构建属于自身的一道“护城河”。

“在海外市场,华为仍要面临很多的挑战和阻碍。”孙燕飚认为,“至少在国内,华为可以迅速地建立起自身操作系统的生态圈,其本身在软硬件的整合能力也好,包括国家政策层面的扶持和企业的合作,都会给华为未来的自研系统带来很大的支持和帮助。”

华为自研系统的未来命运如何,一切都是未知数,但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看来,做这件事的意义并非是为了取代别人,而是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怎么建立起一个生态?这是一个大事情,慢慢来。做操作系统,不一定是替代别人的做法,因为华为在人工智能、万物互联中本身也是需要。”任正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