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大通暴力抗法证监会 原青岛首富姜剑被查

深大通暴力抗法引发市场大哗。

5月24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公开表示,深大通被立案调查后暴力抗法,严重破坏了国家法律严肃性,严重影响资本市场的正常法制环境。下一步证监会将依法查处相关案件,处理相关人员,有关情况会继续公开。

5月24日开盘,深大通直接跌停,截至收盘,跌停板封单金额1.6亿元。

据悉,5月22日稽查人员在深大通正常履行职责时,遭深大通一名男子和多名女子在旁阻挠,推搡、抓挠、言语辱骂,并多次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目前,深大通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姜剑已被调查。

神秘资本玩家姜剑浮出水面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态之前,深交所已对深大通暴力抗法进行谴责。

5月23日晚,深交所谴责深圳大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大通”)及相关人员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的行为。因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实际控制人立案调查。

5月24日,深圳证监局对深大通出具警示函,要求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加强对证券法律法规的学习,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专业、敬畏投资者,强化规范运作意识,切实提高公司治理水平。

深大通对此公告称,公司将尽快召开董事会专题会议,并积极配合监管部门依法履职,杜绝此类行为再次发生。

深大通实际控制人是谁?

新京报记者查阅深大通2018年报发现,其控股股东是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星实业”),实际控制人为姜剑。不过,在公开资料中,姜剑几乎没有任何详细的个人介绍,新京报记者亦未见其曾接受媒体采访。

从官方资料来看,姜剑第一次密集亮相,还要回溯到10多年之前。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6年时,连续亏损3年的深大通已经遭遇了债务危机。

深大通在年报中称, 受债务危机、经营危机的影响,公司基本面无法得到改善,公司面临退市风险。

危机之际,神秘人姜剑来了。

按照深大通2008年披露的方案,姜剑旗下的亚星实业向公司赠与价值为2.09亿元的资产,公司2008年当年将产生盈利、业务转型为房地产开发经营,深大通将除本次亚星实业赠与的股权外的全部资产和除银行负债外的全部债务整体剥离出上市公司。

新京报记者查阅企查查注意到,姜剑曾在超过10家公司担任过高管或股东,而姜剑白手起家的第一家公司,就是成立于1994年的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1.6亿元,姜剑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总经理。

企查查显示,在成立亚星实业后,2001年,由姜剑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青岛广顺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2002年,由姜剑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临沂亚星投资有限公司、青岛拜威尔真空容器有限公司在同年先后成立,2003年,姜剑的目光投向了海外,由他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青岛亚星海外投资创业园有限公司成立。2004年,姜剑创办了第一家不在山东境内的公司——哈尔滨亿嘉合置业有限公司成立,姜剑在这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在2009年4月29日深大通披露的收购报告书中,和姜剑同样低调、甚至无法查找到官网的亚星实业露出冰山一角。

报告书中介绍,亚星实业的主要业务为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在青岛、兖州等地已开发多个房地产项目。

入主深大通押注地产

2009年12月,深大通进行换届选举,亚星实业推荐了2名非独立董事许亚楠、张庆文和2名监事王立军、张国华,均当选。由此,亚星实业实现了对深大通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实际控制。

随后,亚星实业获得公司股份3725.10万股,成为深大通控股股东,深大通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姜剑。

入主深大通之后的姜剑身家大增。

2016年9月,山东地方媒体发布2016山东富豪榜,亚星实业的姜剑家族以110.52亿元财富位列山东富豪第36名,号称青岛首富。

在姜剑入主深大通后,业绩一度获得大增。

深大通2010年报称,公司主营业务转变为房地产开发,前期注入公司的子公司产生了较好的收入和利润。

2010年度,深大通实现营业收入3.0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671.62万元。深大通判断,未来10年中国住宅需求依然旺盛。

到了2014年,深大通实现营业收入2.13亿元,同比增加26.57%,然而,公司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4933.64万元,同比大幅下降2579.25%。

深大通当时称,由于2014年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受经济下滑、结构调整、前期政策等因素影响,房地产市场形势呈现下滑。

资本玩法不断 布局新媒体、大麻

押注房地产受挫之际,姜剑主导下的深大通在2014年提出了“积极探讨新型盈利模式”。

2015年7月,深大通宣布以27.5亿元收购冉十科技100%股权和视科传媒100%股权,这两家公司都是以新媒体广告运营为主业。冉十科技增值率2587%,视科传媒增值率659%。由此,2015年公司从房地产主业转型为新媒体传媒运营。

频频转型和布局背后,深大通的业务已五花八门,其在官网称,公司致力于发展成集新媒体传播、金融服务、大数据服务、数字娱乐、物联网等为一体的“科技”+“文化”产业集团,构建“内容”+“平台”+“服务”的企业生态系统。

新媒体布局失利,姜剑又将目光转向了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概念——大麻。

5月21日,深大通公告宣布与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设立合资公司,主要从事区块链在工业大麻全产业链中的溯源应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深交所曾在5月22日对深大通下发关注函称,请说明公司是否真正具备工业大麻业务相关的技术储备及相应开展条件,是否存在利用工业大麻炒作概念的情形。

在此之前,深大通曾宣布与北京天益新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合伙企业,还通过旗下两公司收购云南浩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9%股权。

深大通曾宣称,其工业大麻业务相关技术优势为区块链技术。

新京报记者 林子

相关阅读

频频资本运作过后 深大通巨亏超20亿

2015年至2017年,深大通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复苏,营业收入分别为3.05亿元、10.3亿元、15.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93万元、2.33亿元、3.58亿元。

2018年,深大通实现营业收入25.91亿元,尽管如此,深大通2018年依旧出现了归母净亏损23.49亿元,同比减少756.46%。

公司解释,这主要是因为计提2016年非同一控制合并的子公司冉十科技和视科传媒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和对视科传媒应收账款计提单项全额减值,而这也导致了深大通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达到24.85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深大通于2018年度对收购视科传媒、冉十科技100%股权时所形成的商誉分别计提减值准备13.39亿元和7.82亿元。这也引来了深交所关注函,要求深大通说明具体情况。

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表示,请年审会计师说明在判断商誉减值事项对财务报表影响的广泛性时,是否考虑了涉及子公司为上市公司的重要子公司、减值准备余额占资产总额比例较大、减值损失金额占净利润比例较大的情形,是否存在以保留意见替代无法表示意见的情形,并详细说明理由。

新京报记者 林子

增持利好突击发出 未阻股价跌停

风波之下,深大通股价大跌。

5月24日开盘,深大通直接跌停,截至收盘,跌停板封单金额1.6亿元。

事实上,在5月24日早间,深大通还曾发布利好公告。深大通称,公司控股股东亚星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拟于1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100万股-200万股,在增持完成后6个月内不主动减持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过,这一增持公告没能对冲“暴力抗法”对股价的影响,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深大通股价曾在今年4月下旬迎来一波拉升,4月18日,深大通发布公告称,拟与天益新麻共同设立合伙企业,投资于工业大麻及其相关领域。随后,深大通连续两日涨停。不过,最近两周,深大通股价持续下跌,上周下跌14.48%,本周下跌10.97%。截至5月24日收盘,深大通收盘价为11.04亿,逼近前期低点11元。

同花顺数据显示,深大通控股股东姜剑持有的1.12亿股,质押占其直接持股比为99.89%,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持有7095.57万股,质押占其直接持股比为100%。

新京报记者 王全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