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已遭美制裁归零!积压40亿石油,超过我国总储备

美伊围绕核武问题的持续冲突在军事方面尚未分出高下,但却已经重创了伊朗的经济根基。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伊朗视为命脉的石油出口呈现急剧缩水,数量惊人的原油只能囤积在储罐中闲置无法变现,价值已超过40亿美元。

伊朗革命卫队在波斯湾巡逻

伊石油积压达数千万桶

积压原油值40亿美元

5月24日,来自路透社的一份调查报告披露,由于美国制裁导致国际买家纷纷远离伊朗,伊朗只能将其开采的成百上千万桶石油囤积在有原油储罐和油轮上,这种情况对于靠油吃饭的伊朗社会将产生重大影响。

伊朗采用陆上储罐和油轮储备两种方式

伊朗油企在阿巴斯等港口建有可容纳7300万桶原油的储罐,目前其中待销的原油已达4600万桶。此外,在港外停泊的数十艘油轮上还存有约2000万桶原油。通常一些大国的战略石油储备也不过数千万桶而已,这些宝贵的石油按时下行情价值已超过40亿美元!

1970年代,巴列维国王视察炼油厂,石油给伊朗带来亿万财富

伊朗石油储备占全球十分之一,是一个名副其实浮在油上的国家,其社会生活严重依赖油气资源。2017年,伊朗GDP为4400亿美元,其中石油经济直接创造的产出就达1000亿美元以上,占去国家财富的四分之一,超过了伊朗制造业与农业的总和,因此连带产生的效益难以统计。

伊朗边民薅羊毛,用摩托车和驴子将汽油走私给巴基斯坦糊口

油气出口跌至一成

2018年以来,美伊因德黑兰革命卫队的秘密核武和弹道导弹军力膨胀等问题再次翻脸,伊朗多次威胁封锁波斯湾,川普则将伊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重启严厉制裁封堵伊朗,要将德黑兰石油出口归零。实际上,今年5月美军航母逼宫之前,伊朗石油产出已经大受打击。

伊朗将石油换回的财富用于扩军和输出武装,与美国发生直接冲突

伊朗出口亚洲的客户中,日本主要油企于2018年9月转为向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地采购石油;亚洲第二大进口国印度将来自伊朗的石油削减了57%。在欧洲,意大利作为最后一个从伊朗输入石油的国家也于2018年10月转向从伊拉克进口。

伊朗火箭部队库存的飞毛腿导弹难以计数

土耳其作为中东地区伊朗重要的拍档,尽管与美国有不少军事外交摩擦,也于5月份停止输入伊朗原油,不再接收伊朗油轮。在出口解禁时代,伊朗石油出口峰值可达每天390万桶,2018年底美国启动制裁后很快降低到每天250万桶左右,2019年4月降低到每天140万桶。到当下的2019年5月中旬,单日出口量已经跌至不足50万桶,有专家评估甚至可能降到每日仅25万桶,不及正常水平的一成。

德黑兰市民排队领取定量口粮。一旦石油经济被掐,伊朗人的生活水平将大受打击

目前,伊朗油企只能通过阿富汗、伊拉克等邻国直接输出石油,或者利用其海外储备的存货来换取急需的外汇。两军对峙波斯湾,美军固然不敢打响第一枪,伊朗亦举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