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我们是否也是影子呢?

成语“如影随形”,指影子总是跟着身体,比喻事物之间或人之间的关系极其密切,不能分离。

而庄子也有一则关于影子的寓言,他想通过这则寓言告诉我们什么呢?

如影随形(资料图)

庄子在《寓言》中写到,影外的暗影问影子说:“你刚才低着头现在仰着脸,刚才束发现在披发,刚才坐着现在站着,刚才行走现在停止,这是怎么回事?”

影子说:“这只是自然而然的运动罢了,有什么值得好问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是蝉壳,是蛇蜕,好像是却又不是。在火和阳光下,我就显现了;阴暗或者夜晚,我就消失了。

形是我所依赖的吗?何况无所依赖!形来则我随之来,形去则我随之往,形行动则我随之行动。运动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现象。有什么好问的!”

在阳光、火光等光亮的照映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影子,在影子的边缘还有一道模模糊糊的影,这个模糊的边影就是文中的暗影,也可以说是影子的影子。

这段话就是暗影和影子的一段对话。暗影羡慕影子可以自主,影子却说它也是身不由己,是随着光明和黑暗的变动而出现和消失,随着人物的运动而运动的。

光影变幻(资料图)

庄子用这段寓言,似乎是想说明,暗影依赖于影子,影子又依赖于物体,物体无所依赖吗?每个事物似乎都不可避免地存在于某种相互依赖之中,生活在某种因果之中。

然而,这种依赖和因果却没有人能够说得足够透彻明白。而且,究竟有什么是无所依赖的?

《道德经》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无所依赖的是“道”吗?

人能否像“道”那样自然而然、独立自主?所以似乎也反映了庄子的一种不可知论和对独立自由的思考与追求。

我们每个人的影子,作为一种自然现象,是我们熟视无睹的。然而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自己,也可能只是一个影子而已呢?

《影》(资料图)

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影》,讲述了一个从小就被选中并且囚禁起来秘密训练成影子的小人物,历经苦难最终觉醒,从而追求自己的独立自由的故事。

作为沛国的都督子虞的影子,主人公境州多年来一直用要见到母亲,重获自由的信念来支撑着自己,度过那些暗无天日的苦难岁月。

当他最终完成了都督子虞交给他的任务,觉得自己就要自由的时候,却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子虞派人刺杀,并且自己也遭受着被子虞杀死的危险。

作为影子的境州终于觉醒了,在沛国的主公沛良和都督子虞的尔虞我诈、血溅宫廷的权力斗争中,他不愿再做任何一方利用的对象。在子虞又一次地欺骗了影子之后,死在了自己影子境州的刀下。

境州同时杀死了被子虞重伤的沛良,他自己最终成功地从影子的角色转换到了真正的主人!

作为社会最底层人物的影子境州,当他多年来重新见到母亲这仅有的信念破灭之后,当他目睹了那些卑鄙的利用和残酷的杀戮之后,终于认清了贵族统治者极度虚伪和残忍的真实面目。

他不愿再做影子,决定改写自己的命运,最终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人是有自己的独立意志和尊严的,再怎么被训练也不会成为没有情感、没有思想的别人的影子,最终会完成自我的觉悟,追求作为一个人的独立自主。

自然万物(资料图)

作为现实生活中的我们,虽然没有像电影中境州那样从小就被囚禁训练成和别人外貌举止一模一样的影子。

但是我们从小到大,对别人各种各样的想法看法说法做法,对那些灌输到、填充到、影响到、消化到我们头脑、内心和行为中的东西,是否有过自己独立的思考、情感和行动呢?还是只是人云亦云?

人喜亦喜人悲亦悲?人做亦做?如果只是盲目的统统接受的话,那么我们也只是另一种影子罢了。

德国哲学家亚瑟·叔本华说:“不能让自己的大脑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法国著名思想家、文学家罗曼·罗兰说:“一人勇敢而率真的灵魂,能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心去爱,用自己的理智去判断。不做影子,而做人。”

人作为自然万物这个整体中的一员,我们希望自己不只是拥有依赖的一面,还能拥有独立的一面。

独立意志是人最宝贵的财富之一,我们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

如果说上天或别人决定了你的一半甚至绝大部分命运的话,我们也仍然希望自己能够决定那另外一半甚至更小部分的命运,不做上天或别人的影子。

(编辑:西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