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主播主演的电视剧诞生,你能想象吗?

文|读娱,作者|林不二子?

各种各样的电视剧我们都看得不少了,虚拟主播演的电视剧你看过吗?

今年4月,b站同步引进了在日本东京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剧《四月一日三姐妹之家庭故事》,虽然目前这部剧在b站上的播放量不过78.5万,但评分达到9.5分也还是说明了剧集具有一定的可看性。而该剧中出现的三位女孩均由VTuber饰演,这也让这部情景喜剧具有了更大的价值和意义。

1

《四月一日三姐妹》虽然是一部VTuber主演的电视剧,有着很强的实验性,但在这部剧中我们也看到了制作方的诚意,让剧集并没有沦落为受众自嗨型内容。

首先在剧情上,《四月一日三姐妹》让我们看到了立得住的三个角色。母亲在三姐妹幼年逝去,父亲于一年前过世,家庭的悲剧在三姐妹身上都留下了印记。

由时乃空饰演的长女,有着强烈想要照顾妹妹们的倾向,甚至有过为了家庭放弃成为声优的梦想。而猿乐町双叶饰演的次女,虽然看似顽皮,有些对长姐固执的不爽,但同样也爱着姐妹思念着父亲。响木青扮演的小女儿,则因还是学生身份有着对任何事都认真的属性,这三种角色设定也碰撞出了一些喜剧效果。

虽然在剧情上看起来有些平淡,但这种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琐碎小事,女孩子间无聊但又幽默的讨论,在大多强调剧情推进的整体电视剧市场中,也带来了独特的观赏性,让我们感受到平常生活中的趣味。

这种在剧情上的可圈可点,来自于制作方的认真。导演人选邀请了住田崇,他曾执导过日剧《住住》(豆瓣评分8.4),这也是一部“无聊喜剧”的真人剧作品,因而这样的导演人选让这部剧有了更电视剧化的走向,而不至于成为一部聊天动画。

而除了剧情上有所把控,制作方为了让其更加符合电视剧的标准,据b站用户红蝶天纹刀的信息,该剧在声效上采用了实地录音,而非动画般后期配音,与此同时,剧集也采用了动作捕捉技术,由VTuber的核心“中之人”(扮演虚拟主播背后的真人)穿戴动作捕捉设备,既抓取了真人动作也捕捉了真人表情,虽然在技术上让这两方面的呈现效果仍不完美,但至少制作方对于制作一部VTuber主演的电视剧下了功夫。

整体来说,《四月一日三姐妹》确实能算是一部合格的电视剧,尽管囿于VTuber的饰演身份让这部剧还是与常见剧集有一定的差距,但对于具有更长远意义的VTuber内容来说,它成功的让我们增添了对于VTuber发展的想象空间。

2

2016年底,名为绊爱的虚拟主播在YouTube上传了自己的视频作品,一个极具个人风格的自我介绍奠定了VTuber的诞生,绊爱拥有了“人工智障”的人设,自此之后,虚拟主播领域开始逐渐被外界熟悉。

2018年,VTuber数量开始爆发式增长,2月YouTube上的VTuber频道数量有500个,而到了7月就增长到了4000个,这种主播的快速增长,也让观众人数翻番,从2017年12月VTuber Top50的观看人数162万,涨到了2018年6月的825万。

虚拟主播的市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市场变大了,若再只有直播这一形式,那么既对不起巨大的市场空间,也势必会加重VTuber之间的竞争,因而拓展VTuber的活动边界就成了现下阶段最为重要的事宜。2018年,绊爱在成为日本旅游观光大使后,推出了自己的综艺节目《绊爱的 BEAT Scramble》并于日本电视台播出,也有其他公司开始意图邀请VTuber担任主持人。

可以看出,VTuber虽然是以直播起家,但在市场中也逐渐与虚拟偶像的功能靠近。而这次拿出的虚拟主播电视剧,则是进一步向VTuber的发展未来进行尝试。

首先出演电视剧让VTuber们有了更多真正的作品,这与偶像的发展类似,虽然直播能够与粉丝近距离接触提升粘性,但作品才能扩大知名度,并且作品的长尾效应更明显,能够吸引更多的粉丝。

第二点,VTuber的吸引力其实在于人设,目前头部的VTuber都有明显不同的人物特点,比如绊爱的蠢萌,电脑少女小白的强游戏实力,不同的人设和性格特点吸引各自的粉丝。而出演电视剧,能够帮助VTuber们找到更多的人物性格塑造方向,或者换句话说,为虚拟主播们寻找更多的梗,这也能进一步加强粉丝之间的认同感以及与VTuber的粘性。

第三点,有意思的是在《四月一日三姐妹》中,参演的VTuber分别是时乃空、响木青和猿乐町双叶。三位VTuber有不同的粉丝积累,作为hololive(VTuber组织)中的“头牌”时乃空拥有22万粉,已经出道的响木青和尚未出道的双叶都还归属于新人,可见这部剧也力图采用“老带新”的形式来提升VTuber影响力,这也让VTuber组织们有了整体扩大影响力的方式,拓展连麦之外的新方式。

当然,既然在制作出VTuber电视剧后,可想而知虚拟主播与虚拟偶像的功能会更加重叠,虚拟主播接到更多的商业代言,参与到更多的文娱活动中都是可以想象的,某种层面上,虚拟人物领域也打通了从主播到偶像的通路,而且这条路比真人领域更顺畅。

3

目前来说,国内也已经有了对虚拟主播投入的公司和团队,比如被称为中国首个虚拟主播的小希,就来自于虚拟次元计划,之后该团队也推出了第二位虚拟主播小桃,在二“人”主要活跃的平台B站上,她们的视频内容播放量高于其他虚拟主播,且质量也相对更高。

除了像创业团队涉足虚拟主播领域,我们在b站上也看到了百度推出的贴吧虚拟主播“度娘”,虽然自我介绍视频播放量达到了10万,但是后续再没有更多视频作品,这种情况也是大部分中国所谓虚拟主播的现状。

要么就是视频内容质量较低,角色穿模、声音杂音现象明显,要么就是可持续性不明显,在2018下半年虚拟主播概念爆发时有众多虚拟主播出现,但随后的视频内容却跟不上。

简单来说,除了推出小希的团队外,大部分国内团队对于虚拟主播的运营专业度都不够,同时投入也不够,多是概念的追随者,这会让国内虚拟主播的发展进程较慢。同时,在虚拟主播活跃的b站上,也没有虚拟主播的专页或分类,也会从侧面影响中国虚拟主播的发展。

而当下中国市场中对于虚拟主播重视度不够高的情况,就给了海外公司机会。比如运营着hololive的日本公司Cover就与B站签约开设官方频道,日本公司WINKS也推出了中文虚拟主播,这些来自海外的虚拟主播占据了B站上最头部的虚拟主播流量,这也是中国公司涉足虚拟主播领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障碍。

当然,虽然虚拟主播的概念还没普遍被中国娱乐行业认可,但虚拟偶像已经打动了不少行业大佬,除了洛天依等已经成熟的中国虚拟偶像外,此前在爱奇艺世界·大会上,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就表示看好虚拟偶像,今年3月黄子韬也推出了他个人的动漫形象“韬斯曼”并表示以虚拟偶像的身份发展,这些主流公司、艺人在虚拟偶像上的动作,至少会让中国的虚拟偶像有了发展的希望。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虚拟主播还是虚拟偶像,其打造起来可能都要比真人偶像、真人主播更难,尤其是在中国这个重度二次元文化发展仍处在初期的市场,因为虚拟形象更需要鲜明的个人特色和标签来维持,且国内为虚拟人物打造作品的行业能力也还相对缺乏,可以说这一领域甚至称不上行业,因此更需要拥有资本、技术的头部公司耐心运营。

那么这份耐心是否值得?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虚拟人物的商业化方向非常之广,除了接代言、广告之外,游戏、动画、影视剧、周边等IP授权都可以操作,且考虑到近来真人偶像们频遇负面影响,虚拟偶像/主播们的舆论风险与政治风险都相对较低,可以说,如果行业发展成熟虚拟主播/偶像的商业化前景巨大。

因而再回到我们最开始提到的VTuber电视剧,这也意味着虚拟人物与三次元的边界感会越来越弱,在发展中不断扩大虚拟人物的能力,将会扩大虚拟人物的商业化方向,这也是我们如此重视《四月一日三姐妹》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