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历史上牛掰的占卜师为什么都没有算到自己的悲惨结局

01

“三旬又一日,甲寅娩。不嘉,叀(惟)女。”

这段镌刻于甲骨的卜辞,记录的是一桩发生于公元前1200年的难产事件:

“三旬又一日,甲寅日,分娩,一定不好。女孩。”

在距今已逾3000多年的那日,的确非常不好。遭遇难产的女子,名曰妇好(古音zǐ,姓,同子;妇为尊称),是殷商第23任君王武丁最宠爱的妻子。

补缀一句,商王武丁拥有60多位妻子呢。能得最宠,实属不易。据出土的卜辞载:

“呼妇好执。”执,甲骨文写法为双手持“幸”之形。“幸”是拘禁人犯的刑具。意即,妇好抓捕囚犯很有一套;

“辛巳卜,登妇好三千,登旅万,呼伐羌。”此是甲骨文中记载的武丁时期参战人数最多的一次战争,最高统帅便是妇好,一下子率领了1万3千人。其南征北战,先后干败了周遭二十余国。

笔者猜度,估计彼时一个国家,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小屯子。所谓战争,亦跟如今的打群架差不多。尽管如此,仍可断定,妇好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

《左传·成公十三年》中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有两件事,祭祀与战争。除了能打好斗,妇好还是中国古代史上第一位有据可证的大占卜师。比推演八卦著《易》经的周文王姬昌(前1152年-前1056年),还早了800年。

据载,妇好经常受命主持祭天、祭祖、祭神泉等各类祭祀仪式。而就在她30岁那年,又怀上了武丁的第四个孩子。只是不幸,临盆却遭难产,“不嘉”,终没能挺过鬼门关。

一代女汉子,就此香消玉殒。于是,疑问来了:

身为大商占卜官,能窥探天机,洞察福祸,为啥不给自己卜上一卦?一二三四五,肚子不能鼓,那就不怀孕,不生呗,不就躲过了生死劫?

02

占卜,意指以小明大,以微见著,古又称玄学,多用龟甲、蓍草、铜钱或竹签等手段,或断未来吉凶,或明祸福机巧,或问鬼神行事。《易经》中便如是说:“人谋,鬼谋。”

翻阅史书,在古代宫廷里,几乎全设有非常专业的占卜师。其职责,是为君王、为社稷占卜运势,地位很高很特殊。如直钩垂钓的姜子牙,深藏不露的鬼谷子,三分天下的诸葛亮,一统江山的刘伯温。

刘伯温((公元1311年-1375年),名刘基,处州青田(今浙江文成县)人,大明开国功臣。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封诚意伯,故又称刘诚意。

长话短说,一转眼,到了洪武八年。

这年正月,下旬的一天,刘伯温感染风寒,病了。

原本,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可这事儿,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当年的带头大哥朱元璋耳朵里。

“吾之子房”生病了?小胡呢?赶紧的,代大哥问候问候去!

于是,胡惟庸领了圣意,带上御医,匆匆赶去探望刘伯温。御医又是摸脉,又是察舌苔,一通忙活后开了药方。刘伯温谢过圣恩,照单抓药,煎服入喉,顿觉肚腹内犹似堆满了坚硬石块,一时间胃翻肠绞,万般痛苦。

苦挨苦熬,强撑三月,曾全力辅佐朱元璋平天下、定四海的刘伯温溘然辞世。

正史也罢,野史也罢,大都将刘基之死归罪于时任左丞相的胡惟庸。可是,刘伯温也非泛泛小角色,如无老大暗示,就算胡惟庸吃了豹子胆,喝了虎骨王八汤,也未必敢使阴招,下毒啊。

是非恩怨,暂且不论。但说刘伯温,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神机妙算,运筹帷幄,绝对是个能算死鬼神的主儿,堪称大明首席占卜师,咋就在事关性命的紧要当口,失了算?

紫微斗数、梅花易数、奇门遁甲……一样样,一件件,老刘玩了一辈子,怎就不给自己摇上一爻,脱过一劫?

为啥呢?

03

在中国古代史上,除上述姜子牙、鬼谷子等几位被传得神乎其神、知天通地的占卜师外,于正史有记载的,如春秋战国时的文种,鬼谷子的四大高徒;汉时京房;唐时李淳风,袁天罡;元时耶律楚材,等等等等,皆是占卜一行的翘楚大家。

看出啥门道来没?

如没瞧出,咱暂且放一放,先说说在上列这一众占卜大腕中的生面孔:京房。

京房(公元前77—前37年),本姓李,字君明,东郡顿丘(今河南清丰西南)人。大概觉得李姓忒平常,于是一番掐算,也不知征没征求老爹的意见,便改姓了京。

且说汉元帝永光年间,异象迭出,先是数九寒天,晴空一声霹雳;没多久,天狗又至,一口吞掉了热辣辣的毒日头。惊恐之中,京师东南又地动山摇,房倒屋塌,死伤惨重。

发生在汉元帝时期的这几样,如放在现在,就连小学生都能解释个大概:

第一,深冬霹雳,俗称“雷打冬”,简称“冬雷”。从春到冬,一年到头,甭管哪天打个雷,都属正常现象,只不过秋冬时候比较少而已。

第二,天狗食日,月球运行到太阳和地球中间,三点成一线,就这么简单。

第三,地震。成因比较多样,包括构造地震、火山地震、塌陷地震等等,多由地球表层快速振动而导致。

但在古代,谁懂这些?包括一国之君的汉元帝也发懵啊。特别是天狗食日。天狗是啥?坊间纷传,妖兽一枚。《山海经·西山经》中载:“阴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榴榴。”见之必遭血光之灾。

而当时嘚啵得唾沫横飞、嘴角冒白沫的,正是京房京大哥。

“地动,阴高者为下,下者为阳。此人君俱进,君子为小人同伦,任小人为上宰,置君子于下位,此阴高而阳卑也。故反也害及大人。”

“地之动,大臣逆。”

啥意思?皇上身边有奸佞小人,要欺主篡权,改朝换代。想想当年,太阴(月亮)穿过太微垣源,汉景帝不久就驾崩归了天。皇上啊,小人防不住,你得收拾了他们啊!

04

小人是谁?一是权倾朝野的仆射石显,二是风头正盛的宦官中书令弘恭。

石显,字君房,济南人氏。趁元帝抱恙,结党专权,扰乱朝政。其职“仆射”,并非仆倒便射,而是“主管”的意思。古代重武,主射者掌事,故诸官之长称仆射。

至于弘恭,也非善茬。少时坐法,被科以腐刑,“咔嚓”一刀,从此“鸡飞蛋打”。哪料,弘恭失“蛋”,焉知非福,一刀干净后,居然赶上宣帝重用宦官,从此飞黄腾达,被提拔为了中书令,君王与众臣的中间联络人。

坊间有句俚语:没卵子坠着,都能上天。估计说的就是这中书令弘恭大人。

京房跟他们斗,纯属鸡蛋碰石头。结果也是,折了——

《汉书》如是载,京房屡引《春秋》、《易》为说,开罪石显,弘恭;又与同样钻研易学的权贵五鹿充宗为争大师之名,论得鸡飞狗跳。于是乎,众人一拥而上,群殴京房,给他扣上“非谤政治,归恶天子”的大帽子,弃市。

弃市,乃古时死刑之一,始于商周。《礼记》:“刑人于市,与众弃之。”即于人众集聚闹市,对罪囚执行死刑,以示为大众所弃。

更为可怖瘆人的还在后头。宋人刘敬叔在《异苑》中写道:“京房尸至义熙中犹完具,僵尸人肉堪为药,军士分割食之。”

京房死后,尸首被送往义熙,数日不腐。军中士兵听说“僵尸人肉”是灵丹妙药,能治百病,长生不老,便一哄而上。接下来,不说了。

05

啰里啰嗦了这么多,无非就一点,也即前文所留疑问:白话了这么多占卜行中的翘楚大家,看出啥门道来没?

门道是:

大商一代女占卜师妇好,难产死了;文种,受越王勾践猜疑,伏剑自尽了;

鬼谷子四大高徒,庞涓,被乱箭射死了;孙膑,残废断腿了;苏秦,死得好吓人,车裂了;好像只有张仪,勉强混了个善终;

曾成功预言“女主天下”、则天称帝的李淳风,因担心他泄露天机,被唐太宗一杯鸩酒,送上了西行路;耶律楚材,屡遭排挤,悲愤而死;还有试图以妖异之说干政的京房,人生终局更惨。

他们一个个,可都是深谙玄术的大占卜师,察天机知万物,为啥就不给自己卜上一卦,以避凶祸,纳吉福?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机不可泄露?

如若不是,你给个说法呗。

策划:鱼羊史记 监制:鱼公子

撰文:刺猬 编辑:吃硬盘吧、小二

本作品版权归「鱼羊史记」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欢迎转发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