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黄多多13岁染紫发的,你还没看见她5岁的妹妹呢

多多的妈妈孙莉在微博上一连po出三张新照片,亮点集中在了多多的新发色上,一下子就冲上了热搜。

挑染了紫色头发的多多,看起来已经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羊本来以为评论里肯定都是夸夸漂亮小姑娘,没想到网友们又开始觉得她染发太成熟了···

紧接着#黄磊孙莉教育方式#反而紧跟着就冲上了热搜。13岁就可以自由地染发的多多引起了更多网友们的羡慕。

热搜下发起的问答#你赞同黄磊和孙莉的教育方式吗#,居然有近500条的回答。

参与话题的网友们对这个问答的论点也非常明确。大部分都赞同我们要尊重与释放孩子的天性。

正向的例子里,父母成为了我们的朋友,对我们有些“出格”的要求,不仅不反对,甚至力排众议地在支持。

反向的例子更戳人一些,有些孩子明明很乖巧,但在充满苛求的家庭氛围里,对美的向往被无限抑制。

女孩明明已经素面朝天了,却要听母亲diss别人描眉画眼穿花里花哨的衣服。为了得到妈妈的认可和爱,没有及时得学会应该如何去爱自己。

有些容易因为自卑陷入对感情的病理性迷恋。有些则容易因为从前的限制,在可以得到自由的时候,报复性地去加倍寻找补偿,甚至影响到再下一代的教育。

羊的心情不断在感动与心酸中切换着,想借着多多的事,和大家聊聊好的家庭教育,究竟是什么样的。

1

在教育青少年的问题上,如何告别反叛与迷乱的同时又尊重自由与个性,其实并不容易。

羊一直很赞同人生的支点论,就是我们的人生需要三个支点,“我们需要身体完整、需要灵魂丰沛,也需要明白生命价值”。

与这三个支点相对应的概念,即是性的教育、爱的教育、以及死亡的教育。爱的教育位于中间,它的内核应该是尊重。也许每个孩子有每个孩子的具体情况,但尊重的教育,永远是普适的,高瓴的,不特殊的。

比如在爱美这个天性上,多多其实一直在得到父母黄磊和孙莉的支持。早在15年,多多9岁的时候,她就开始学着化妆了。

染发之前,12岁的多多就已经打了耳洞,无名指上也开始佩戴戒指。

孙莉po出来的照片里,多多一般都给自己随着不同的衣服,搭配喜欢的首饰。小小的妹妹人儿的耳朵上也戴着耳饰。

指甲油啊,假发啊这些更不值得一提,在黄磊的家庭里都不算个什么值得说的事。

母女三人打扮得像姐妹花一样。

不仅是孙莉宽和,《爸爸去哪儿2》里黄磊甚至还会亲自给多多卷头发,手艺相当精湛了。

多多自己也说,爸爸给她烫的头发像美人鱼一样。

除了穿着打扮上不遗余力地支持孩子的想法,早在多多和妹妹人儿很小的时候,黄磊就给未来的她们写过关于恋爱这样略微敏感话题的信件。宽和地告诉她们,这是人生的滋味,去尝尝,没关系。

黄磊在采访中也抨击过“早恋”这个词,认为情窦初开属于正常,不能用“早恋”去进行谴责。

2

小小年纪化妆、染头发、打耳洞的多多长成叛逆的坏孩子了吗?不仅没有,她还非常优秀。

同样能证明多多执着的还有她对英文的热爱,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看原著。

9岁之后用纯英文写剧本、写诗。

到试着翻译书籍,12岁就有3部作品。

不仅给她喜欢的《小王子》配过音,还给斯皮尔伯格的《圆梦巨人》也配过音。

多才多艺的她会钢琴也会吉他。

还能和朋友一起四手联弹。

会画画也能设计礼服,还会烘培。

如果说丰富的才艺可以靠富足的家庭做后盾培养,可多多也没有被物质、以及宽松的家庭氛围宠成娇惯的女孩。作为多子女家庭的长姐,她对弟弟妹妹以及家人的爱,从来都是毫不吝啬的。

妹妹学校活动时,尽力满足妹妹的愿望,给她做小飞象的cos装扮。

甚至学到了新技能,就自愿戴着眼镜为弟弟织毛线帽子,温柔又平和。

母亲节时给妈妈画的可以翻动的连环画、画像。

捡来的银杏叶和花瓣,可以给姥姥作画,从生活的细微处捕捉美好。

3

孩子洁白的人生不需要条条框框的约束,而是需要尊重、鼓励和引导。从小跟着爸爸妈妈跑巡演的多多,被戏剧打动,决定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当演员。

当多多第一次说自己要当演员时,黄磊没有发表评论,只是记录了下来。他没有把多多真的当做小孩,而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大人,听取、尊重他的意见。

当演员在多多12岁那年终于实现了,与何炅一起合作赖声川导演的话剧《水中之书》。

黄磊还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她准备好了》,记录多多成长道路上对话剧的执着和追求。为了能上台表演,她背下所有的台词,缠着导演希望得到一个角色。

小孩的一时兴起很容易,但一坚持就是6年却很难。多多学会了坚持这件事,她也能坚持学习其他的事情。

有些不友好的声音认为,因为黄磊一家实现了财富自由,所以大可以享受生活,诗情画意。对需要培养出实用人才的社会毫无意义。

羊倒觉得他们一家为教育孩子提供了新的参考答案,宽泛、不限制的家庭教育背后,是一种对孩子人格的尊重。从小到大被充分尊重着的孩子,长大了以后才会懂得如何去尊重自己,爱自己。

其实很多心理上的缺陷,都是从不懂得如何悦纳自己开始的。父母越严格,孩子对自己也越苛求。久而久之就容易走向两个极端,极端的叛逆去反抗,与蜷缩在完美假面后,总是充满矛盾的内心。

在爱孩子之前学会尊重他们。不把孩子当作自己一手修建出来的盆栽,亲手设定程序的机器人。大禹治水,疏而不堵。客观引导而不随主观去限制,去呵护孩子们脸上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