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长束行农辞职!南京银行“暴风眼中”重启140亿定增

时隔10个月,南京银行再次启动了140亿的定增计划,与此前的计划相比,除了定增对象“大换血”,连融资方向也还是为了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在曝出“债券一姐”戴娟等人案件之后,5月24日,被认为是南京银行债券业务奠基人的行长束行农也辞职调任。整个江苏金融圈似乎陷入了反腐高压状态。

有媒体认为上述南京银行定增遭否疑似与此相关。而老虎财经发现,遭到“换血”的发行对象南京高科,曾在定增期间存在与南京银行的大笔授信与关联交易,保荐机构则对此出具无资金间接用于定增的反馈。

10个月前遭到离奇否决,10个月后,南京银行140亿定增卷土重来。

5月21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4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发行对象均以现金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

根据公告,南京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四名特定投资者,分别为法国巴黎银行、紫金投资、交通控股、江苏省烟草公司,认购股份数量上限分别为1.21亿股、1.94亿股、10.18亿股、3.63亿股。从名单上来看,其较去年遭否决的议案中,多出了法国巴黎银行和江苏省烟草公司,少了南京高科,凤凰集团与太平人寿三家公司。

而从发行规模上来说,南京银行未较去年发布的预案有所变更,这让去年遭到否决原因的再度变得扑朔迷离。

近年来,南京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连续下滑,再提140亿定增是受其资金压力所迫。而其近期频频遭罚也被外界认为其风控不力。就在定增公告前一天,南京银行连续收到4张罚单。

2018年7月30日,南京银行140亿的定增方案被否,在公告中,南京银行并未说明其定增方案被否的原因。今年2月,南京银行爆出“债券一姐”戴娟等人案件之后,有媒体认为上述南京银行定增遭否疑似与此相关。

在手下干将因案被查三个月后,南京银行债券业务的重要奠基人束行农辞去了行长职务。

5月24日晚间,南京银行公告,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原因,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辞去公司董事、 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行长、财务负责人以及公司授权代表职务。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代为履行。

除此之外,甚至有自媒体将南京银行的戴娟案,与近期的另一个“自首事件”关联了起来。

而老虎财经发现,南京银行发行被否,发行对象改换门庭,很可能与当时发行期间,未披露关联贷款的情况有关。

//

被否原因不明示,关联贷款疑似与监管反馈内容矛盾

//

南京银行本轮非公开发行,从2017年8月公告发行开始,到2018年1月发行修订稿发布,再到7月31日发行遭到证监会否决,至今股票预案更新后重新启动整整耗时一年九个月。

而在2017年发行预案提交审核反馈的过程中,证监会对南京银行的非公开发行申请文件提出涵盖了十个问题的反馈意见报告。在第一条问题中,证监会对南京银行2017年非公开发行预案中的两位股东紫金投资和南京高科提出出具从定价基准日起六个月内不减持的承诺,并在第二个问题中对五名发行对象是否存在对外募集、代持、结构化安排或间接使用上市公司及关联方资金认购的问题进行披露。

而根据当时南京银行援引联席保荐机构回复,五家发行方企业,均不存在在对外募集、代持、结构化安排,不存在直接或间接使用南京银行及其关联方资金用于本次认购的情形。

不过老虎财经发现,上述股东之一的南京高科与南京银行存在关联贷款。2017年3月29日,南京高科公告,南京高科2016年3月28日曾获得南京银行达15亿元的贷款授信额度,并获得6亿元的贷款,支付利息1350元。

2018年3月,南京高科再度发布关联贷款公告,彼时南京银行对公司授信额度提升至20亿元,贷款余额为2.55亿元,向南京银行支付的贷款利息为1529.03万元。上述时间介于南京银行披露第一次非公开定向增发预案遭到问询与其后预案遭证监会否决期间。

有意思的是,在定增否之后,南京高科2019年4月披露的关联贷款公告中显示,南京银行向南京高科授信的额度保持20亿元,但贷款余额为零。此外,公告日12个月内,南京高科向南京银行支付行支付的贷款利息及发行短期融资券相关费用为909.45万元,显示在非公开发行期间,南京银行存在与发行对象的关联贷款。

从2018年7月31日至今,南京银行仍未披露去年定增遭到否决的具体原因,其仅在2018年9月对外披露因预案未获得发审会三票以上通过遭到否决。

//

资金压力凸显?

//

南京银行自2007年上市以来,在城商行中发展一直较为快速。南京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截止2018年末,南京银行资产总额1.24亿元,较年初增幅8.95%;全年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0.73亿元,较2017年增长14.53%。

公开资料显示,11年来,南京银行的净利润由2007年的9.09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10.73亿元,翻了近12倍。

不过,在南京银行资产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其资本压力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

根据2019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南京银行合并口径下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2%、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7%,资本充足率为12.78%。

这一数值远低于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52%,资本充足率为14.18%。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的要求,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2018年,南京银行2018年资本充足率为12.99%,同比增加0.06%;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74%,同比增加0.3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51%,同比增长0.52%。

值得注意的是,8.51%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仅刚达到系统性重要银行监管的要求而已。

事实上,早在2015年就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南京银行的快速扩张已经对其造成了资本压力。

彼时,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初露下滑苗头,在异地设立的分行不过40家。有业内人士表示,南京银行自2007年就一直在高速扩张,这必然会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如果不募资或者定增,仅靠内生性的资本补充满足不了扩张的需求。

而在随后的几年里,南京银行并没有放慢自己的扩张的脚步,截至2018年底,营业网点191家。

//

风控不力,连收罚单

//

在高速扩张的同时,南京银行也是罚单大户。

据悉,2018年1月南京银行镇江分行因卷入邮储银行甘肃武威79亿元票据大案,被江苏银监局罚款人民币3230万元。有统计显示,这是去年全国所有城商行收到的第二大罚单。

而就在南京银行重启140亿定增计划前夕,其连收多张罚单,仅5月20日当天就有4张罚单。

5月2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外汇委会案例的通报,通报称,2016年2月至3月,南京银行上海浦东支行凭企业虚假提单办理转口贸易付汇业务。该行为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处以罚没款80万元人民币。

同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显示,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于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违规向部分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中国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责令其改正,并处以罚没合计159.2万元。

上海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显示,2017年10月至2017年12月,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在发放部分个人消费贷款后,未采取有效措施对贷款资金使用情况进行跟踪检查和监控分析,部分资金用于证券交易和理财投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对其责令改正,并处罚款50万元。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向某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再处罚款50万元。

5月15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网站公布了关于南京银行的自律处分信息,南京银行作为债务融资工具“17泰州滨江MTN001”主承销商,存在三条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规则的行为。对此,交易商协会给予该行诫勉谈话处分,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5月14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的上海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2015年3月,南京银行上海分行存在与某借款人串通违规发放贷款,该笔贷款分类不准确。对此,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对其责令改正,并罚款共计100万元。

此外,5月20日,国家外汇局官网通报17起外汇违规案例,其中就有“南京银行上海浦东支行虚假转口贸易付汇案”。